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深信大法就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我是一名教师,今年五十六岁,于九七年五月十二日走入大法修炼。在修炼中,大法的神奇不断的展现出来。炼功刚好一个月,我就看到五颜六色的象车轮大小的法轮从我腋下飞出一宿,夹都夹不住。炼功二个月时,我拣到一枚法轮章,戴上这枚法轮章后,一天晚上梦见师父带我上法船,上天梯,过天河,看到很多人过天河时都掉到里面没出来。师父问我敢不敢过,我说敢。我“咕咚”一声跳進天河,自己知道完了。这时看到师尊在对岸用右手的食指将我勾起来,我复活了!然后师尊又带我去看什么是晶白体。

师父给我显现了很多让我应该看到的东西。我从此坚修大法,以洪扬大法为己任,我教过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以及亲朋好友大多得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遭到迫害,我就有一种维护大法的使命感,多次進京上访,并与同修交流,唤醒上千同修進京上访,维护大法。在十几年的正法中,在师尊的呵护下神迹不断展现,下面仅举几例正法中的片断来证实神在人间:

想起金钟罩、铁布衫

那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和同修第二次進京上访,带了三条横幅。在天安门广场打开“真善忍”横幅,被警察抢去了,并将我们推上警车,我又在警车里双手伸出窗外,打开第二条“法正人间”横幅,此车在广场上走了半圈,当时广场上特别多人在看,很多大法弟子跟着车跑,那景象非常壮观。

广场上的警车看到了也跟着撵这台车。警察拦住了车,因车里的警察坐在前面抽烟没看见我的所为,待他看到我双手在外面打着“法正人间”的横幅时,便用警棍猛打我的头。鲜血就顺着我的耳朵往下流。这时我心中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金钟罩、铁布衫,我就用金钟罩、铁布衫罩住,就这样一想就不觉得疼了。

我一路上喊着“法轮大法好!”

拿不走的大法书

非法抓大法弟子的警车汇合在一起共抓七十八人,我们被关在一个大客车里,送到北京房山公安分局。因人多警察看不过来,就把我们分流了,把我分到大石桥的一个全封闭的院里,非法审问,让我们说出姓名。我们不说。连续三次被搜身。我身上带着大法书,他们的手都摸到书了,但我当时想:我是神,谁也看不到,摸到他也拿不走。结果我怀里兜装的大法书他们果真没有搜去。紧接着我就向几个保安洪法,这些保安都是雇来的新毕业高中生,我讲着讲着他们听明白了,也很激动,其中一个说他也想到天安门去喊“法轮大法好”。另一个对他说:“你傻啊,他们不得抓你吗?”那个保安看着我,对说他的人说:“那她怎么去呢?她不怕抓我也不怕。”然后他又说:“要是有本大法书多好,我也想看看。”我问他真想看吗?他说想看也没有。我让他把脸转过去,当他转过去后,我“嗖”一下从兜里把大法书拽出来,用手举过头顶说:“你们看!”他们惊讶的说:“唉呀妈啊,你在哪弄到的啊?”我让他拿去看一宿,第二天早上还给我。他如饥似渴的看了一夜,第二天把书还给我,并说以后他也要炼法轮功。看到他明白了真相,我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知道他得救了。

“前几天有法轮功从大墙这儿走了”

由于不报姓名,我们几个又被转回了房山公安分局。在那里我看到桌上放的报纸上写着醒目的大字“首都正法 二零零零 正剑之光永放光芒 没有今日之辉煌怎知明天更灿烂”,我指着报纸对警察说:“看,这是鼓励我们的!”我就给这两个警察讲真相,他俩听明白了,其中一个深情的给我唱了两支歌。然后那警察说他们那前几天有大法弟子从大墙这儿走了。我当时就听懂了,是师父借着他的嘴点化我“该回家了”。

