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救度更多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我是东北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一岁,我于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二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一条回归之路。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个人修炼阶段到七•二零以后的正法修炼阶段,期间的磕磕绊绊也不少,在过关中靠着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都走过来了,从中心性提高了不小,领悟了大法中好多东西。下面就讲真相救世人方面与各位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恭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自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尤其是师尊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发表《向世间转轮》后,我及时向大纪元网站声明了三退。从此走向社会广传《九评》,向不明真相的世人揭露中共的邪恶,讲清真相,做好劝三退使世人得救。刚开始学法不深,只是在亲朋好友及熟人中劝三退,也时有人心掺杂進去,所以效果不是太好。

后来通过不断深入学法,明白了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所以讲真相大量救度世人这件事才走上正轨。只要时间来得及天天去作,无论走到哪里,遇到不相识的生人也敢讲真相劝三退了。二零零七年五月下旬我家搬到省城居住,这样又遇到了新情况,新的环境人生地不熟出现了好多困惑,一时不知所措,找不到同修又找不到学法点,感到象孤雁失群一样无所适从。一直到了零七年十一月份,找到了学法点。在同修们的鼓励和帮助下,逐渐顺应过来,由不熟悉到熟悉,由不适应到适应,最后放下怕心坦然面对世人,随着大量的学法,正念也强了,干扰也少了,讲真相救世人做起来也得心应手,救人的数量逐渐增多。后来又大量向来往的中学生讲真相、劝三退,感到更是数量可观,不知不觉中生出许多常人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清楚的记的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在学法小组学完法后我没有回家休息,直接就在路上向行人讲真相,那时东北的天气很冷,我大约讲到下午一点多钟时,碰到了一位五十多岁的人(后来得知此人是邪党“六一零”的小头目),我向他讲真相,他用欺骗的手法向我表白说咱们还是同修呢,又告诉我说他们的学法小组在某某小区,要领我去认识认识,到学法点上交流交流。当时我也没有多考虑,也没在法上认识,更没在法上去证实,就信以为真了,觉的正好来到这个城市时间不长,认识的同修也不多,借此机会可以多结识些同修,以便交流提高的快(其实这是人心,以人为师的心在作怪,正是如此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很高兴地跟随此人前往他们的所谓学法点,到了大门口抬头一看,这不是×××公安局吗?这才知道上当了,但是我没有害怕,心想就是邪恶的特务今天我也要向你讲清真相挽救你,因为师尊讲过这方面的法。

所以我很坦然地跟他到了收发室。这时他离开收发室不知耍什么鬼点子去了,让我在那等着,当时要走脱是很容易的,但我想既然来了就得证实法讲真相,我突然感觉到师尊就让我这么做。大约过了十分钟他回到了收发室,此时他恶人的面目也原形毕露了,非常蛮横地把我剩下的大法护身符翻出来,把我的小灵通也给拿去了,然后让我到他办公室。

到了他的办公室,他坐那没出声,我就利用这个时间发正念清理邪恶的空间场,他只是弄桌子上的材料,看着他快整理完了,我先开口了,首先告诉他我们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都是社会上最好的人,对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请问你把我弄到这来干什么?而且是用欺骗的卑劣手段把我骗到这的,这样做你不感到羞耻和有愧吗?他很自傲的说,你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地方吗?我说不知道。我接着说:你不是说上学法点吗?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学法点吧?他气急败坏的说,这里是“六一零”,你知道不?我说怪不得你采取欺骗的手段,原来这是你们惯用的手法呀。我接着问他,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按真善忍做好人你说对不对?他狡黠的说,上边不让炼就不能炼。我又问,上边是指的哪?他说国家不让炼就得取缔。我补充说,没听说过国家不让炼,当年朱镕基代表国务院同意大家炼法轮功。是江氏为首的流氓集团打着中共恶党的旗号不让炼法轮功,并且采取种种卑劣手段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迫害!难道不是这样吗?这时我瞅他歪着头半眯着眼不敢正视我。我说你把脑袋正一点抬起头来,别偷着看人,只有心中有鬼才会表现出这样,我们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堂堂正正的做善事做好人,气度非凡气宇轩昂!你看你们“六一零”的人,偷偷摸摸心理阴暗不敢正视现实,那是因为你们做了亏心事,没有自己的主见,浑浑噩噩的随着邪党去干坏事,迫害修炼法轮功这样的好人,颠倒黑白,善恶不分,这心里能踏实吗?我又告诉他,不为自己着想,总得为亲人老婆孩子着想吧,他们可是无辜的,古人说过,积善之家吉庆有余;行恶之人殃及全家,这可是天理呀!谁违背都要遭报的,你就没想想,中共腐败到这样了它还能挺多久?中共解体之时,你还能找谁做靠山?到清算邪党之时,凡是迫害过法轮功的人,做过对不起法轮功的事的,一个也跑不了,都得清算偿还,这可是惊心动魄的大审判!就你这个年龄的人,应该知道文化大革命的情况,作恶多端的坏人到最后都是悔恨交加,生不如死,那么将来法轮功清算恶人时,那种悲惨的结局不知要比文化大革命惨多少倍,就是下地狱也偿还不清,可不可怕!

经过约一个小时的对话,这个“六一零”的骗子有些胆怯了,我知道是操控他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被清理了。这时他又换了一副面孔,以关心的口气伪善的说,看你年纪很大了,不然就送你進去蹲半个月。我反问他,凭啥要蹲半个月啊?他说凭你在外面宣传法轮功这件事就可以蹲半个月。我继续驳斥他,宣传法轮功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现在广大民众都同情支持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教人向善,让世人道德回升,这对社会和国家有多大的好处,果真这样早就稳定了。这时他又默不作声了,一会说要到我家去看看,用我的小灵通给我二儿子打电话让他到局里来一趟(我二儿子当时就转告了他母亲把有关资料转移了),就这样,他们什么也没找到,无可奈何地走了,临走时告诉我和家人今后不能再出去了,我当即回绝他,我没犯法为何不出去?你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宪法和法律哪条哪款有这个规定?他又假意表白说是为我好,我告诉他,你真正为我好,就抓紧明白真相,洗手不干那助纣为虐之事,为自己和家人考虑后路,希望你好自为之。

这是自修炼以来第一次摔了这么一个大跟头,反思自己,出现这个魔难,都是自己招来的。向内找,发现这段时间讲真相过程中好多人心都出来了,首先是欢喜心,连我老伴(常人)都发现了,说我看这段时间把你给欢喜的,都不知道北了。因为看到每天劝退的人数多,不觉的就滋生了欢喜心,证实自己的心,在自我陶醉中,根本没有悟到这一切都是师尊所为,没有师尊这一切都是零。另外就是显示心,同修一夸做的好,就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了不起了,飘飘然象常人做事一样,不能站在法上去衡量,被邪恶钻了空子,没有理智的做事,给大法抹了黑,非常痛悔,作为一个修炼多年的老弟子,怎么轻易地让“六一零”给骗了呢?这是法学的不深修的有漏才导致的,好在最后用正念排除了干扰,从中总结教训,那就是:常人之心不可动。

今天我把这个教训写出来,希望同修们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尤其是到了这尾声阶段,一定要多学法,在学好法的基础上,才是修炼人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讲真相一定要加强正念,及时察觉并去掉常人心,扎扎实实救度世人,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不辜负师尊的厚望。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