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马三家劳教所遭受和见闻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我被市国保大队、市刑警大队以孙治安为首的恶警绑架到公安分局,当时我没报姓名,他们对我大打出手,我的嘴被他们打得鲜血直流,特别是胸部和两肋部位被他们拳打脚踢,伤得非常严重,在看守所里晚上睡觉不能翻身,喘气十分困难。二零一零年三月,他们把我送到马三家黑窝迫害

首先,马三家所谓的突发事件行动小组及组长于江为首率领七八个年轻力壮的恶警,先用胶带封住我的嘴,不让我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苏巨锋、秦利把我绑在抻床上开始抻,一边抻一边用烟头熏我的脸,我的脸被他们熏的满脸都是鼻涕和眼泪,鼻涕淌有半尺长,而且抻床不断加大抻力,疼痛难忍,钻心刺骨,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在马三家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无一不遭受迫害,北京的孙义被绑在一个一尺多宽、一米多长象似木箱子一样的床上,中间带有一个方型小口,大小便不放下来,就在那个口中躺着便。林永旭不放弃信仰,反迫害,遭毒打,而且都是恶警亲自上阵,绑在抻床上抻,抻了三次,他晚上睡不了觉,肉筋骨节都被抻的撕心裂肺的疼。黑山的王小辉成天被上大挂,每天早上五点至晚上十点才放下来。

马三家对大法弟子的奴役剥削十分残酷,逼迫大法弟子做奴工,一天要做羽绒服二百三十多件,稍有不顺眼就毒打。黑山的张云鹏被打得满脸都是手印子。马三家的恶警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招很多很多,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他们对大法弟子进行身体上的迫害,精神上摧残,凶狠毒辣。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的,写出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清邪恶的中共是如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