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冤与异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人间有奇冤,天地必有异象以应之。我们结合几个具体的实例来阐述。

“我无罪,我死的冤”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钟,黑龙江省双城市周家镇镇政府政法委书记高金鹏、派出所白副所长等七、八个人到本镇东发村闯入法轮功学员肖亚丽家,把正在喂鸡的肖亚丽绑架,并将她劫持到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肖亚丽
肖亚丽

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副所长朱晓波带领一帮恶警到四监,把肖亚丽强行拖到禁闭室野蛮灌食。朱晓波用铁夹子撬开肖亚丽的嘴,肖亚丽在极度的痛苦中将两个注射器咬坏,王建文、郭维玉、孙士有等恶警极其凶残的给肖亚丽灌食,使肖亚丽苦不堪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下午一点多钟,监区传来肖亚丽痛苦的呻吟,朱晓波说肖亚丽是装的,不用管她。郭维玉还趁火打劫逼肖亚丽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置她的生死于不顾。

三月六日九点多钟,朱晓波得知肖亚丽疼痛难忍的报告,仍然无动于衷,信口就说肖亚丽是装的。

晚六点多钟,酒足饭饱的朱晓波、孙士有一看肖亚丽已经不行了,还恶狠狠地说“你别装”,并让她自己走。这时的肖亚丽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被两个犯人扶到车上。车没开出多远肖亚丽便停止了呼吸,年仅三十七岁。恶警到医院开了死亡证明,就又拖回看守所。

肖亚丽的遗体被安放在看守所的冰柜里。当夜十二点,肖亚丽“我无罪,我死的冤”的哭声十分凄惨,回荡在漆黑的夜里,断断续续直到天明。当时传到金所长、朱晓波、孙士有的耳朵里,吓得他们惶恐不安、彻夜不眠。翌日六点多钟,孙士有让思辉管教去看看肖亚丽是否还在冰柜里,思辉胆战心惊地看完后说在里面,朱晓波、孙士有虽听到了,但还是惊魂未定。

肖亚丽的家人看到她的遗体:额头上有圆形疤痕、右腰有肿块、手都被抠紫了、嘴全肿了

六月飞雪诉奇冤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多,石家庄公安局、“六一零”等的恶徒突然窜到河北省石家庄中山路EPSON专卖店将飞利浦计算机显示器认证维修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左志刚绑架。在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恶警对他刑讯逼供,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

左志刚生前照片
左志刚生前照片

就在五月三十日当天,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骤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民众到处议论纷纷: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五月三十一日,本是左志刚与未婚妻准备照结婚照订婚的日子,可突然传来他死亡的消息。恶警造谣说左志刚是用自己的衬衫上吊死亡的。可左志刚遗体显示:浑身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长方形对称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细的绳索的勒痕,这分明是被酷刑致死!家人悲愤难当,慕名而来送别的乡邻踏破门槛,有八旬乡邻被人搀扶而至,抚尸痛哭失声。

家人为保留向恶人追讨公正的权利,多年来一直保留着左志刚的遗体。

惊天炸雷、倾盆大雨为他送行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镇法轮功学员谭德义生前是新华镇林业站职工,曾在新华镇中心小学任校长。修炼法轮功前他是一个身患癌症,已经写好遗书等死的人。可是一修炼法轮功,癌症竟然完全消失。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老谭遭的罪数不胜数。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老谭受到的酷刑非常惨烈:恶人用竹签扎他的手指缝,扎的直冒黑血,疼昏过去就用凉水浇醒,再扎、再昏过去、再浇醒;随后再用四根电棍电他全身,随着电棍的劈啪声皮肤都焦黑了。恶警还唆使恶徒用牙刷不停的狠命刮老谭的肋骨,白天还要强迫他干活,完不成任务就不让睡觉或者上大挂。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老谭被恶警、恶犯用此酷刑迫害的脚跟朝前,脚尖朝后,劳教所一看老谭快不行了,提前半年放他回家。家属见到老谭时,他脸色苍白,骨瘦如柴,喘气都费劲,小腿处烂一个坑,流淌着脓血,两边的大牙全被打掉了。

老谭回家后,家乡的大小不法官员们仍不放过他,还不断的到家骚扰、恐吓。谭德义终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凄然离世。

