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救人的小小身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我的孙子叫乐乐,今年五岁了。 从一周岁多开始由我照看。乐乐人虽小,但很懂礼貌,智商也超过同龄的孩子,周围的人都非常喜欢他。乐乐不同于一般的孩子,是师父赐给我的孙子,是大法小弟子。从一周岁多至今,乐乐有很多故事,我把其中的一部份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小小神童救人急

乐乐刚到我这里时,见我学《转法轮》就抢着看。他最爱看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形,一边看着,小嘴还不停的叨咕着不知说些啥。我刚买来MP3听师父讲法,乐乐看见了问我:“奶奶,你听啥呢?”知道是听师父讲法,他也要听,从我耳朵上摘下一个耳机放在自己的耳朵上,坐那一动不动静静的听。我和同修学法时,如果谁有事出去,回来问学哪了,他马上过来告诉你学哪段哪页了,非常准确。

他第一次看到我装真相资料时,赶紧帮我装,问我:“这是什么啊?”当他知道是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又问我∶“干啥用啊?”我就告诉他:“送给叔叔、阿姨、小哥哥、小姐姐看的,看了这些会保平安。”等装完了,他就往兜里装,说:“奶奶,咱们快给叔叔姐姐送去吧,看了好保平安。”这太让我震惊了。但我明白了,因为他是大法小弟子,他也有救人的使命啊,所以才能发出这纯真的一念。我立即抱着他去发真相资料了,发的过程中我发着正念,并小声说:“让好人看见,坏人看不见。”他也学着说,真相资料贴的又快又好,很快就发完了。我经常带他出去,每当他看到被丢弃的真相资料时,马上跑过去捡起来。

乐乐两岁多上幼儿园了,接送都由他妈妈负责了,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份他妈妈上班了,孩子又由我来照顾,这时乐乐已经四岁了。当时我很不情愿,怕影响我做三件事,万万没想到乐乐却成了我做好三件事的好帮手和督促者。每天从幼儿园回来,只要他妈妈不在家,就催我快点带他去救人,从发真相资料到面对面讲真相,都做的非常出色。

从那以后,无论寒冬酷暑、刮风下雨,无论白天晚上,有机会乐乐就催我带他出去救人,大街、小巷、楼群、海边我们能去的地方都留下了乐乐救人的小小身影。

二零一零年正月的一天,我们祖孙俩出去,看到马路边停着的一辆小轿车里坐着一个年轻人,我就上前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年轻人犹豫着不退,乐乐上前礼貌的说:“叔叔,快退出党、团、队保平安,给你个护身符能保命。”看着乐乐那表情急切的小脸,年轻人感动的接过法轮功真相护身符,说:“谢谢你,我退,我入过少先队。”刚问他名字,这时司机回来开车就走了。乐乐失望的看着远去的车影说了一句:“这人还没得救。”

我们继续往前走,遇到一位看孩子的老大姐,我上前给她讲真相,乐乐送她一个护身符说:“奶奶快退出来吧,真的保平安!”这位大姐接过护身符,又听乐乐这么说,高兴的一再说:“谢谢!谢谢这小孩,看在孩子的面上我也得退出团队。”非常珍惜的把护身符装在兜里。看到一个生命得救了,乐乐非常高兴,说一声奶奶再见!拽着我继续寻找有缘人。

在路上,乐乐问我救了几个人,我一数六个,乐乐伸出大拇指说:“奶奶真棒!救下这么多人了。”我说:“也有孙子的功绩啊。”他幸福的笑着说:“奶奶,咱们天天出来救人吧。”怀着喜悦的心情,我们祖孙俩回家了。

七月份正是旅游的季节,我和同修带乐乐去海边讲真相救人。乐乐主动接近年轻人,有礼貌的叫着大哥哥、大姐姐,跟他们一起玩,大家都很喜欢他,有的和他照相,有的和他录像留念,我在一旁抓紧机会讲真相劝三退。讲过真相,我给乐乐做个手势,他马上跟大家礼貌的再见,我们就去另一处找有缘人了。

