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我陷于严重的病业魔难中几年没能彻底走出来。这期间也在不断加强学法,不断向内找去执着,可身体状况总是反反复复,進展缓慢,影响了讲真相救人的力度。同修们为我着急,我自己也很着急无奈。

前不久静坐,天目看见左前上方一个大蟒蛇的三角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想这是邪恶在虎视眈眈。回想起这多年来天目曾经多次看见蛇,家里家外的都有。这绝不是孤立的、偶然的显现,一定是自己有什么非常严重的执着心长期没能去掉。是什么心呢?我找了一大堆常人心,发正念去掉它,清除干扰我的邪恶,第二天那个大蛇头就消失了。过了两天,同修甲来告诉我,她打坐中天目看见我躺在地上,两边站的有人。还有点担心的说,不要紧,向内找,加强发正念,她已经告诉同修为我发正念。我告诉她,别担心,除非师父来接我,谁也叫不走我!

我把同修甲看到的和自己看到的现象联系起来,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了,再不解决就要被邪恶拖走了。我不怕死,可是提前走绝不是师父的安排,不管我和旧势力是否有约,有什么约,我都坚决不承认它,它也休想毁掉我,因为我有师父管。我向内找,又找出一大堆执着心,但总感觉还没挖到根子上。

又过了两天,同修乙来了。他是听到同修甲和我看到的现象后,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为我的状况担忧,思之再三,前来切磋交流。经过几个小时的切磋讨论,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和自己的根本执着。同修放心的走了,我却止不住感动的泪:感谢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多方点化!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同时深感愧对师父,由于自己的不精進,耗费了师父多少心血啊!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教师,一直很喜欢我国的传统文化,我所讲授的、研究的也都是传统文化。迫害发生不久,我便开始讲授传统经典,心想不能公开洪扬大法,那我就借经典的课堂来间接洪法,提升学生的道德底线和信神的底线,为他们接受大法打基础吧。讲授很受学生欢迎,普遍反映提升了道德境界,解决了很多人生百思不解的问题,我也就一直讲了下去。因选课的学生多,我的授课班级也在不断增加。在本单位,我本来就影响很好,这样一来影响更好了,随着科研成果的影响,渐渐的专家学者、著名导师等光环接踵而至,在国内、国外都有了不小的名气,境内外邀请讲课的、作报告的越来越多。由于认为是间接洪法,加之名利心的驱使,也就尽量积极参与。我越来越忙了,学法炼功的时间更是越来越少了。终于有一天,我突然出现非常严重的病业症状,倒在了邪党的讲堂上。被强制送医院抢救,医生说治疗的最佳效果就是能活着抬回家。

此后身体状况虽然也在不断好转,却進展缓慢,始终反反复复。几年过去了,同修为我着急,我自己虽然坚修大法绝不动摇,但也很苦恼、很无奈。同修们也都帮我向内找,确实找到了许多执着心,也去掉了不少。其间,我考虑最多的、同修提到最多的、同修间切磋最多的,都是关于我讲授经典的事。有同修认为我不该讲经典,因为我没有直接讲大法;有同修认为我此时讲经典是在为邪党涂脂抹粉;有同修认为我讲传统文化没错,但不该忙的挤占学法炼功时间等等。我自己也对照师父讲法反复思考,总觉的自己旨在通过讲传统文化提高人们的道德底线和信神的底线,也确实起到了这个作用,为人们接受大法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这没有错呀!

这次在与同修乙切磋期间,彻底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明白了自己犯下了多么严重的大罪,一想起自己的问题便不寒而栗。我讲传统文化是以普通教师、学者的身份出现,以常人的身份讲授常人的文化,虽然也起到了提升道德、为接受大法法理铺路的作用,可展现给世人的却是传统文化的魅力和自己的研究深度。换句话说,我在用大法赋予的智慧抬高传统文化,让人们错误的认为大法的法理是传统经典中固有的,传统经典就这么高深伟大,证实的是传统经典,而不是在证实大法。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和修大法后得到的健康资本为自己赢得了很多荣誉与光环,却让人们错误的认为这都是自己研究的成果,是自己的本事,虽然私下里对关系好的亲友都明确的说:我并没有研究经典,那都是大法赋予的高智慧所致;却始终没敢堂堂正正的说明这都是大法的法理,是大法赋予的智慧,讲经典成就的是自己的名利,证实的是自己而不是大法。而且,邪党的传统文化讲堂,本来就是以对抗抵消大法的影响、粉饰其邪恶、欺骗世人为目地的,自己在此时此刻登上此讲堂讲传统文化,客观上已经站在了大法的对立面,抵消着大法的正面影响,为邪党涂脂抹粉。

