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无反顾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经过了十三年的血雨腥风,我依然走在神的路上。在这十三年中,我认定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伟大的。所以无论在“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精進要旨二》〈心自明〉)的日子里,我依然坚信大法是正的,师父是伟大的。所以任何巨关巨难,都没有使我倒下和后退,而使我锻炼的更加成熟了。

1、得法初期

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得法的,那是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我打“的车”去接我母亲,半路看到一个老太太被车撞了,撞她的摩托车跑了。我们到了跟前,“的车”司机一看是他们村的,就和我商量,说:“我先把这老太太送回家,再去接你母亲。”我说:“行。”我和他把老太太扶上车,可她还有一辆三轮车,我说:“我给骑过去吧。”

可我从来没骑过三轮车,就这样,往前走了一段路,这时从对面来了一辆柴三,那车上的司机认识我,和我打招呼,这时三轮车突然不听使唤了,一下就撞在了柴三上,当时就感觉到头嗡的一声就倒了,就在这时头脑中想到,我是学大法的没事。所以我就爬了起来也没感觉哪疼,可柴三司机吓坏了,赶紧下车扶助我说:“咱们上医院吧?”我说:“我是学大法的没事。你走吧。”他说:“那我把三轮车给你拉修车哪去吧。”拉到那他就走了。

这时,被撞的老太太的儿子正要拉老太太去医院,我告诉他说:“三轮车被我撞坏了。”老太太的儿子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当时师父的话在我脑子里出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我想,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所以我说:“车由我来修,你不用管理,赶紧送老太太去医院吧。”他就走了。

我也上了“的车”,“的车”的司机可气坏了,他说:“这人怎么这样不说理,为了帮他们把你摔这样,他还说这些,我回去一定得找他说理。”我说:“没事,是因为我学大法了才这样做的,你不要找他了,这可能是我上世欠他的。”并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他说你真的变了,因为他和我老伴是朋友,知道我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要是不修大法,决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说这大法真有威力,使你有了这么大转变,回来我也学。那天回家脱了衣服一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可哪也不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而且用这种方式帮我还了一条命。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第二天我去给他们送修车的钱,她的儿子一直表示向我道歉,我说:“我是修大法的,要不我决不会这样做的。”他们说:“法轮大法真好”。

还有一次我去娘家在回来的路上,我老伴骑摩托车带着我,当走到一村街里时,不知怎的我突然从车上飞了出去,头撞在了一棵六、七寸粗的枣树上,当时就昏了过去,过了十几分钟后才清醒过来,我想我有师父保护没事,就慢慢爬了起来,动了动哪也不疼,可那树上的枣被我的头撞的落了满地,老伴说:“怎样?”我说:“有师父保护没事,”老伴说:“多亏你学了大法,要是常人说不定这一下就完了。”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谢谢师父。

2、迫害时期

九九年“七•二零”后,共产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因坚持修炼,不写三书,被他们送洗脑班進行转化,又因我继续坚持修炼,恶人又把我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他们用各种手段都没使我转化,那时我就有一念,大法是正的、师父是伟大的,我一定要证实大法。

记得有一次,恶警叫我看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白皮书,我不看,恶警就叫我白天扛豆,一百斤一包,还有一百二十斤一包的。扛完了,还要拣到下半夜三点,别人睡觉了,叫我罚站,一站就是天亮,接着还扛豆,就这样一直三个多月,一小时也没叫我睡,可我什么事也没有,而且身体还很好。恶警和被非法关在那里的学员都感到神奇,可我知道是大法和师父在加持和保护着我,因我每天都在背法,罚站时我也背法,几个小时就象几分钟一样,现在知道因那时自己同化了法,法就给了我神的状态。

还有恶警们为了转化我,就不让我上厕所,开始时憋的很难受,正在难忍之时,师父的法在头脑中出现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突然间感到不憋得慌了。

二零零四年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洪吟二》<大法行>:“反迫害 救度众生 神道行”,我悟到不能再给他们干奴役活了,我要反迫害,我就不干活了。恶警问:“你为什么不干活了,”我说:“我没犯法,不是劳教人员。”恶警说:“那你是什么?”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恶警说:“那你上这干啥来了?”我说:“证实法来了。”(当时的理解)恶警再也没说话,从那以后再也没叫我干活,从而使我体悟到了师父讲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从而也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你念正时,法就给你神的状态。

再有在非法劳教期间,因为我不放弃信仰,每天有包夹看着,都是一些吸毒的,她们特别坏,没有人性,为了得到一颗(枝)烟抽,恶警叫他们干啥就干啥,所以为了叫我转化,恶警指使他们用各种手段,每天叫我这样那样,那天我想我是修大法的,我已经得法了,我应是神的状态,为什么总受他们的制约呢,那一定是我有人心,我一定要放下人心,展现神的状态,制约她们,不准许她们再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使她们成为一个有救的生命。就这样一想,她们再也没有对我指手画脚的,而且我说什么她们听什么,就这样我给她们讲了大法的美好,并教她们背《洪吟》,使这些生命得救了。证实了师父讲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现在我又体悟到了师父的:“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的一层中的内涵。

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回家的那天,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不准许“六一零”和所有的公安部门来接我,只许我家人来接,而且我要堂堂正正从大门出去,那天真的没有“六一零”和公安人员来,而且开的是大门。从而使我体悟到,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只要我们念正,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回家后第一天,治保主任找我说:“派出所叫你去上户口。”我说:“不去。”治保说:“没户口不给地。”当时我发一念“我不受你常人制约,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那以后再也没找我,而且地也给我了,该我的哪样也没少。

回来后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把所有大法书,从头看了一遍,知道应该按照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所以我就做了买卖,我认为做买卖好讲真相,所以我就在我的摊位开始了讲真相,有时面对面讲、有时发真相资料、发真相光盘、发《九评》、发神韵光盘、讲三退、送平安符、找钱时给真相币,有时一个集下来能找出去几百元,到年底发带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年画,这样那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是炼大法的。通过这样做,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而且还有的人找我们要真相光盘、要平安符的。这几年中明白真相的有警察、干部、工人、农民、学生。几年来没有人找我们的麻烦。我想这是我发出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这一念,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是法的威严。从中使我体悟到,出人念就是人的麻烦,出神念就有神迹,所以我希望所有的同修让我们时时事事出神念,展现大法神奇。破开人的愚见框框,神起来吧。

在这过程中也有松懈的时候,也有没讲明白的,也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而且还有显示心、执着自我的心、攀比心等等,我要把它们去掉,做师父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