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机救度迷中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我是在一九九八年秋在哥哥的引领下幸运的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来的。

一九九八年秋一次放假回到家,哥哥将他的《转法轮》拿给我并叮嘱我要从前往后看。我就照他的吩咐从前往后大概的看了一遍。假期满后我又回到省城上班。过了一段时间,一个晴朗的清晨,几只小鸟在窗边快乐的唱着歌儿,伴着小鸟清脆的叫声我也从睡梦中醒来。于是我就起床、洗漱,一看时间才六点多,离上班时间还早着呢,心里寻思着,做点什么呢?忽然眼前一亮,看见同室卖早点的大姐枕头边的《转法轮》,我兴致勃勃的捧起来就看,这一次学法就特别入心,读着觉的自己整个人豁然开朗,深深的被师父的玄奥超常法理所吸引,直到上班之前十分钟才恋恋不舍的将这本宝书放回原处。我以后每天清晨伴着清脆的鸟声准时六点过十来分钟起床,洗漱后就津津有味的读法,整个人就如同被一种幸福包裹着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没过多久的一天晚上,哥哥来看我,问我想不想学炼法轮功?我说;“想炼啦!就是不知道哪里有人教功。”他认为在我们附近的公园里肯定有炼功点。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他就来叫我,我们一起去找到了炼功点。一说要学功,炼功点的阿姨就热心的教我们,从此以后,我每天清晨五点多钟就如同有人唤醒我一样,总是按时醒来到炼功点去炼功。后来我还请了属于自己的《转法轮》,参加集体学法,和同修们去洪法,我每天神清气爽,幸福的沐浴在伟大师尊的慈悲甘露中。

用各种方式讲真相

我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份从省城回到农村的家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开始公开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诬陷伟大的师尊,我始终坚信师尊教我们以“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由于在家乡没有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自己没有悟到应该走出来证实法,只有当有人在我面前污蔑大法和师尊时我才告诉他:大法是佛家功法,他教人做好人的,教人说真话,做真事,待人真诚、善良,遇事忍让;告诉他师父决不是电视中所说的那种人,相反,师父是非常正直、坦诚、简朴而又和蔼可亲的等等。在迫害初期,我一直处在独修状态。

直到二零零四年春的一个假期,我回娘家,在哥哥的带领下参加了他们当地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在同修的切磋和交流中,我明白了讲真相的重要性,并在他们的引领下学会了发资料讲真相。从那开始,我每次回娘家就带一些真相资料回自己家,再逐个逐个村子发,路上看到有污蔑大法的标语,我就涂改成:“远离邪恶”

二零零六年秋,我又来到县城工作并在此定居。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同修,并在这位同修的帮助下参加了当地的集体学法。在与同修的配合下学会了以各种方式讲真相。这时,我除了发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之外,还收集了一些中共的法院、公安局、派出所人员的名单,给他们寄去针对他们的真相资料、劝善信,收集教师的姓名,寄去《重塑心灵》《救救孩子》《给教育工作者的一封信》或自己写的劝善信。

现在我又用语音手机讲真相。

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道:“再有哪,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有一些人就是很难抓紧,现在做事的大法弟子就是这些人在做。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其实,你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全在那里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师父也提醒我们,时间紧迫,我们应抓紧时间救人。于是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讲真相。

抓紧时机救度迷中人

从那以后,当我乘车时就给司机或与我比邻而坐的乘客讲大法的美好、自焚真相、“三退”保平安或者送真相资料光碟;买菜时给菜贩、菜农讲,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加入过邪恶组织的就劝他们“三退”保平安;去商场购物时给营业员、促销员讲真相劝三退;上课时利用机会或课余时间给学生讲“三退”保平安、“自焚”真相;利用接送孩子的时间给他班上的老师讲真相劝“三退”,在放学路上给学生讲“三退”保平安和“自焚”真相,把救人的事溶入到生活中,就能多救一些人,效果也很好。这里我主要讲讲怎样给中小学生讲真相,劝“三退”的。

我利用自身在学校里当教师的这个便利条件,给自己班上的学生讲,然后找机会给其他班级的学生讲。给小学生讲真相以提问题的方式开头:“同学们好!我给你们提一个问题看你们会不会回答。问题是这样的,我们平时待人真诚、善良、忍让好不好?” 学生一般回答都是“好”,然后给他解释“好”的原因。我去掉怕心,以善心,抱着就是要救他们的心,而不是完成任务的心,给他们讲真相。收到很好的效果。

