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1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

  •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罗智慧曾经遭受的残酷迫害

  • 吉林省吉林市臧凤兰老人遭迫害的经历

  •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刘梅被迫害经历

  • 河南济源常玉英受迫害经历

  • 吉林省扶余市法轮功学员沈启超被迫害经历

  •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罗智慧曾经遭受的残酷迫害

    罗智慧,女,50多岁,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罗智慧多次去北京上访、打横幅,被多次残酷迫害,累计关押十五、六次,给身心造成了巨大伤害。

    2000年邪党两会期间,因害怕罗智慧去上访,由居委会、办事处、派出所、单位(桥西区粮站)合伙约四、五人将她强拉硬拽送到了北京空军医院精神病科(石家庄城角庄)。因罗智慧不配合医院检查身体,绝食反迫害,被强绑死人床,强行灌食多次。

    2000年,罗智慧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友谊大街派出所送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因她不穿号服,不干活儿,戴手铐,罚站,蹲墙根,被普教打嘴巴、严管。在关禁闭期间,罗智慧看到玻璃上贴着诋毁大法的话,将玻璃砸碎,被四大队中队长乔晓霞扇耳光。

    2001年七月,罗智慧去上访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因她不穿号服,不放弃信仰,恶警强制不让她去厕所,不准和人说话,并由犹大吴玉霞、尚正典24小时监控。罗智慧撕毁犹大的文章,被二大大队长赵志谦(已遭恶报身亡)打脸数十次,抓着头乱撞数次,并使大劲儿揪头发,头发一撮一把的被揪掉;铐在暖气管上,不让睡觉,致使其头皮与脑骨分离,头沉、头胀,血压高到200以上。后劳教所怕承担责任,2001年底让家人接回。

    2002年,罗智慧再次因上访被友谊大街派出所再次直接劳教,送进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因罗智慧不配合他们,恶警24小时不让她睡觉,几个犹大轮班熬(叫熬鹰),罚站,不让她和人讲话,强行转化。罗智慧不配合邪恶在院里大喊“法轮大法好”,被四大队中队长乔小霞毒打,满嘴流血。恶警指使犹大给罗智慧的饭里偷偷放小白药片和黄药片,吃完饭后,罗智慧的头飘飘的,有时沉沉的,从没有的那种感受,很多事都想不起来。罗智慧被邪恶当成重点迫害,大会小会被点名侮辱人格,讽刺挖苦,损招用尽一起上。队长、犹大一起迫害她,导致罗智慧精神恍惚,身体消瘦。当时罗智慧家里送来的东西被扣下很多。参与迫害的有:队长乔小霞、刘秀敏、刘俊玲,还有个小个子姓李的队长。

    一次次的被精神虐待和残酷迫害,致使罗智慧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2008年7月8日下午两点多,友谊大街派出所姓杨的副所长,片警谢红宾等四人再次闯入罗智慧家,说:“这是桥西分局让来的,这是‘搜查证’。”罗智慧说:“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信仰真、善、忍,你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他们把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挂历拽下来,把师父法像抢走,开始乱翻,抢走了法轮功书籍三十多本,写有真相短语的纸币一千多元,还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光盘和真相资料等。之后,他们强制罗智慧去派出所,罗智慧坚决抵制。姓的杨所长马上打电话,又叫来好几个保安,一共约六、七人强行将罗智慧绑架到友谊大街派出所,又四五个人强行照像,按全手印。

    当时,罗智慧一直本着善心讲真相,希望他们明白不再做恶,可他们不但不听劝告,强行送第一看守所,因身体不合要求,拒收;他们不死心,再接着送,又被拒收。他们不但不及时回头,欲将罗智慧非法判刑,后因她身体状况不好,监外执行三年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不管是谁让干的,还是自愿去干的,谁干谁还。中共邪党利用整个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十二年之久,做恶多端,必遭天谴。

