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下半年有缘在一位退休人员的介绍下得大法的。说来也奇怪,原来我家人和亲戚劝我炼其它功或信教,我都没答应,这次他一提我就同意了。一个月后他为我请来了一本《转法轮》,我一口气看完觉得很好,这正是我要找的。不久他又在我单位来放了一次师父的教功带,就这样自己觉得好不知不觉就入门了。看书、炼功一个多月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拉肚子拉了一个多星期,我原来开刀都未好的胃病好了,满身的牛皮癣不翼而飞了,精力充沛,觉也好睡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当时真是乌云压城。全国所有电台、报纸、大小会议成天都在污蔑、造谣、诋毁法轮功,这对于刚入门不久的我真是一道关。家人和邻居都为我担心,叫我看造谣电视,我不看,因为我知道共产邪党为了整人什么都造的出来。

当时我那里只有我一个炼法轮功,单位领导象八九年镇压学潮一样,叫每人写心得体会,我避开这个写其它的,县里来宣讲团叫发言、出专刊、写标语等,我一律不参与。当时周围没同修商量,也没想到去北京证实法,自己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和师父是被冤枉的,于是就自己用毛笔写一些简单的证实法的材料到建筑工地去发,用粉笔在电线杆上、围墙上、石头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等标语,同时在亲朋好友中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

修去情和怕心,正念做好三件事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从镇上搬到了县城,从此融入了和众多同修一起证实法的大环境。有真相资料发了,也能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了。这其中也经历过几次去情和怕心的考验,但都顺利的走了过来。

二零零四年底,同修为了写真相信,我给同修提供了我单位一些领导的名字及通讯地址,这些领导收到真相信后以为是我写的,伙同国安、派出所人员去翻我档案查笔迹。单位领导又亲自到我家来威胁我八十多岁的母亲和妻子,到单位威胁我儿子。母亲再三哭着跟我讲好话,劝我不要炼,说一旦我出事她怎么办,妻子也骂我,儿子原来认同大法的,还看了书,反过来他也不准我炼了。他们这样反复折腾了两三个月,但我信师信法,没被“怕”和“情”所困,三件事照做不误。

二零零五年栽秧时,我女婿让我去帮忙,我带了些真相信去当地邮局寄,其中有两封是寄给我原单位同事的,哪知他们把信上交给了我退休的单位,单位马上报告了当地国安,于是派出所外调内查我,查笔迹、找依据(真相信是我换了笔迹写的),在我家没找到我就找到我女婿队上去了,把那队长找去问了半天,又找他们队的社员座谈,又到我家威胁家人。但我始终没被这一切所动心,依然智慧的做我该做的,最后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说他们为这事调查了我半年时间,可想而知邪恶在想方设法的找漏洞钻空子。

情和怕心看似去掉了,但修的不稳还会反复的,二零零六年清明时节,我劝以前的同事三退时,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信,事隔两天后他和他妻子还约了两位我们的好友到我家,要我写字据证明说没给他三退,我念其是同事就写了,哪知他随后把我写的字据拿去复印了,并叫来的两位好友各拿一份,同时打电话给单位领导说我劝他三退,单位领导当晚就打电话给我儿子,以我儿子将失去工作和我将被抓威胁他,当晚十点多我儿子赶進城,先跟我妻子通气后,他俩就满屋翻大法书来烧,我快满九十岁的母亲在一旁大哭,我妻子边烧边哭还拿着菜刀要砍我,我儿子见状推我出门去找我那同事,到他家后,儿子跪着求他让他交出我写给他的字据,他不肯。随后又打电话跟单位领导解释说:现在到处都在讲三退这件事,我们同事之间只是互相谈一谈而已(其实当时完全是正念不足,生出了怕心和情)。这事后我妻子整天监视我,不让我看书学法、炼功、发正念和外出,我只好背着她做。就这样过了两天,第三天上,我想总这样不行,师父在《走出死关》中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为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我必须要放下情、去掉怕心,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于是我严肃的对妻子说:“你怕我连累你们,从今往后这屋你住,我出去租房住……”她一听这话马上说:“我是怕你出危险,那时我们怎么办?只要你注意安全,你就去做你该做的吧!”就这样,没有了怕去掉了情,家里环境也正过来了,以前我和同修来往、做三件事都要避着她,现在她基本上不管了,我家最近还成立了学法小组。

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劝三退救众生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先从家人和本地认识的人讲起,利用红白喜事劝亲朋好友三退。二零零八年正月某天,我老表做生,办了七八桌,我便利用席间给在座的人讲明为什么要三退后,他们一家一家的喊在一起叫我登记,当天中午就退了六十多人。二零零九年,一个亲戚家办丧事,我便利用此机会劝三退七十多人。二零一零年三月我母亲去世,回老家安葬,来了很多亲朋好友,又劝退了四十多人,其中还包括一些道士。

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我一般是每天上午到大家都愿去的热闹地点,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很热情健谈,我先从大家都爱谈的热门话题说起,如共产党各级干部的贪污腐败,再谈共产党和平时期的各种整人运动及整死了八千万中国人,以及贵州平塘县藏字石,接着又谈江泽民集团如何迫害法轮功、上访人士和宗教等,根据时间而定,时间多又愿意听的就多说,时间少就挑重要的说,边说边发正念边问姓氏、家庭子女情况、是否入党团队,再说三退的好处和不退的坏处,这样基本上都能劝退。我曾劝一位退休的高中教师,他说:“我知道共产党坏,我年龄比你大,但没你知道的多,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我说:“你去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等书,就会知道很多鲜为人知的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我遇到位法院副院长,他外孙得了白血病,正在外地大医院救治,我当时给他讲真相、劝他三退(尤其是他的外孙),然后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叫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听后马上就要打电话告诉他外孙,我说为了你们的安全最好别打电话,还是亲自去一趟,他立即就答应马上去。

以上是我在做好三件事中点滴经历,虽然做的还很不好,还不断的有人心和执着返出来,但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一定能严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