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当好父亲的角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一年前的某一天,同修若愚(化名)约我去交流,我如约赶到。若愚开门见山,直入话题。他说:近来与女儿慧慧(同修) 发生矛盾,多次交流无果,我就动用了父亲的特权,制止。结果双方多日无言,家庭已失去了往昔的气氛,自己学法也静不下心,身体也感觉到沉。

我看出了若愚的苦闷。

发生了什么矛盾呢?这里先说说慧慧。慧慧九七年上小学时与父母亲相继喜得大法。那时的她每日早晨四时之前背着书包与父母亲一道到炼功点炼功,炼完功之后,父母亲上班去,自己在路边小店买点点心吃,随后便上学去了。她那真是百依百顺,真叫乖,功友们见了无不夸赞的。

“七二零” 之后她上中学,虽失去了集体炼功的环境,但在家中父母三人依然晚上学法,早晨炼功,从没间断。明慧网举办的第一届大陆法轮大法网上心得交流会她写的心得体会赫然在上。由于师父的呵护,顺利考上名牌大学,后又免试保送進入研究生学习,在研究生毕业之际她交了一个男友。若愚说,这事当母亲的态度模棱两可; 我当父亲的不能不站出来制止,结果……若愚有情绪。

我说:这是修炼,修炼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修炼人在修炼中的错,只能在法上交流,只能引导劝善,提高也是在法上提高。“我是你父亲,你得听我的”,修炼不能来家长式的,没有要听父亲或不听父亲这一说。尽管我赞同你的看法,但我不同意你的做法。若愚说,法理我也都明白,就是具体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心里总是不顺。我说你多从这一点上想一想慧慧,你不就能理解她的处境了?她是在过关,别只看到她不和你讲话,可她心里难受着呢。这就是修炼。再说,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遇到的都是给你修炼的。你也得向内找,找找自己的执著。若愚说,是啊,修的不扎实,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浮躁,只是说慧慧,而忘记修自己了。通过这件事好好找找自己,然后再找慧慧耐心的交流交流。

我从若愚处回来,觉的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想想我自己在处理女儿的修炼问题上是摔了大跤的。

那是在“七二零”之前,女儿在外地读书,我一心想叫她得法修炼,由于情太重,心境不纯,又过于迫切,使女儿产生了逆反心理。又由于自己对大法理解的不深,向女儿讲的又太高,不仅没把她拉过来,反而推了她一把,使她又产生了怕的心理。以至于到后来,一给她讲修大法的事,她就回避反感,甚至还发脾气。直到今天提起这事她还耿耿于怀,说是我强大的执著害了她。这成了无法弥补的遗憾,教训太深刻了。情这个东西……

时隔两月余,我又见到若愚,便主动问慧慧近况如何?若愚说状态堪忧,讲浅了她不说话,讲重了她就哭,弄的也没有心思学法了,没想到她今天变成这个样子了!从小对她太溺爱了。我说,不一定是这样。于是,我就把自己带着亲情的执著,一心想叫女儿修炼而受挫的教训讲给他听。最后我又加了一句,不要走我的老路,把她逼到反面去了。若愚似乎很自信,说毕竟她修炼了这么多年,大法给了她那么多福份,这些她心里是十分清楚的。最后我还是建议他再学学师父在《曼哈顿讲法》,最好与你妻子同修及慧慧一块儿学。话说完了,觉的自己也有点儿执著了,我叮嘱自己:不能执著于他的执著,修炼人的路是有师父安排的,有师父在管。

六月十一日师父的新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发表后,我去若愚处想和他交流交流。若愚说你不来我这里,我就要到你那里了。同修相见那就是不一样。随之,他给我讲起了慧慧的事,那心情很轻松。他说,当初你提醒我的事是对的,可我重视不够。随着事情的发展我才真正的悟到师父讲的:“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進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转法轮》)的法的深层内涵。修炼太严肃了,不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事是发生在慧慧身上,修可是给我们俩人甚至是仨(指妻子)人修的,一点也敷衍不过去。比如你执著亲情,那你就得把情放下,不够标准还不行;你执著于面子,就叫你在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丟面子;你执著于唯我是尊,搞一言堂(受党文化的毒害) 说了算,就让你说了不算;你执著于图回报、听好听的,得到的就是逆耳之言等等。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修炼中的角色错位——是同修而非父亲。当我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心容量就扩大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慧慧的问题很自然的也就解决了,状态很快就好起来了。

问题拖延近一年,最后才悟明白——同修,当好父亲的角色。正逢此时,师父的新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发表了,我将自己溶入法中看,理解到助师正法的根本点就是信师信法。师父讲什么你就信什么; 师父要什么你就做什么; 师父的选择就是弟子的选择; 师父的心愿就是弟子的心愿。只有无条件的去圆容、去同化,才是大法弟子,才是师父的弟子,才是助师正法。我说:“我今天不虚此行,收获颇丰,你学的比我学的好。”若愚说:”我这是摔了跟头爬起来之后才明白的法理。”好,明白就好; 悟到就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