    友谊大街派出所
    2000年至2001年所长:郑兰君,
    指导员:纪装才,副所长:刘广利、史所长,警察:高振强、肖东新。

    2008年至今
    所长:杨所长  警察:谢红宾


    吉林省吉林市臧凤兰老人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臧凤兰,女,七十四岁,吉林市工具厂服务公司退休职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与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也受到了北京市郊派出所和吉林市江南派出所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臧凤兰走上天安门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绑架,劫持到北京市郊延安派出所。臧凤兰被一名警察打耳光,然后又将臧凤兰劫持到吉林省驻京办,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臧凤兰的女儿把母亲接回吉林市,吉林市高新派出所的恶警李某向臧凤兰的家人要钱,没有得逞。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臧凤兰在吉林市广场讲真相,被江南派出所绑架,关押了一天,向臧凤兰的家人勒索三千五百元现金,没给开任何收据凭证,然后,江南派出所的三名恶警又私闯民宅到藏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四百多元现金,又对臧凤兰家住宅拍照,后把臧凤兰放回。

    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臧凤兰给其他法轮功学员打了两个电话,那个法轮功学员没接到,恶警接的电话,不知什么时候,恶警已监控了手机。这时,臧凤兰发现她家的楼下有一辆白色面包车,里面坐着两个穿便衣的男人,他们在藏家的楼下呆了两天。臧凤兰家出去人,他们就把车窗摇下来往外看。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刘梅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刘梅,女,四十七岁,原霍林郭勒市生活福利总公司退休职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刘梅受到霍林郭勒国保大队、六一零办(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及看守所、图牧吉劳教所的联手迫害,工资被扣押,被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劳教一次。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刘梅与两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在途中,被通辽市火车站铁路派出所绑架,劫持到通辽市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被霍林郭勒国保大队秦宝库等二两名恶警劫持到霍林郭勒市公安局非法审讯,捏造罪名后,又把刘梅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在看守所,刘梅被强迫坐板,拍照,按手印,刘梅被非法关押期间,国保大队的恶警私闯民宅,到刘家抄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讲法光碟,椅垫,照片也被抢走。然后,又向刘的家人勒索所谓的伙食费三百元之后,才把刘梅放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当地公安打电话将刘梅与两名法轮功学员骗到公安局,非法审讯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去不去北京了。刘梅拒不配合。当时便把刘梅送看守所。刘梅再次被非法关押十五天,被强行奴役,坐扳,拍照,按手印等,之后又向刘的家人勒索三百元现金,才把刘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刘梅在居民区发真相资料被国保大队翟拓绑架,连夜非法审讯,捏造罪名又将刘梅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后,又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刘的家再次被抄,劫走大法书,录音机,(录音机被家人要回),强迫刘对着摄像机诽谤大法,刘拒不配合,还强迫刘与同修看假“自焚”录像。

    在劳教所期间,刘梅被强行洗脑,强行转化,强行奴役,每天劳动十四个小时,刘梅被非法关押三年回家。

    十二年来,刘梅多次被迫害,亲人也间接被迫害,国保大队的恶警竟然到刘梅的儿子学校骚扰,把刘梅的十三岁的儿子都吓哭了,刘梅的亲人多年承受着精神的压力。刘在非法劳教期间的所有工资都被扣发。


    河南济源常玉英受迫害经历

    常玉英,女,河南济源人,一九五三年出生。一九九七年因身体不好,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不长的时间内,所有的病痛都没有了,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人从此精神起来,走路生风,不管走多远都不觉的累。常玉英自己说:我切实体验到,作为一个人,真正的没有病,是多么轻松,多么美好。从那以后,她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懂的了做好人的道理,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开始造谣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常玉英为了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美好,毅然走上天安门广场,告诉人们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体会。警察对常玉英连打带骂,最后把她推上警车,非法关押在地下铁笼。常玉英被转到了北京某看守所,身上带的钱和衣物,全被中共恶警抢走了。

