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市茂港区公安分局局长杨强恶行与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杨强,男,五十五岁,广东信宜市人,原是茂名市茂港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茂港区公安分局局长。在杨任职期间,茂港区出现多次迫害法轮功事件,他要负主要责任。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南方日报》报导,茂名茂港区原公安分局局长杨强大肆卖官(管区内所有派出所及其它部门等36名干警送钱获提拔),包庇黑恶(派警员替黑老大追债),敛财上千万,被判无期徒刑。

杨强提拔的茂港区各地的派出所所长与副所长没一个是百姓心中的好官,都追随中共及江氏集团迫害好人。如送钱获提拔的高地派出所所长黎文鹏、副所长王毅曾在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伙同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头目袁喜平对茂港区高地街道中海居委会东边村法轮功学员绑架,并押送茂名所谓“法制学校”洗脑迫害。另一个送钱获提拔的霞里派出所所长郭荣华原坡心镇派出所任副所长,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


恶人杨强

明慧网报导,在杨强任职期间,茂港区出现多次迫害法轮功事件,就举几例重点迫害事件。

例一:学生喜爱的教师遭到的迫害

何滟华:茂港区羊角镇山和中学教师,曾任毕业班化学课教师十多年,她的教学很受学生欢迎、得到领导以及同事们的好评。在零八年北京奥运前被绑架去茂名洗脑班,她所任教的学生家长几十人打电话到教育局,强烈要求放人回去上课。“六一零”非法关押了她四个多月,放回后,“六一零”又指使学校非法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回来的三个月都要她请假才能出门,还叫嚣着要开除,而且从零八年六月份开始,茂名“六一零”就指令分文不给何滟华。不得已,何滟华离开了学校,可“六一零”人员又假冒教育局之名到她的亲属、亲戚家骚扰,欺骗说是叫何老师回校上课。

二零一零年新年开学,何滟华回校,“六一零”却指使学校让她做清洁等杂工,而且至今仍不发分文工资给何滟华。何滟华为恢复工资已多次奔走于多个部门,他们却互相推诿,“六一零”的人放出风声讲就是要何滟华写“转化书”,才恢复工资。

法轮功被迫害后,何滟华依法上访,“六一零”勒索了学校一万元,学校就将这钱转嫁到何滟华身上。现在,何滟华近三年得不到分文工资,靠微薄的积蓄和空闲时间做家教维持生活,在学校就如做义工。知道这事的人都在骂邪党。

例二:多次绑架近八十的老人

陈炳刚是近八十的老人,妻子早逝,家中只有两个精神不正常的成年儿子,是个令人心酸的家庭。炳刚的家庭状况很差,房屋很破旧了,他还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他被迫害有十五次了,以前的被迫害造成家中的农作物荒废,没陈炳刚的带领他两个儿子不会干活,有次种的两亩玉米熟烂在地里,稻谷熟烂在田里没人收割,两耕牛被偷,就是这样这位修炼的老人也绝无贪念,捡到手机及时贴广告寻找失主。镇“六一零”的人怕人知是法轮功做的好事,吓得快快撕了。

例三:残疾人赖良的遭遇

赖良:茂港区坡心人,是人见人怜的胸凸背凸的残疾人,身材矮小如小孩。修炼法轮功后无病痛,能做生意养活妻子儿女。赖良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十多次,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各种非人的折磨。如二零零八年借用奥运绑架赖良進洗脑班迫害,迫害中赖良很快就出现头晕、流牙血等症状等,后来又腰痛、肚痛等而睡不着、吃不下。被强送去检查不出什么病,恶人就认为是赖良诈病,他被野蛮灌食。就如此差的身体因不去听犹大张冲云、谭指林歪曲修炼的洗脑谎言,还被颜庆民、李小燕夫妇狠打了几警棍、踢了几脚后硬拉出去,造成身体多处青紫疼痛好几天。因赖良家属不强迫他转化,只接见了一次就不准接见了,拿去的水果不能拿進房间,有次送去的荔枝十几斤,赖良只吃了一点,其它就归恶党人员了。赖良那次被关了四个多月,残奥运后才放回,真有讽刺意味。

在这里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报天报;迫害善良,定将遭到上天的严惩,冥冥之中必有定数。 不要认为修炼者的善良与慈悲是软弱可欺,更不要把上天的警示当作天塌下来大家死而掩盖心虚与罪恶的说辞。现在觉醒还来的及,从今后不参与迫害法轮功,不参与迫害的任何活动,将功补过,否则死心塌地的参与迫害,摆在你面前的就是一条不归路,除人间的正义审判,还有死后下地狱受无尽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