现在的学生在邪党文化的灌输下,失去了自己判断事物的能力,还是有一部份学生回答不出来我提的问题,有的学生甚至回答:“不好”,这时候就要解开他的心结,让他说出为什么不好,有的会说:“我们如果总是忍让别人,我就会受到欺侮”,我就告诉他:“我是说大家都待人真诚、善良、忍让,别人也这样对待你,难道不好吗?比如由于你赶时间不小心撞了别人一下,别人不计较,忍让了你,这样好不好?”他们也就归正了自己,肯定会说“好”。有的会说:“我们对待坏人就不能这样待他好。”,我就表扬他:“考虑的很周到,我们对待坏人是不能一味的忍让,但我们对待人还是要真诚、善良,真心为别人好时,坏人也会被感化,并且严厉的告诉他,你做坏事就是不对,不能做坏事,对于那些大坏人我们就用法律制裁他,制止坏人做坏事。但我们平时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还是要真诚、善良、忍让的,你说对不对呀?”他们再会回答“对”。接下来我会给他们讲红色恶龙的故事,告诉他们中共就是那个恶龙,

给六年级的学生直接讲他们在《品德与生活》课中有关“自焚事件”,告诉他们都是假的,用事实分析为什么是假的?如,脸被烧成那种程度了,那么大的火,为什么头发好好的,而头发是一碰火就会成灰的;夹在两腿间的汽油瓶也好好的,可能吗?“不可能!”“是啊,根本不可能。告诉他们这都是演的,是造假,欺骗世人仇恨法轮功,为迫害法轮功制造舆论。其实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他们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你们回家的时候也告诉家里的人,让他们明白真相,得福报。放学路上小心,注意安全!”他们会很高兴的与我道别。这是我在放学路上给小学生讲真相的一幕。在课堂和课余时间更简单,直接讲红色恶龙的故事和自焚真相,课堂中讲一般选在活动课或副课中结余的一点时间讲,红色恶龙故事讲完之后,也是提问,接着说“愿意退出这个危害人类组织的人举手”,一般情况是全班通过。

后来我尝试着给中学生讲,发现他们对听故事不太感兴趣,就在心里琢磨着怎样给中学生讲效果更好,有一天,脑海里冒出一句:“他们爱上网”然后就有了一个给十二岁以上的人讲真相的方案。我先介绍从网上看到了退党大潮的消息,告诉他们什么是“三退”,为何“三退”,讲人的生命可贵,不能不珍惜;讲对天发誓的后果,三退后,上天就把宣誓时在自己身上打下的烙印去掉,如果不“三退”,将来就成为共产党的陪葬品。那是极其可怕的。中国人讲“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为了自己和家庭的安全,退出保命吧。一般人听后都能退出。

有一天晚上从朋友家回来,从一个中学门前经过,正赶上学生下晚自习,在往回家的路途中,看见两个学生模样的人一边走一边交谈着,于是快行,赶上他们与他们搭话:“两位同学,你们是几年级的学生,现在就下自习了。”男孩回答:“我是读八年级”女的笑起来了说:“我是他妈妈。”我说:“啊!你是他妈妈,看不出来,看上去很年轻,我还以为是位学生呢!”接着就给他们母子讲真相,劝三退。母子俩欣然应允,而且告诉我他们的名字。

每次讲真相,临分手时我都不忘祝福他们平安,有的学生也祝我平安,我会笑着感谢他们。

师尊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师父在传法中叫大家要做好的三件事,看上去简单,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什么果位都在其中。”因此我们不仅要救人,还必须先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只有这样我们救人才有效果,讲出的话才有能量,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当我学法入心,发正念念力强大,炼功认真时,讲真相效果就会出奇的好。反之如果学法不多,功也没炼,发正念迷糊时,在救人方面也就会很松懈,有时很好的救人机会就不能把握好,白白错过了。遇到这种情况,就要引起我的警觉,赶紧向内找,发觉自己在个人修炼上不到位,这才赶紧多学法。我就是这样紧一阵、慢一阵的修炼着,说来真是惭愧。

今后要按师父的要求,认真学法,修好自己,切切实实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