十月,乐乐去外地姥姥家待了一个月,回来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奶奶,咱们快去救人吧!我好久没救人了。”听着孩子这急切救人的肺腑之言,当时我就流泪了,二话没说,锁上卖店的门(我家开一间卖店)领着孙子就走了。不到两个小时,祖孙俩齐心合力劝退了十三人,下午四点多,我和乐乐怀着愉快的心情回家了。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冬天,腊月初的一天我从幼儿园接乐乐回家的路上,乐乐问我第二天还去幼儿园吗?我告诉他不去了,当时他就跳起来了,高兴的说:“明天又能跟奶奶去救人了!”第二天,天气很冷就不想带乐乐去了,正准备和同修一起出去呢,乐乐進来了高兴的说:“咱们一起去救人吧。”望着乐乐那表情迫切的小脸,能不带他去吗?

我们三个人在大街上和门市里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乐乐和我配合默契,我讲的时候他也插话,送护身符并且告诉人家:“戴着护身符保平安,退党团队能保命,这是真的。”有些人被孩子感动的连连说:“我退,我退,谢谢小朋友。”那天非常顺利,基本上都退了,只有两三个没退,乐乐很失望,着急又惋惜,自言自语的说:“不得救就得下地狱了。”一个多小时劝退了三十人。

回家的路上,回忆着刚才的一幕幕感慨万千,如果每个大法弟子一天或一周能救一个人,十多年了那得救了多少人啊。

感慨之余,不禁又想起一件让我难忘又惭愧的事。那年春天,一位同修给我一个制作精美的护身符项链,我非常喜欢,后来被乐乐要去了。几天后,发现他脖子上的护身符不见了,问他也不说,问急了才告诉我送人了(送给一个已上学的哥哥)。一听把这么好的护身符送人了我的火就上来了,当时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狠狠的责备他,让他马上要回来。我话音刚落,他就大喊:“我用它救人呢,你不救他我还救哪!”我惊呆了,怔怔的看着他,小小年纪的他的无私照出了我那颗为私为我的心啊。

二、师父,乐乐想您啊

乐乐刚到我身边时,每次见到我给师父磕头,也学着我的样子跪那磕头。每次想吃敬献给师父的水果时,都会小手合十拜谢师父:“谢谢!谢谢师父!”看到这个只有一岁多的孩子的举动,我热泪盈眶,在他生命的深处有着对师父无法言表的感恩,其实每个大法弟子不都是这样吗!

零七年九月乐乐两岁了,开始去幼儿园了,每天由他妈妈接送并照看。虽然他妈妈看的紧,可一有机会乐乐就跑到我屋里把门关严,站在师父的法像前看看,然后再把《转法轮》翻开看看法轮图形,摸摸师父的照片。我告诉他不能摸师父的脸,他说:“那我就摸师父的衣服行吗?”然后用两个小手指轻轻的摸着师父的照片。我想这也许是他心灵深处对师父无限思念的表达吧。

乐乐最爱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总是让我给他讲每幅插图是啥意思;他很喜欢看真相光盘,尤其爱看小弟子的故事,人虽小,却善恶分明。他爷爷爱看新闻,每次邪党的主要人物出现,乐乐都能叫出名字,自从明白了邪党迫害法轮功真相后,乐乐就再也不看电视节目了。一次,电视正播新闻呢,我刚坐那,乐乐把我的眼睛蒙上说:“是邪党的节目,别看,不好,都是坏人。”唉,真惭愧!从那时起,我再也没看过与邪党有关的一切节目。

乐乐经常看神韵晚会录像。记的看零七年《神韵晚会》时,乐乐告诉我:“奶奶,师父他们都从天上下来了,我也是大法小弟子,我不跟你走,我跟师父走,跟师父回家。”当我听到他说出的这番话,震惊的不得了——从未教过他这些话啊。看到大法弟子被恶人迫害死的节目,乐乐给我讲解说:“师父下来了,把那人救活了,那人上天也变成神了。”每年的神韵晚会乐乐都看。

