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南街村共产邪恶主义小社区骗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和劳教所里,中共邪党为了骗得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除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片外,还逼迫看吹嘘邪党成就之类的闹剧,其中之一就有南街村的“共产主义小社区”骗局,现予以曝光。

在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老城南街和南关居住的当地农民组成了南街村。有几千人口,其管理体制仍沿用“文革”时体制。宣传内容多是“文革”老调。人们来到了这里象是回到了“文革”时代一样。甚至有些压抑感和血腥味。广播不停的放着“文革”时的邪党歌曲,杀气腾腾,人们没有言论自由。这里,居民被剥夺了房子等个人基本财产,被迫搬进无个人财产权的集体住宅楼。本村居民上班月工资仅三百元上下。据称南街村集团董事长和其他管理人员月工资仅二百五十元,戏称“二百五”,说是分配中工资只占30%,供给占70%。折合人民币上班月总收入一千元左右,属一般水平。

共产邪灵控制下的南街村,据说贷款几十亿,各种建设都巨额投入。在对外宣传上更大力花钱。在107(京广线)国道路口有宽7米左右邪党广告牌;在村委会门前对面楼上有几十米长的邪党树立的榜样人物宣传牌,其脸部和背景都是涂上红色间黑色,显得血腥和阴暗。村广场中间放一个毛的雕像,一手在前面上举,一手放背后拿着帽子。有人看到后常开玩笑,但也形象的告诉人们,中共当面唱高调,背后是为了拿官帽,为了权和利,为了控制人心,它可以作威作福,愚弄百姓。雕像背面是马恩列斯等西方共产邪教的教主像,面部都有血红色,表情冷酷。每个像两旁都有几面血旗飘摇,再加上广播中文革时的宣传内容,给人一种怪诞和阴森的感觉,与大陆抛弃毛主义有点不同。主要街道都有共产邪灵宣传牌,多数单位和工厂的大门迎面墙上都涂有邪党党魁像。每年都印制邪党党魁像挂历到处发送,散发黑气。

由于邪党不惜花巨资狂热宣传,全国很多地方都知道南街村,甚至国外也有人来猎奇,经常有人来旅游,大都是抱着好奇心,看明白后才觉得失望。游人多是行政事业单位公款集体旅游。

南街村表面看来高楼林立,厂房成片,但这都是几十亿元贷款所建,早已资不抵债。据说每个人都要平均背上几十万元的外债。有国务院领导视察南街村后说:中国不能再出现第二个南街村。据当地报纸称(很可能是虚报),该村2010年产值15亿多元,利税只一亿元,在经济学上利润率实在太低。前期几十亿元贷款投入,如果把每年银行利息扣除,利润只能是负数,还把城南城北两条小河污染,臭不可闻,无人治理。当地政府只是想每年拿到一点税收而已,根本不管其经济效益如何,也管不了,据说北京有政治人物支持。该村有能力的人多数到外地发展或者打工去了,周边乡村的人嫌工资低不愿来,员工多是外地贫穷地区的农村人。由于管理体制等原因,一段时期,总体利润成负数,其产值越大,反而赔钱越多。无力还贷款,利息日增,已资不抵债。就在该集团面临破产之时,中共邪党不让它倒,把还不起的贷款作为坏账挂起,再注入贷款几亿元,让它起死回生。这等于用国家财政来支撑南街村。国家财政来源于纳税人的钱,也就是全国纳税人出钱维持它现在的局面。从其公布的数据(很可能是虚假的)来看,经济效益仍低水平徘徊,实在无什么成就可言。

这一切现象表明,是共产邪灵在利用南街村,附体于南街村,藏身于南街村,利用这张招牌行骗而已。清除掉共产邪灵的控制,南街村人才有真正的自由与幸福生活。

在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南街村集团二把手王金忠等邪党人员紧随其后,对全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恫吓,用断水断电,撵出住房等流氓手段向学员家人施压,妄图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曾把一些学员关进村养猪场。王金忠已于2003年7月突发心肌梗塞暴病死亡,当时40多岁,死时被发现贪污巨额公款和包养二奶。行恶的坏人怎么也逃不出善恶报应的规律。

现在该集团邪党农村支部不记前车之鉴,仍对大法学员骚扰和监视,不听真相,是在害人害己。这实际是共产邪灵等邪恶因素在作怪。大法学员应加强正念,清除邪恶,慈悲讲清真相,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