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杨光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法轮功学员杨光,一九五二年出生,长春人。他身材魁梧,相貌端正,被迫害前,他曾任山东烟台某中外合资企业总经理,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杨光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中共警察绑架,遭酷刑逼供,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审判,之后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在吉林省第二监狱备受折磨,于二零零八年被迫害致死。

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巨变

二零零零年七月,杨光曾在一次交流会上谈到:得法一年多,已经感受到大法给他带来的身心巨大变化,使他彻底摆脱了身体上久治不愈的病痛,改变了多年来官场、商场上养成的陋习和所谓个性,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他感到精力充沛,好象又回到了青年时代,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中,远离了世间烦恼和个人私欲,真正感受到生活的轻松和快乐。修炼法轮大法是杨光经过理智思考后的选择,是他毕生追求的真理。

看到杨光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他的妻子、母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家里,杨光不仅是好丈夫,好父亲,还是个孝子。杨光的母亲时常提起自己的孩子们都非常孝顺,即使不在身边,也常来看她,关心她。杨光不仅关心母亲的生活,更关心她的修炼提高。他曾特意请学法小组的同修帮助老人在法上提高,别落下,就象他关心其他同修一样,发自内心的诚恳、亲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看到法轮大法受到迫害,杨光挺身而出。

二零零零年夏,杨光来到长春。他和同修们切磋,去北京上访,到火车站候车大厅散发真相传单,鼓励同修与明慧保持联系,交流各种讲真相的方式。他还积极的协调,常常忙到很晚。

杨光天性热情,为人爽快,乐于助人。这样,就不断有人来找他,他都坦诚热心的和大家交流、切磋,顾不上休息,也不知疲惫。那一阶段大大小小的心得交流会,确实促进了同修之间的联系和交流。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为了迫害杨光罗织罪名,把他视为所谓“长春市法轮功组织的头儿”,其实既没有什么“组织”,他也不是什么“头儿”。

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杨光去白山市开交流会,被长春市公安局联合当地公安警察绑架,带回长春,关押在铁西看守所。长春市公安局为此专门成立了专案组,先后绑架了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认为杨光是“头儿”。

市局刑警队队长梁春利(音)、警察李兴涛等十几个人几次夜间提审杨光,名为“提夜审”。他们把杨光带到市公安局后院的刑讯室,也不问话,上来就是酷刑折磨,然后再逼供。他们给杨光坐铁椅子,双手铐手铐,用尼龙绳拽住不让动,前面用灯烤,背后高压电棍电,往身上浇水再电,电流遇水全身连成一片。他们采用的酷刑还有:铁棍打、双手反捆上吊后边荡边毒打、连续审讯三四十个小时不许睡觉、塑料袋套头、强行灌酒等等。还有一次提夜审,警察给杨光上老虎凳,两个人站上去踩,反关节抻。就这样成天成宿的反复折磨,非打即骂,还从精神上侮辱杨光,每个值夜班警察都要到杨光那里“寻开心”。连续折磨,使魁梧健壮的杨光左耳失聪,双腿致残,不能行走。二零零二年三月在南关区法院开庭时,众人都目睹了杨光被人搀扶行走的情景。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铐在铁椅子上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铐在铁椅子上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号下午,恶警们再次提审杨光。他们把啤酒瓶立在地上,扒掉杨光的裤子,用力强按他坐在瓶子上,让瓶口插进肛门里。他们折磨杨光,目的是逼迫杨光交待出其他同修。杨光质问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折磨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尽管受尽了酷刑,杨光始终没说一个同修,都自己担当了。

被罗织罪名陷害

中共邪党为了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不顾事实,按照其想象的逻辑认定法轮功是所谓“有组织”。杨光参加法轮功学员自发的交流会,触动了邪党敏感的神经。他们酷刑折磨,硬逼杨光承认是受“北京指使”、“美国遥控”,是“长春市法轮功组织的头儿”。所有供词都是由市刑警队警察高俊峰写的,全都是捏造。他们甚至扬言:“假装放了杨光,让杨光逃跑,然后将其枪毙。”

警察对杨光说:你是公安部通缉的,是大案要案,就一个开法会就结案了,可能吗?交代你与美国和北京的事。杨光说:没有,交代什么?警察就说,那你就等着瞧。之后就开始了对杨光的不间断的酷刑折磨。杨光的身体受到残酷的摧残,被折磨的精神恍惚后,违心的编造了所谓的与“国外和北京的事”。

杨光事后表示:那一场残酷的酷刑折磨是语言难以表达的,他们不分白天黑夜,连续轮番对我施刑,我被折磨的神情烦躁,精神恍惚。我为我的良心不受谴责,承受一波又一波的酷刑折磨,我没有参与任何政治阴谋,没有受美国遥控,也没有被北京指使。可是最后我没有耐心和能力去承受痛苦了,违心的编造了所谓的“事实”,我的良心受到了强烈的谴责。愿大家都去了解大法真相,不被中共欺骗。

市局警察随即按照杨光在酷刑压力下编造的“事实”进行调查,无一得到证实。他们恼羞成怒,又一次极为狠毒的殴打了杨光,然后把他送回看守所。他们继续以“调查证据”为由,乘飞机往返旅游城市,全部费用由杨光在山东的中外合资企业报销。

最后,市局认为杨光所说的“事实”“程度”不够,否定了杨光所说。为邀功请赏,他们从新编造了杨光受“美国遥控”、“北京指使”的“事实”,并将其作为大案要案,呈报公安部。为表示其迫害法轮功有成绩,又进行夸大,上报邪党头目罗干,因此受到罗干批示和公安部颁发的“集体一等功”奖励。