转眼乐乐上大班了,开始学英语了。他妈妈工作很忙,又是一连几天才能回来一次。一天早晨起床后,乐乐好象哭了,我问他怎么不高兴了?他告诉我说:“奶奶,我睡醒觉哭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哭吗?”我问他是不是想妈妈了,他说:“我也想师父,我又梦见师父了,我真的好想好想师父呀!”看着他眼泪汪汪非常难过的样子,我的鼻子酸酸的,心里也不好受,是啊,所有的大法弟子也都在思念我们的恩师啊!乐乐又问我:“奶奶,师父上哪去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我告诉他师父很早就去外国了,暂时回不来,过一两年就回来了。乐乐急忙说:“那我就好好学英语,学好英语我上外国看师父行吗?”我说行。他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欢呼:“我能看见师父了!我能看见师父了!耶!耶!”以前乐乐多次对我说,他梦见师父还有仙女和他一起玩,说他想师父。

三、奶奶发正念的姿势不正确

乐乐很小的时候,有时玩着玩着就停下来,盘起小腿学着打坐或发正念的姿势,非常可爱。只是那时我悟性太差,没有及时的引导他学法炼功,也没教过他这些。虽然如此,可乐乐对发正念却非常明白。

一天,我洗衣服快到晚上八点了还没洗完,本地区集体发正念时间就到了,我急忙坐下立掌发正念。因为累了一天,身体就没坐直,而且越坐腰越弯,掌也倒了。在一旁玩的乐乐发现了,赶快说:“奶奶,你那样做的不对。”放下玩具过来把我的身体和手掌扶正,告诉我挺胸抬头,手立起来。然后把我的小臂在胸前摆成平行状,小手用力的扳我的手掌,使掌与腕接近九十度角的状态。这才放心的说:“对,就这样。”

还有一次晚上十点发正念,乐乐在床上玩,我打莲花手印时,就听乐乐说:“奶奶,你做的不对,我来教你。”说着坐下来盘腿打大莲花手印给我看,告诉我:“你看,这样莲花全开了,人能坐進去,这样没开开(半合状态),你看人能坐進去吗?这样没开(两手合上)不就象路边的花骨朵了吗?你那样做不对,人真的坐不進去。”说完捂着小嘴笑起来。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说他看见了,看见师父坐在莲花里,他和仙女都坐在莲花里,又自豪的补充了一句:“真的。”我问他看见师父穿什么样的衣服,他告诉我就象唐僧穿的那样的衣服。

四、“我的命就是师父救的”

事情是这样的,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下午,我家楼下停了一台货车,乐乐就上车厢里玩。下来时不小心摔到地上,也不知多长时间自己爬起来的,哭喊着跑回来,左眉毛和鼻子都摔坏了,左边脸也肿了,鼻子、嘴流着血。乐乐知道自己摔的很重,嚎啕大哭着说:“奶奶,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说死什么?一会儿就好了。这时,乐乐悲痛的边哭边喊:“师父啊!师父!快来救救我呀,我不行了,我快要死了!师父快来救我呀!”渐渐的鼻血止住了。这时他大汗淋漓,上衣都湿透了,手脚冰凉开始发冷,处于半昏迷状态。我叫着他,让他睁开眼睛,他说:“奶奶,我困了要睡觉。”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他妈妈、爷爷抱他去了诊所,到那乐乐就吐了,医生初步诊断为脑震荡,赶紧去大医院去确诊。我在家发正念解体迫害乐乐的一切邪恶因素,不承认它们的安排。发完正念我给他爷爷打电话询问情况,回话说乐乐到医院又吐了,手脚冰凉还是不睁眼睛,刚做完CT等结果呢。我没有动心,心中只有一念:有师父在,啥事没有。继续发正念。结果是CT、彩超都没事,乐乐的妈妈要求医生给孩子开点药,医生说啥事没有开啥药。回家后乐乐又吐了两次,我打扫时看到吐的东西里有血。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不知孩子会啥样呢。

