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市恶警李建光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在山东招远提起李建光这个名字,不管是法轮功学员还是了解真相的百姓,甚至公安内部有良知的人,人们自然的把他与酷刑、邪恶、残暴、江泽民连在一起,因为他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时间最长:从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到2010年5月调至辛庄派出所,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一年,先是在专案组、后是国保大队、六一零,洗脑班,十一年来,他从未停止过犯罪:绑架、酷刑、抢劫,甚至调戏侮辱女学员。

恶警李建光直接参与策划绑架人数最多;据不完全统计,仅2007年12月,李建光伙同恶警宋少昌指挥各乡镇在全市范围内至少绑架了47名法轮功学员,十一年来被他绑架和指挥绑架到洗脑班的一千多人。凡是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都是李建光策划并大部份是他带人去绑架的,在农村就翻墙入室,把睡在床上只穿内衣的学员绑走,不管室内是男是女,他就撬门入室,或用各种方式骗学员家属开门。一次在一法轮功学员家门口,他假惺惺地说:“我是你儿子的同学(真是同学),他叫我给你捎点东西”,这个学员一开门就把她绑架了。还有法轮功学员在路上行走就被他绑架的。在明慧网上揭露李建光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很多,是有名、有姓、有地点,是无法抵赖的铁的事实。

恶警李建光在多个场合得意洋洋地说:“招远法轮功劳教判刑我说了算,我说判谁就判谁,我说劳教谁就劳教谁”。他从99年时政保科的一个无名小卒,因为心狠手辣,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提为国保大队办公室头目。中共邪党不讲法律,劳教判刑也是他和六一零恶人随嘴而定。据不完全统计,从99年7月20日至今,被他和六一零非法判刑的40多人,非法劳教的100多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1000多人。

酷刑手段最残酷最毒辣:李建光除了用洗脑班的几十种酷刑与其他恶徒一起迫害学员外,还经常把学员弄到他的屋里单独用刑。

酷刑迫害程文莲。程文莲、女,年近70,金岭镇台上村法轮功学员。2007年被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李建光残忍殴打这个与他母亲相似年龄老人,用拳头在她身上乱捣,包括乳房、心窝、肚子、内脏各个部位,用巴掌扇耳光。程文莲被非法关押了20天,李建光这个恶徒每天打她两次,每次最少打两个小时,都是用同一种打法:用拳头浑身乱捣,扇耳光,整整打了她18天,18天36次啊!简直是个畜牲,他边打边无耻地叫嚣:“你就是岁数大了,再年轻点我就扒下你的衣服打”。程文莲看到有一个30多岁的女学员,就是被他扒光衣服打的。程文莲被打得胃痛,内脏多个部位痛、拉肚子,很长时间卧床不起。

酷刑迫害杨菊香夫妇。2007年11月8日上午9点,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杨菊香被从洗脑班关押的房间带到二楼李建光屋里,李让人把门窗关上,以从杨菊香家里搜出正告李建光停止作恶的不干胶为由,泄私愤单独报复。他纵身蹦坐在写字台头上,让杨菊香坐对面椅子上,居高临下,用巴掌打杨菊香的左脸,打了一个小时嫌手疼,在柜子里找了一本16开的《转法轮》,用书抽砍杨菊香的左脸,直到午饭铃响,整整打了两个小时。11点,杨菊香从二楼踉踉跄跄跪下来了,两眼周围青乌暗紫,左脸肿大象馒头,嘴唇翘起,嘴角不停的流血,左眼看不见东西。老伴王军光被一起关在洗脑班,第一个月王军光被打了四次,每次都叫他把帽子摘掉,没头没脑的打,打的鼻青眼肿,满嘴血流不止。夫妇俩在洗脑班被李建光打了三个月,还双双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才放回家。

绑架酷刑折磨潘新美。2008年6月29日,法轮功学员潘新美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构陷。李建光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说着一把薅住了潘新美的头发,“我就是姓李的”。李建光叫了开锁的,领着一帮恶人到她家抢劫,抢走了法轮大法书和其它一些私人物品,把潘新美非法绑架到岭南洗脑班。李建光在路上就恶毒地说:“送你去苏家屯,叫他们挖出你的心脏卖了算了”。看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恶行,恶警内部都知情。到洗脑班李建光直接把她劫持到二楼开始了非法审讯,啥话没说,先狠狠地抽了潘新美两个耳光,鲜血从鼻子嘴角往下流。问她资料来源,她不说。李建光拿起一根专门打人的细棍子,在潘新美身上狠狠地抽。当时天气很热,潘新美只穿了一件夏衣,抽一下,身上一道红杠,随后红杠上就是一串血珠。他一口气抽了三十多棍,前身后背上一片血迹,单衣被血粘在身上,腿上更重,一道道血印都破皮了,用棍子抽时还夹杂着扇耳光,潘新美用手捂脸就抽手,手背都被抽破了。在李建光行凶的同时,有一个姓冷的恶警(冷家庄)用铁链子抽潘新美的胳膊,用穿皮鞋的脚踩在潘新美的脚上,转着圈的碾。因潘新美坚持信仰,不说资料来源,被李建光劳教了一年,送到了王村劳教所。

恶有恶报。李建光的恶报早就开始了,2005年7月6日,因其开的赌场纠纷被人打断了鼻梁骨,大腿被砍了几刀,他二姐也被人杀了。他扬言“不怕报应”,2008年10月又遭恶报,车祸粉碎性骨折。再一再二不知悔改,继续疯狂迫害。近几个月,李建光销声匿迹了,坊间传说他恶报得了重病,苟延残喘。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李建光欠下的血债决不会一死了之,他的地狱之路漫长无边。

李建光,男、42岁,家住招远市城东区21号楼;李妻王春波,在招远市公安局上班,家有一女现上高中。李父李洪臣,原供销社退休职工。李建光有四个姐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