法庭上正气凛然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长春南关区法院开庭,审理杨光等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一案。 审判长和公诉人问学员都做了什么,学员讲是向世人讲清真相,为大法讨回清白,指出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是不成立的,并告诉法庭自己是在做一件最正的事,并没有违反法律。

审判前两天,省市司法部门给律师开会:不允许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如有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者,赶出律师界。开庭时,法院指定律师都敷衍了事。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当庭为自己作无罪辩护,陈述自己如何被刑讯逼供及陈述自己并没有触犯法律等事实,并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警察当庭殴打法轮功学员,多名学员被打伤。杨光之妻质问恶警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们拉出法庭。

下午十六点三十左右,审判长让法轮功学员做最后辩护,杨光等法轮功学员都正气凛然地讲,我们无罪,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的凛然正气令世人感动,引人思考,让人看清了邪党不讲法律,肆意迫害法轮功的真面目。

看守所里讲真相

开庭后,杨光被转到铁北看守所。

同修回忆说:在长春铁北看守所一零三室,听到一个洪亮、清澈、悦耳的声音在向囚室内几十名刑事犯人讲大法真相。有人呼其名:杨光。这时的杨光,已由一个衣着讲究、身体健壮、腰笔直板、走路稳健、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变成了驼背、衰老、弱不禁风、走路直晃的老头,没变的就是那洪亮的嗓音和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看守所的刑事犯们都很敬佩杨光,每次开饭时,大伙家里往看守所里存钱额外订的加餐都要给杨光分点。除了两三个牢头狱霸,其他人不准随便从铺上下来走一走、活动活动,杨光可以经常从铺上下来,在地上走一走,活动活动身体。

那时,杨光已被判刑十五年。因为他一直在上诉,所以暂时没被送往监狱。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被迫害经历及对大法信念金刚不动的意志,震撼和唤醒着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及管教。

吉林监狱多年受尽屈辱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杨光被送到位于吉林市的吉林省第二监狱,俗称吉林监狱。他是被抬进吉林监狱的,由于邪恶警察残忍的迫害,杨光双腿残疾,脚趾溃烂、变形,已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五十多岁的人,头发花白,瘦弱不堪。他坚决不“转化”,受到吉林监狱恶警及受其指使的刑事犯人的折磨,被摧残得形容枯槁。

杨光被关在吉林监狱的“裸体区”,下身赤裸,常年被禁止穿裤子。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类似伤残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小车。小车四周用铁管焊成,周围是木板,臀部坐的地方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圆洞,下面有四个小轮。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的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围是木板,杨光的手够不着臀部,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终年生活在屎尿之中。

演示图:特制类似残疾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小车
演示图:特制类似残疾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小车,杨光下身常年不穿裤子,赤身裸体坐在车上

“裸体区”内被关押的还有精神病犯人、被打残和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监区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睡觉的地方宽不足六十厘米,伙食极差,菜里没有油星。洗澡时,犯人把他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杨光身体状况恶化,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吉林监狱没有答应,而是将他转到长春铁北监狱继续迫害。在长春铁北监狱中心医院后面的简易房里,杨光没有得到所谓的治疗,他骨瘦如柴,上肢也丧失了活动能力,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已近全身瘫痪。院方还强迫家属每月交纳一千一百多元的“床费”,这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二零零五年六月,杨光被转回吉林监狱,直到二零零八年被迫害致死。

抵制迫害坚如磐石

在吉林监狱的几年,狱警使尽各种手段妄图让杨光放弃信仰,酷刑折磨逼其“转化”,都没有达到目的。吉林省“六一零”没有达到目的,又恶毒的胁迫杨光的妻子与他离婚,妄图从精神上摧垮他。杨光坦然面对,他说:“我的选择没有错,我的心永远给大法”。

二零零六年,杨光辗转得到了同修传进来的大法经文,惜如珍宝,意志更加坚定。此后三年,吉林监狱“教育科”狱警王元春几次找杨光,抢走经文,给护理杨光的犯人扣分,犯人因此对杨光施压。

多年来,杨光多次绝食反迫害。狱警一直将杨光视为重点迫害的对象,在他身体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仍然加重迫害,欲置杨光于死地。在妄图转化他的人面前,杨光用尽全身力气大喊:“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

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杨光已全身瘫痪,结核性胸膜炎、全身器官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

二零零八年六月,杨光因肺结核、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被送到吉林监狱医院。杨光的双腿已残,右耳失聪,双手功能完全丧失,内脏又逐渐衰竭,生命危在旦夕。就这样,吉林监狱还不想放他。吉林监狱医院的李院长还推托家属说,再有八、九个月就能治好。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左右,杨光再度生命垂危。骨瘦如柴的身体突然出现全身浮肿,不能进食,吉林监狱将杨光转到吉林铁路医院。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杨光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中共邪党为了掩盖其犯罪事实,强行将杨光的尸体火化。

结语

杨光从被抓到被迫害致死,前后不到八年,整个过程集中体现了“六一零”、公检法司各部门被中共邪党控制行恶,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暴力抓捕,酷刑折磨,诬陷编造,栽赃陷害,剥夺合法权利,肉体和精神摧残,无所不用其极,招数阴损邪恶,古今中外绝无仅有。是邪党对待法轮功“精神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政策的真实体现。

杨光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极为典型,却只是冰山一角。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今已达三千四百二十八人,每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背后都有一段令人震惊的故事。

正义和善良不需要邪恶去衬托,它根本也不配。让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都得救度,都沐浴在慈悲的佛光中,这是杨光的善良愿望、最大的心愿。他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今天,我们回忆同修,也是希望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脱离中共邪党迫害,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帮助杨光实现他最大的心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