六月二十八日是谭德义被迫害致死后出殡的日子,停放遗体的灵棚设在自家院内。就在起灵的那一刻,突然响起一声炸雷,那雷声大的无法形容,随后大雨倾盆直下,与此同时灵棚的一角起火了,但很快被扑灭。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火葬场人们向老谭遗体告别时,随着一声惊天的炸雷火葬场一片漆黑,原来因为电力设施被震坏,停电了。经过抢修恢复了电力,继续进行告别仪式。但随后又是一声炸雷,火葬场内外顿时又是一片漆黑,就这样反复停电四次。

在外边等候骨灰时,老谭的女儿看见炼人炉的大烟囱上一个巨大的火球在旋转。那瓢泼的大雨越下越大,瞬间水有一尺深,汽车都无法开动。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说:建场以来从没见过这种事,这个人是怎么死的?看来他的冤情很深哪!是的,老谭死的冤,确实冤!癌症没有带走他,却被劳教所恶警和家乡的中共官员害死了!

在农村是有这样的一个说法的,就是那些被冤死的人,出殡时往往都有雷声相伴。那滚滚的雷声仿佛在敲醒着世人,告诉人们死者的冤屈。

这三个例子已经相当能说明问题了。第一个例子中的喊冤声,连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警察以及将她迫害致死的恶人都能听到。孙士友自己都怀疑人是不是还活着,要不怎么彻夜地叫冤?他自己都不敢再去看肖亚丽的遗体,指使另一个管教去看。那一夜的呼喊,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没有天大的冤屈,一个逝去了的生命怎么能喊出那样凄惨的话语?

左志刚受到的酷刑异常的惨烈,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被迫害死了。何况他还是一个准备第二天与未婚妻去照结婚照的新郎?仅仅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被中共当局如此残害?一场大雪,倾诉的是上苍的悲愤!

谭德义,身患绝症的人,修炼法轮功癌症竟然消失了,他坚持修炼法轮功不应该吗?一次次地绑架,一次次地毒打,电棍电,竹签扎,还用牙刷把刮肋骨……那滚滚的炸雷正是为他鸣冤的天鼓。

中国神传文化中有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的说法。人间有奇冤,天必有异象,那是上天留给人让人自我警示的法则。传唱了几百年的《窦娥冤》,讲述的不正是这样的故事吗?

窦娥被屈打成招,临刑问斩前,向天地发出三般誓愿:其中有一项就是“六月飞雪”。这当然是一反季节的现象,从常识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可窦娥就是要借此向天地、向世间昭示自己的不白之冤。同时还有一项,那就是要让她被冤杀之地“大旱三年”。

大旱三年也是有说法的。表面看,窦娥之冤乃官府与欲霸占她为妻未得逞的恶人合谋的结果;然而窦娥之冤也与当地百姓有关,何况窦娥被问斩前,当地群众受官府影响对她无端谩骂、讽刺、挖苦,当地百姓承受三年旱灾也在情理之中。

那么,今天的法轮功学员所受到的迫害远超窦娥无数倍,可是他们没有一个在被实施酷刑或虐杀前向天地发下让百姓承受灾难的誓愿的。相反,他们在被残酷迫害的情况下,还在苦口婆心地劝人退出中共以保全自己的生命。

在当今的中国,有多少人在中共谣言的蛊惑下凶恶地对待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啊!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明白,任何人做了恶事,都逃不脱善恶有报的天理的制约,因而在自身被残酷迫害的情况下还在向世人讲述着真相,希望人们能够明辨是非善恶,不要在中共谎言的欺骗下为自己的未来种下恶因。

中国在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十二年以来,天灾人祸遍及华夏了吗?那是上天给人的警示。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劝人退出邪恶的中共?因为这一切的罪恶都是中共操纵导致的,劝人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目的就是让人们在天灭中共的天象下能保全自己的生命。

近些年来,中国所发生的灾祸,动辄就是几十年甚至数百年不遇,地震、洪水、萨斯、三聚氰胺,各种天灾人祸频发,这难道不是上天在警示世人吗?只是很多人都没有往深处想一下,只是把它当成一种奇异的自然或人为的灾害。

例如: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河北下起五十年不遇的暴雪。可是有几人知道这场暴雪正是从被迫害致截肢后,又被迫害致死的河北涿州市西韦佗村的法轮功学员王刚下葬时开始下的。而且几天之后,也就是在十一月九日凌晨,主要迫害王刚的地点冀东监狱又响起了爆响的冬雷。

这些奇异的现象令人惊醒。法轮功学员坚修大法,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他们没有一点自己的企图。那六月的飞雪,那漫天的惊雷,那虐杀下的呼喊,那多少年、甚至从未有过的天灾人祸这么频繁地在中国发生时,不正是在唤醒您沉迷的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