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逄玉娟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个信仰真、善、忍,与人为善的老人,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一个矮小瘦弱的老太太,却被中共恶警暴打在地,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事,但这一切却发生在沈阳市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逄玉娟的身上。这也只是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中的普通一例。

修大法顽疾消除,修心向善

逄玉娟,女,六十七岁,家住沈阳市新城子街内,原是辽宁地质大队的退休职工,常年的地质工作,风餐露宿,使逄玉娟患上严重的不治之症:类风湿及类风湿性心脏病。

类风湿这种被医学界公认的顽疾,是一种不治之症,病人常年痛苦不堪,被称为“不死的癌症”。逄玉娟时常被类风湿带来的疼痛折磨得痛不欲生,关节时常肿大,手指渐渐变形,心情一天天变坏,脾气暴躁爱发火。

然而自从逄玉娟有缘修炼法轮功后,类风湿竟神奇的康复了,无病一身轻,身心愉悦的逄玉娟亲身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

逄玉娟得到的不只是身心健康,更可贵的是法轮大法的法理令逄玉娟老人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在被中共搞的道德无存、物欲横流的乱世里,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修炼,与人为善,达到生命境界的提高,逄玉娟的心情是如此的轻松与快乐。

第一次被绑架,绝食反迫害,中共非法劳教未遂

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人数的快速增加以及“真、善、忍”的正信令当权小人江泽民和中共这个无神论的独裁政党恐惧,邪恶江××和中共邪党的嗜血本性又一次发作,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面对邪党政府、司法、监狱的残酷迫害,逄玉娟和每个法轮功学员一样,凭着从“真、善、忍”中修出的正信,向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讲述着法轮功真相。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逄玉娟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来到几十里外的兴隆台镇烟台村,挨家挨户的发放真相资料,几位烟台村被中共谎言毒害的家庭妇女发现了传单后,竟将诬告的电话打到公安局。

兴隆台镇派出所绑架了逄玉娟两名法轮功学员,并将案件上报给了沈北(原新城子区)分局国保大队(原政保科),当时的国保大队长胡影瑞和杨斌等几名警察在兴隆台镇派出所对逄玉娟二人进行了非法审问。

当警察杨斌问逄玉娟的姓名时,被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拒绝,警察杨斌当场大怒,上去就猛扇老太太两个大嘴巴子,逄玉娟长的矮小瘦弱,被警察杨斌当场打倒在地,老太太爬起来之后仍拒绝回答,又被气急败坏的警察杨斌两个大嘴巴子打倒在地。

恶警杨斌两次打完逄玉娟老人后,气呼呼的用手铐将逄玉娟铐在铁床上,让老人坐在水泥地上,恶警杨斌自己却躺在床上呼呼睡大觉。

就是因为不报姓名,恶警杨斌就对逄玉娟老人大打出手,后来当逄玉娟质问国保大队长胡影瑞“警察可不可以打人时”,胡影瑞竟皮笑肉不笑的说:我没打人吧。对他的手下警察杨斌的暴行根本就不在意。行凶警察杨斌当时四十多岁,现在杨斌以调离国保大队。

第二天(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逄玉娟老人被送到沈北分局治保科,胡影瑞说:“你说出资料来源就让你回家,给你一宿时间考虑。”逄玉娟拒绝回答,于是胡影瑞把逄玉娟非法送押到沈阳市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九日,胡影瑞又去沈阳市看守所,非法提审逄玉娟资料来源,被拒绝。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胡影瑞和一警察要送逄玉娟非法劳教三年,逄玉娟绝食反对迫害,被看守所狱警强行输液。四月二十七日,逄玉娟被送入安康医院。

四月三十日,胡影瑞与兴隆台派出所所长欲将逄玉娟送龙山劳教所,体检时,结果心电图显示心肌缺血,胡影瑞很生气。医生用听诊器听诊后说,典型的心脏病坚决不能收。胡影瑞气急败坏地说:这回好了,你又可以回去和他们一块撒传单了。可是胡影瑞还是不放人,还要五一大假后去市一级医院检查,非要把逄玉娟送去非法劳教。

逄玉娟继续绝食后,出现心衰、肾衰,五月十日早晨,逄玉娟出现生命危险。同屋吸毒犯找来医生给逄玉娟输氧、输液、吃救心丹。逄玉娟拒不配合,要求管教找沈北(原新城子区)分局的人,沈北分局警察来了,一看逄玉娟当时都脱相了,要死了,怕承担责任,马上和沈北分局通话后,送逄玉娟回家。

当老伴把逄玉娟接回家开门时,逄玉娟瞬间人事不省,昏倒在地,把胡影瑞一伙吓的,马上写了个三方(社区、片警、老伴)监视行踪的条款,让逄玉娟老伴签字后就跑了。

回家第十八天,兴隆台派出所副所长又领逄玉娟去省医院检查,花了五百多元,也没查出啥结果,因费用太高,他们就把逄玉娟拉回来。

非法关押期间,逄玉娟被单位新来的书记非法扣押工资,每月只给二百生活费。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单位才给逄玉娟恢复工资,但扣押的工资一直没给,单位书记说是集体决定的。

第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逄玉娟与金银芝两位法轮功学员步行十几里,到黄家乡王家村发真相,被王家村的一位五十多岁女中年妇女跟踪,该妇女几次上前纠缠金银芝,并向黄家派出所打了诬告电话。这个妇女胖胖的,高个子,约一点六十四米。

当逄玉娟与金云芝出村的时候,黄家派出所一辆白色面包车追随而来,下来一男警、一女警,将逄玉娟与金云芝绑架,男性警察姓尤,家住新城子街福州路红楼。

随后,逄玉娟与金银芝被国保大队与黄家派出所副所长王亚东等恶警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印机、大法经书等私人物品抢走,并遭到国保大队恶警段庆祝的非法审问。

约十几天后,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局长曹力钧下令,将金云芝非法劳教一年,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将逄玉娟非法批捕,移送检察院,欲非法判刑。

在沈阳市看守所,沈北新区检察院批捕科二人让逄玉娟述说发真相过程,逄玉娟说法轮功是正法,江泽民和共产党互相利用来迫害法轮功,检察院批捕科的人就拿着逄玉娟不签字的记录走了。

黄家派出所办案人员副所长王亚东威胁与哄骗逄玉娟说:“二零零二年你有前科被三年劳教,这次要是劳教最少四年,你那么大岁数,老伴又那样(脑血栓后遗症),为了让你早点回家,我们准备走判刑这条道,但按规定得发一百份以上才够判刑,所以你重写个材料”。这样他们就哄骗逄玉娟签了字。

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上午九点,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逄玉娟老人被戴着手铐带进法院。法院只许逄玉娟的老伴和两个儿子旁听,其他人一概被拒绝入内,在法院外到处都是协勤和便衣警察。并有照相和录像的人员,每次有民众靠近,便被阻拦、喝退。所谓的“公开庭审”仅半小时,便草草收场。沈北新区检察院的公诉人是郝连峰和一女的,

第二次非法开庭,“六一零办公室”人员与法院的审判长吕光宏等诱骗逄玉娟老人交待其它的大法弟子,被拒绝,最后逄玉娟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逄玉娟被取保候审,回到家中。

后记:虽然逄玉娟已回到家中,但恶党的非法判刑给老人及家属带来了很大的心理伤害,逄玉娟为人处世,事事为善,究竟违了什么法,犯了什么罪,竟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看来,只有在中共恶党统治的大陆,才会发生这样荒唐可笑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