精進实修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不识几个字,上过几天扫盲班。但是,大法修炼中,我做什么都认真,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转法轮>我能非常流利的读下来,其他的大法经书,我也能看下来。我的整个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炼功六天 所有“病症”都消失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当时我心脏病很严重,随身带着救心丸,胃病经常呕吐,脑血管硬化经常头痛,痔疮严重,腰椎、胸椎骨质增生,睡觉腰部垫个小枕头,要不疼的起不来,双手的腱鞘炎不能使剪刀,炼功六天这些症状都消失了。

我知道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坚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心。我参加工作很早,有不少同事,看到我身体的神奇变化,先后有十几位有缘人得法。

二、做好三件事

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在我们学好法后,和同修们都去救人,别看我们大都是七十岁的老太太,我们结伴也去农村发资料救人。

我每天上午讲真相,下午学法。开始时,面对面讲真相讲不好,我就多学法,多与同修交流,切磋。慢慢的会讲了,我上街兜里总是装着大法资料或护身符,遇到的都是有缘人,买菜的、拉车的、搓澡的,走哪讲哪,走哪发哪,心里时刻想着救人。

一天早上去买菜,一路讲退了六人,一摸兜还没带钱,就找同修借了钱买菜回家了。 女儿带我上街,下车后,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往车筐里放资料。她看见说:走哪也忘不了这个事。

上楼发资料,我有畏难情绪,后来同修带我去,突破了怕心。有好几次,我進楼道发资料, 有上楼的常人为我打手电上楼,发完资料后,有常人搀扶着我下楼。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多救人。

有时也遇上要举报的,不听的,不信的,我不怕,慈悲的告诉他:今天不管他是谁,我都要救他的命。人有命,才能有一切。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记起有一位大姨告诉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远离灾难,幸福平安的。他们就都不作声了。

现在我突破自我观念,面对面发资料,讲明白,就送上护身符,真切的感受到世人急切的等着救度。

三、改变观念 精進实修

但有些法理我理解不好,比如修口问题。同修送来大法资料,别的同修来了,我就会如数家珍一样,从头到尾的说一遍,说话提名道姓,同修给我提出来了,我不接受,而是想都是同修,有啥不能说的。现在我明白了,为同修安全负责,也是对大法负责,按师父的法理要求自己,理智的做一个修炼人。

刚得大法时,书是越看越爱看,哪句话都重要,我就用笔在书上划道道,等看到第九讲时,才明白了,这是对师父的不敬,后悔不已;有怕心烧毁了一些大法书;发资料,被非法绑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这些在我心里形成了很重的包袱,自己那么多的病症,炼功六天就好了,想想自己所言、所行,太对不起师父,总是自责不能释怀。与同修交流,明白了旧势力的险恶用心,让我带着弥补的心去做三件事,是有求为私的,不是师父要的。师父是慈悲的,希望我们跌倒了爬起了,走好以后修炼的路。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我突然腹痛发烧出冷汗,汗水顺着头发滴嗒,排不出尿来,疼了三天。我没有了正念,给女儿打电话把我送進医院,经检查是阑尾穿孔,肠子象破布似的没法缝针,高烧不退,用啥药都过敏,输葡萄糖,不是扎不進去,就是扎穿了。当时我也不悟,没有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没有的办法就吃药。

同修去看我,与我切磋,说这不是病。我还是不悟,心想人都这样了,医生说有生命危险,还不是病。第二天,在我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我看见一个穿蓝大褂、长头发的人,扒我衣服,扒到胳膊时,我突然明白了这是魔,我就念正法口诀,眼看着它倒下了。

这一下,我清醒了,大法弟子哪有病,这不是魔在害我吗,我要求出院,大夫给我做了彩超,腹腔都是脓血,不让我出院,说有生命危险,我说我签字,有什么问题我负责,大夫说到时候怕你姑娘、儿子不饶我们。后来女儿答应我开药回家吃。

到家我还是发烧,第三天开始往下排东西,尿是黑色有块状,大便是红色的血水,臭鸡蛋味。这样排了三天,就干净了。我还是发烧,女儿每天看着我吃药,我知道我是修炼人,不用吃药,就把药放在舌头底下,把水咽下去。就这样半个月,我不发烧了,彻底好了。

女儿说你看不吃药能好吗?我就把吐出的药一粒不少的拿给她看,她非常吃惊。她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改变了对大法的观念。从此,孩子们都能堂堂正正的告诉关心我的人,说我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健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