过去看孩子闭眼躺在床上,受伤的地方肿的老高,叫他只是动一动,我俯身贴着乐乐的耳边告诉他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要多念。第二天起床时伤处全消肿了,破的地方结了厚厚的一层痂,状态和往常一样,非常好。他妈妈送他去了幼儿园。他爷爷到单位说起此事,吓的老板叫他赶紧把孩子接回来,说这病得卧床休息,不能动,并说谁谁也是这个事,多少天才好。他爷爷害怕了,来电话让我把孩子接回来,我不承认他们的想法,没去接。过了一会又催我,没办法接回来吧。到了家,乐乐说:“奶奶,咱们快去救人吧。”锁上门跟着我蹦蹦跳跳的出发了,将近十一点救下七个人,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第二天是周五没去幼儿园,还让我领他去救人。当我找钥匙时,才发现钥匙锁在楼下卖店里了,没有钥匙只能呆在家里。乐乐说:“奶奶,咱们求求师父吧,你看我都出现奇迹了,我的命就是师父救的!咱们也求师父把门开开,把钥匙拿出来好去救人。”这时我想起有同修求师父帮助用别的钥匙开门的事。可我没有钥匙啊,乐乐找出他爸爸的一串钥匙,我一看没有十字花的那怎么开啊,当时悟性太差了。乐乐不甘心,让我求师父再想别的办法。忽然,我脑中出现了师父讲的搬运功的法,发正念用师父赐给我的神通把钥匙搬出来,脑海里闪现出我很久没穿过的一件毛衣,一定是师父点化我衣兜里有钥匙,急忙找出那件毛衣,果然有一把家门钥匙。乐乐高兴极了说:“咱们又能出去救人喽!”

路上与一对老年夫妇同行,正巧一股凉风刮来,乐乐搭话说:“奶奶,你说这天气吧也不知是咋回事,说冷还热,说热还冷。”老奶奶说:“是啊,天气预报也不准了。”我接过话说:“这种情况最容易感冒了,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就是共产党无神论造成的,现在的人道德水准低下,没有一点心法约束自己,无恶不做。善恶有报是天理,所以这样灾那样灾连连不断。”这时乐乐送他俩每人一个护身符,老俩口高兴的收下了,我又讲了一些真相,他们非常认可。

一些人会关心的问孩子怎么摔成这样,我就讲了事情的经过,借机讲真相,人们都感到太神奇了,有缘人都得救了。就这样加上周日,一连三天二十多人得救了。看到乐乐的伤势好的如此迅速,他的两位老师都很惊奇,我又乘机讲了真相,两个女孩子得救了。幼儿园有个保安,看到乐乐脸上结的痂六天全掉了,一点疤也没有,惊讶的说:“这小子怎么好的这么快呀!”当时周围人太多我没给他讲真相,乐乐告诉我:“咱们也救救这个警察爷爷吧,等有机会也让他选择美好的未来。”

五、念一百遍“法轮大法好”

乐乐刚学会说话,我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字还不会发音,但学的很认真,经常念会说的几个字。

零九年春天,患感冒住院的小孩很多,乐乐也发烧、咳嗽、流鼻涕。从幼儿园接回来,乐乐找来笔和纸,让我给他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要念一百遍。就这样一连三天回来就念,他妈妈上班前给他找的药,一片没吃,奇迹般的好了。而楼下和乐乐一样症状的小孩,打了一周点滴,照样高烧不退。

