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会”的“安保”不能作为扰民的借口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近一个月来,广东深圳甚至周边地区许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到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不同程度的骚扰迫害,比如电话骚扰,电话监听,网络监控,甚至试图绑架,其中一个借口是“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将于八月在深圳举办,要调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说是大运安保的需要。法轮功学员不犯法,讲“真、善、忍”做好人,与这运动会有何关系?

一场“大运会”,弄得草木皆兵,人心惶惶,实在荒唐。

七月二十日上午,我外出回家,看到楼下有一个我认识的片警还有七八个便衣,我还上去给片警打招呼,问他们在干啥,他开始还没认出我,后来才反应过来,说他们要找的就是我,他们拿出搜查证,说要到我家看看。宪法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任何机关、团体或者个人,非经法律许可,不得随意侵入、搜查或者查封公民的住宅。”他们的唯一借口就是我信仰法轮功,企图在我家搜寻与法轮功相关的资料。这完全就是滥用职权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执法犯法行为。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普世权利,也是中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神圣权利,任何打击信仰的做法都是违背国际法的,也是违宪的。

我以最快速度超过他们开了家门,把铁门关上,禁止他们入内搜查,因为我很清楚,他们以任何借口进我的家门都是在犯罪。他们以各种借口诱导我开门,其中一个借口就是“大运会”要求的安保,需要调查,我义正辞严地说:“我家里也没放炸药,我也不可能放个炸药到你的场馆里去,我根本不可能做犯罪的事情,我修的就是真、善、忍。我炼我的法轮功,你们开你们的大运会,毫不相干,为什么要来找我?我也根本不想看大运会,电视里播的我不看,你送我票我都不去看。”

听我这么说,他们哑口无言,其中一个小警察插话:“不看大运,看神韵哪。”我接着说:“对,看神韵!神韵演出多好,纯善纯美,我就看神韵,让大家都看。”这时,警察们面面相觑,不敢多说什么。

他们自知理亏,知道想进我家搜查是不可能的了,于是说:“你炼就在家炼,别出门。”我感到非常可笑:“怎么可能不出门,那谁买菜做饭?”他们又说:“别跟别人接触。”这个要求更荒唐了,一个人在社会上生活,能不跟人接触吗?我跟谁接触也需要被管吗?我做人堂堂正正的,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律,为什么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警察是维护治安的,却试图迫害手无寸铁、一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不是在执法犯法吗?再说,“大运会”的“安保维稳”是扰民的借口吗?其实,真正稳定的社会,是人心的稳定,外在的约束永远都是暂时的。谁是这个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大家有目共睹。

法轮功教人向善,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些人都很清楚,现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大部份是接到所谓的“上级命令”才参与此事。但是参与此事的人,也该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考虑。文革结束后,第一个被逼自杀的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在人间法律和天理面前,不论什么人,干多大坏事,都得自己承担。别说“上级”,江泽民之流也在劫难逃,目前江泽民已经死亡(或脑死亡),但是中共却极力封锁消息,害怕让民众知道,害怕其亲身实践的“善恶有报”被世人看清,从而引发更多人退出中共组织。

事实上,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们早已被告上国际法庭了,国际追查组织誓言无论时日长短,要对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追查到底!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请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悬崖勒马,为时未晚。既然了解法轮功真相,就请遵照自己的良知,不要继续参与迫害,别等到犯罪到无可挽回的时候才后悔呀。目前全国已有大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到离奇恶报和横死。法轮功学员顶着压力把事实真相讲出来,不计前嫌,不图什么,就图大家能平平安安,不要受到恶势力的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