当悟到这一点时我真的是不寒而栗:我是大法弟子啊!这是对大法犯罪啊!难怪我长期从病业魔难中走不出来。以前曾听说开天目的同修看见有老年同修被邪恶死死的缠住,当时就觉的说的是我,可又觉的自己不至于有那么严重的问题呀,今天看来,已经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要不是师父慈悲不愿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早被旧势力拖進十八层地狱以下去了,多危险哪!

还有一个长期困惑着我今天才明白过来的问题:我一直为自己不能堂堂正正的以大法弟子的身份洪扬大法而深感遗憾,如果我的身份是公开的,那我什么都敢直接说,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没有暴露,要是在讲台上公开洪扬大法或公开的直接讲大法的法理,这不等于主动向邪恶公开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而自找迫害吗?那岂不是连提升道德底线为接受大法打基础的间接洪法的事都做不成了?这不也是损失吗?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突然悟到我错了:我们不为邪恶迫害提供方便,但是当大法的智慧使自己有了一定的名望而又被人们误认为是传统经典的魅力、是自己的本事的时候,就应当义无反顾的,堂堂正正的说:这都是大法赋予的智慧,不是我研究经典的成就,更不是我自己的本事。不管怎么说,只有让人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与伟大,才是真正的证实法!即便因此而不能继续站讲台而改用其它方式洪法,也绝不能为邪党涂脂抹粉。反之,象自己这样,默默的享受着大法带给自己的名利地位,却不敢堂堂正正的给宇宙大法以应有的位置,这比被关在黑窝里为了自己而向邪恶妥协邪悟更严重,危害更大。大法圆容着自己(作为修炼人)的一切而自己却没能圆容大法,而且还在抵消削弱着大法,这直接就是在利用法,在盗法乱法,罪不可恕啊!

师父《走向圆满》发表之后,我也曾反复对照查找自己初入修炼门时的根本执着,觉的没问题。今天再对照师父讲法,发现自己的根本执着恰巧就在那时认为没问题的问题上。作为知识份子,总觉自己知识欠缺,大法刚好满足了这一点。学大法后,自己一向喜欢的传统经典中很多百思不解的深层问题都豁然开朗了,融汇贯通了,讲堂上自然也就能够深入浅出,得心应口了。因此不管是讲课还是成文,都收到很好的反响,而这种反响又正好满足了自己追求名利的执着心。几年来向内找,只找到名利心,却没有发现初入门时的隐藏在名利心背后的追求人的知识的根本执着。学法中不断的丰富着自己的知识,在自己知识丰富、见解高深的赞扬声中不断的滋养着名利心,所以总在去名利心,总没去彻底。在我悟到这一点的那一刻,好象一下子進入了一片圣洁而明亮无比的天地,心一下豁亮了,泪水夺眶而出: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同修!

师父新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刚一发表,我就在网上看到了,拜读几遍之后,觉的自己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和同修乙交流后,再学新经文,发现不是自己没问题而是问题很严重很严重。师父说:“作为学员,要助师正法,只能怎样圆容好师父要的,才是你该做的,怎么能叫师父助你呢?怎么能在正法中用大法圆容你人的想法呢?”这些年,我不就是在用大法圆容自己人的想法吗?不就是在让师父助自己吗?修炼真是很严肃,路很窄,容不得丝毫的不正与常人心,哪怕是不自觉的,都不行,都得摔跟头,我自己不自觉,没意识到,而另外空间的邪恶却看的清清楚楚,非得摔醒你不可,摔不醒就拽下去毁掉,毫不留情。

这几天学法,不管学哪一篇哪一段,总能得到其背后佛道神的点化而悟到更深的法理,看到自己存在的常人心,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心性的提高。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师父在盼望着弟子赶快醒悟,追上正法進程。

痛悔的泪已经流得太多,然而我知道,师父要的不是趴在地上痛悔流泪,而是在修炼的路上奋起直追,回头赶上,学好法,去执着,走正今后的路,精進再精進。我知道,不能不理智的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我会用大法赋予的智慧,理智的、不失时机的尽力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写出这些,向师父谢罪!向同修谢罪!希望和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引以为戒,少走弯路。不妥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