    常玉英被当地公安接回后,劫持到济源北海派出所。恶警用手铐铐住常玉英的手腕,把她吊在铁笼上一宿,拳打脚踢,不给饭吃也不让喝水。第二天,常玉英被转到济源市公安局刑警队,恶警队长唆使看管人员,把常玉英的双手铐在铁笼上,用架飞机、骑马式、不让睡觉等各种酷刑折磨常玉英。最恶毒的是,警察脚穿大皮鞋,狠劲的踢常玉英大腿,把毛裤都嵌到肉里去了,大腿被踢的黑一块,紫一块,红一块,走路都困难。

    恶警逼迫常玉英放弃信仰,被常玉英拒绝,恶警强行把常玉英送济源市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

    在看守所,常玉英被戴上手铐脚镣,吃的是肮脏的稀菜汤,汤里都是蛆虫和尘沙。由于长期被虐待,加上精神上的摧残,常玉英身体越来越差。后来,肚子里竟长了一个瘤子,比拳头还大,很痛苦。常玉英要求医治,公安局国保队长王明丽和国保队政委王国有置之不理,看守所也都不管。常玉英每三天写一封信,要求就医,写了一个月不见回音,看守所所长都躲着常玉英。

    常玉英只因为去天安门说真话,就在看守所被迫害了十一个月。最后,常玉英被迫害致子宫癌,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才放了她。

    常玉英回到家,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再次见证了法轮功去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二零零三年,常玉英在商业城做小买卖时,济源市国保大队的特务,故意诱骗常玉英讲法轮功真相,恶警以此为借口,再次绑架了常玉英,并非法拘留十天,期间,恶警强迫常玉英照相、按手印,想继续迫害,都被常玉英拒绝。

    二零零八年,常玉英去河南新乡走亲戚,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再次遭恶警绑架,强迫送在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劳教所恶警、恶人逼迫常玉英放弃信仰,逼迫她说假话,看污蔑法轮功的假新闻,唱红歌,做奴工,施加各种压力,限制各种人身自由,使常玉英受尽了苦头。


    吉林省扶余市法轮功学员沈启超被迫害经历

    沈启超,女,63岁,吉林省扶余市蔡家沟村民。于1998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三中,曾两次被绑架、抄家、劳教。

    1、被绑架,拘禁十四天

    2006年末沈启超在同修家学法,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扶余市公安局、蔡家沟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扶余市公安局非法拘禁一夜,恶警非法审问真相资料的来源。沈启超遭到恶警的毒打,恶警用塑料条子打嘴巴子,沈启超的鼻子被打出血。第二天沈启超被送扶余市拘留所,十四天后回家。恶警强迫家属交伙食费370元钱。

    2、恶警绑架家属,勒索钱财

    2007年3月扶余市蔡家沟派出所到沈启超家骚扰,当时沈启超没在家,丈夫和女儿在家中,恶警将她家翻个底朝天,将大法书、收音机等私人物品抢走,并将她丈夫和女儿(未修炼法轮功)强行绑架,他们不顺从,恶警拿起拖布就打人,拖布把都打断了,恶警将她女儿踢倒(脚穿大皮鞋),她女儿昏倒在地,恶警抓起来塞进警车。并叫嚣:“你们谁炼法轮功,都来!“非法拘留十天,以罚款为名勒索现金四千八百元。

    3、在奥运期间遭绑架,被非法劳教

    2008年6月28日,沈启超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吉林市北京路派出所恶警苗建华(警号203361)、郑永珠(警号203246)、马某某绑架到北京路派出所,并非法抄家。抄走真相资料、大法书、存折一个,内存六千八百元(后被要回)。后被非法拘留十天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五大队被奴役做苦工,糊纸袋、航空合。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加班加点干活。五大队大队长王丽梅很凶恶,一次厕所门的钥匙不见了,王丽梅大发雷霆,找不到钥匙不许上厕所(厕所门没锁),逼得没办法大家就把垃圾桶当马桶用了。后因身体情况以所谓保外就医形式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