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六一零”洗脑班之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郑凤祥四年冤狱期满,遭四年迫害的他已身患放射性肺结核,四年关押中仅和妻子见过一面。7月1日本应是他回到家中和亲人团聚的日子。但是,公主岭监狱与吉林市“六一零”相互勾结,在郑凤祥本该获得自由的这一天,以郑凤祥仍坚持法轮功信仰、没有被转化为借口,监狱把人交给吉林市“六一零”带走,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继续迫害。

“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六一零”非法组织在各地设立了很多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学校”或者“法制教育基地”的幌子,非法劫持善良公民进行洗脑迫害,完全是违法犯罪的黑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7月4日郑凤祥的家属去吉林市“六一零”(在吉林市政府院内)要人,市“六一零”的人相互推诿,躲避家属,说高新区“六一零”抓的人,他们负责,他们放,找他们,和我们没关系。后来又叫嚣威胁,“你也炼吧,把你也抓起来,和他去里面团聚”,一副流氓无赖之丑恶嘴脸。

吉林市“六一零”沙河子洗脑班,被“六一零”的人称为“基地”,是中共花纳税人的钱,耗费巨资,在船营区沙河子乡晓光村四社的敬老院里打造,敬老院本身三层楼,一、二层是敬老院,三层就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洗脑班。洗脑班是全封闭的,完全与外界隔离,如同监狱一样,安有铁门、铁窗。三楼共有十六、七个房间,每间屋里有三张床,三楼最里面是大会议室,安有液晶电视,好象天天播放污蔑大法的录像。

洗脑班成员由三部份人组成。第一部份是:吉林市“六一零”、政法委和吉林市各区“六一零”、政法委人员。每人脖子上都挂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工作人员”。第二部份人员是:“犹大”。她(他)们都曾经学过法轮功,并从中受益,但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受中共威胁与利益诱惑,而走向了反面,每个“犹大”脖子上都挂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帮教人员”。第三部份人员是:由各街道、社区、综治办的主任、书记、委主任等。工益岗位人员,低保户等人,这些人脖子上也都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陪教人员”。

被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不允许与任何人联系。每一名法轮功学员由两个“陪教人员”看着,上厕所都有人看着,他们二三天一换班。刚进来时,洗脑班人员会三三俩俩的伪善的来关心、说家常,然后由“犹大”开始轮番的洗脑。他们从早上五点多开始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不停的谩骂、恐吓、威胁、诱骗,制造恐怖气氛,谎话连篇,歪理邪说,口出秽语,进行精神折磨摧残。强迫看谎言录像,在精神上残酷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那种精神折磨难以用语言形容。

洗脑班还逼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坐板凳、罚站、不让睡觉,逼迫写放弃修炼的“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决心书”。邪恶洗脑班备有“五书”底稿,必须按照底稿的不实之词写。内容还必须有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语言,否则的话继续洗脑迫害。还得保证不上网,永不反弹。最后就是达到彻底毁掉学员的目的。

黑箱操作,谎话欺骗世人。每天由吉林市“六一零”负责人给“犹大”开会,“犹大”天天写报告记载每天与法轮功学员的谈话内容,他们还经常把所谓“陪教人员”调出去问他们都和大法弟子说了什么。听一“陪教人员”透露,他们换班的时候都不让直接回家,而是先被带到区里问话,然后才能回家;“陪教人员”还透露每个房间都有窃听器。其实窃听器不只是偷听法轮功学员的谈话,也在偷听犹大在做“转化”时卖不卖力,“陪教人员”是否往外面打电话揭露这里的情况等。“陪教人员”问犹大在这里每天能挣多少钱?犹大们统一口径,声称他们不是为了钱,都是自愿来的。实质是用谎话骗人。

吉林市高新区“六一零”在高新区火炬大厦12层,牌子是党务工作局,主要负责人:局长徐广泰,副局长韩永刚。

通信地址:
132000
吉林市高新区火炬大厦12层党务工作局
韩永刚 徐广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