一零年十一月份中旬的一天早晨,发现乐乐发烧咳嗽,就给他冲了一杯板蓝根冲剂,心想趁轻喝了,管咳嗽,也不算啥药。喝完了就送幼儿园了,告诉乐乐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一会儿就好了,乐乐点点头。下午接乐乐前,却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竟然冲了一杯板蓝根预备回来给乐乐喝。到了幼儿园,乐乐的老师高兴的告诉我,乐乐一天没发烧也没咳嗽,我也很高兴,心想乐乐是大法小弟子,有师父管,当然好的快。回家后,看见冲好的板蓝根觉的倒掉很可惜,让孩子喝了再巩固巩固。就这不正的一念,被邪恶抓住了把柄,不到十分钟,乐乐就连续的咳嗽,渐渐的发高烧流鼻涕。我知道是自己的人心惹的祸,但却忘了发正念,只是让乐乐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下午,乐乐被幼儿园的老师送回来了,高烧三十八度,老师吓坏了,让送医院。老师走后,我问乐乐是否去医院,乐乐说:“不用去,奶奶咱们还是学法吧”。拿出《洪吟》,我俩一边学一边背。吃过晚饭,让我计数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百遍才睡觉。第二天早晨未见好转,就没去幼儿园,乐乐穿衣服时告诉我,病就是业力,师父把他的业力从左腿拿出去了。十点多,乐乐催我下楼去卖货,但我留他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乐乐说:“有师父,师父在家保护我,我不怕。”

儿子、媳妇在外地,知道孩子病了非常着急,打电话催我带孩子上医院,这时我正念很强,没被人情带动。乐乐每顿饭只能吃几口稀饭。晚上背了几首《洪吟》,他说太累了背不动了,我就告诉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望着孩子烧的通红的小脸,干巴巴的嘴唇一张一合的无声的念着“法轮大法好”我流泪了。

第二天早晨症状还是没见减轻,在床上不肯起来,直到午间也没吃饭。儿子不断打来电话询问病情。这时我感到六神无主了,就问乐乐吃不吃药。乐乐无可奈何的说那就吃点吧,吃了一包退烧药。结果下午两点多,症状加重,高烧四十度,不断的咳出痰来,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翻来翻去的折腾着。我在床边无能为力,忘了求师父也忘了发正念。乐乐痛苦的从床上爬起来搂着我的脖子哭着问我:“奶奶我该怎么办啊?什么时候才能好哇?”我告诉他没事,师父保护你一会儿就好了。乐乐躺下了,过了几分钟又爬到我身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奶奶,我好难受啊,什么时候才能好啊?”面对这么小的孩子,我该怎么办?对孙子的疼爱,使我心如刀绞,感到很无助。

突然,我想起《转法轮》中的一段法:“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是大法弟子,面对魔难没有正念,全是人心,太惭愧了。就说:“没事,你是大法小弟子,有师父保护一会儿就好了。奶奶原先病可多了,就是师父救了奶奶的命,咱们听师父的讲法,行吗?”乐乐说行,就不哭了,放开我躺在床上。

我打开VCD放大连讲法录像,乐乐躺在床上静静的看,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晚上我俩又学《洪吟》,学到一半时,快到九点了,乐乐说:“奶奶我念不动了,实在太困了。”躺下让我念给他听,听着听着睡着了。摸摸孩子身上象火炭一样的热,满脸通红,我心想能不能把嗓子烧坏了,念一出觉的不对,马上否定它,大法小弟子消业哪,什么事也没有。我把手放在乐乐的脖子上给他降温,手是热的,放在孩子的脖子上却觉的象冰块一样凉。望着熟睡的乐乐,我想起了他曾经告诉我的:坚持。正因为他能坚信师父坚信法,才能在魔难中走过来,小弟子的表现真令我佩服。我拿起《转法轮》,和乐乐明白的那面共同读法。零点开始发正念,发完正念睁眼一看,已经零点四十分了,乐乐开始退烧,耳朵边开始变白了。

早晨乐乐起来一切正常,连月科时得的鼻炎、还有吃点咸的就有痰的毛病都没了,这就是坚信大法的奇迹。上午十点多,儿媳从外地赶回来,急忙领乐乐去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乐乐的故事很多,以上都是二零一零年以前的事,写出来是为了证实大法,在魔难面前只要坚信师父和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