我被拉回房山公安分局时分到110报警组,我认真细心的观察地形,记在心里。这里是全封闭式的院子,而且是院套院的四合院,大四合院中还有小四合院,各个院中还套着院,还有院的耳朵房院,真是层层叠叠。外院是北京房山公安分局,里院是房山看守所。但我心中坚定一念:不管环境如何,我一定要出去!到了晚上九点让我们方便时,我就对其他五个大法弟子说:“我该走了,你们走不走?”见她们没有坚决要走的意思,我自己就奔厕所后窗户跳出去了(因前面有警察看着)。拐了几个院,虽然院脖很长,两旁有几十辆警车,但我还是奔大门走去了。后来被岗楼两个警察发现了,把我叫住。其中一人问我是不是院里新抓来的法轮功?我笑了笑。那老警察说:“把她领回到110报警组吧,就说迷路了。”我回去一看,那里警察正找我呢,气急败坏之下就强制其他五个大法弟子每人抱着一棵大树,用手铐锁在树上,把我用手铐锁到窗楞上。当时几个警察看着我,但我仍坚信师父既然点化我走,我就肯定能走。

一股清风把我托上了大墙

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于是我就用意念指挥手铐,让它松松松,取下了手铐。我想到警察白天说的“前几天有大法弟子从大墙走的”,我就想:啊,师父法身是点化我从大墙走,而不是从大门走啊。

当我决定要走时,警察去看电视了。这时我毅然决然的拿着放在我旁边的小铁床头,原本打算蹬着它爬墙。可到那一看,墙太高了,这时忽然感觉到心里有事,得马上回到原来被锁的地方,于是我就赶紧回去了。刚回去就看到大墙旁边耳朵房里出来一帮警察,他们说要到市场去吃烧烤,晚上11点夜巡。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看护我,让我回来,不然的话正好被他们发现。

待警察出院后,我对几个大法弟子说这回我该真走了。大约晚上十点半左右,我什么也没拿就有一颗坚定的信师信法的心,直奔大墙而去。这时大墙旁边屋里的灯还亮着,还有人在说话,从窗户都能看到我,我没管这些,丝毫没有障碍。我抬腿试了两次不行,但我没灰心,第三次抬腿时,我喊出了声:“师父帮帮我!”只感觉一股清风把我托上了大墙,坐在墙上,墙上都是竖着的玻璃碴,但我手按的地方没有。我眼睛一闭,一下子就跳下大墙。墙外是个大泥沟,我爬了上来,就往外跑,跑了几十米还是出不去,眼前是用高压线铁丝网和碗口粗的钢管围成的一圈电网墙!我一愣,脱口喊出:“师父啊,怎么还有墙啊?”

但我心没动,心里想:管它呢!顺着电网墙往大门跑。当跑过一段后我就看到墙外是十字路口,对着十字路口的电网墙有二间房子宽的地方打开了,我就顺利的出去了。当时我就知道是师父看到我有坚信师父的心,便为我打开了电网墙。我遥望星空,双手合十,泪如雨下,深深鞠躬,叩谢恩师!

警车象疯了一样从我身边开过去

黑夜茫茫,我往哪走啊?由于此时我还在墙外,我能听到墙里的警察象炸窝了一样,警车也嗷嗷叫。我当时趴在路边树后的壕沟里,想到“我有隐身功,谁也看不到我”,警车象疯了一样从我身边开过去,真的就没有看到我。我脱险了!

我站起来环顾四周,穿过一所学校院子,又穿过一片树林,穿过一片玉米地,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我就奔那去了。到那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我从晚上十点半一直跑到凌晨一点半,加上两天没吃饭,我全身一点劲儿也没有了。这家是老俩口,发现我后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法轮功受迫害,我去北京上访被抓刚跑出来的。两位老人听后吃惊的说:“孩子,我们这里有两个联防员,天天来查,谁家要保护法轮功学员就要被罚款和抓起来。你明天早上就走吧。”当他们得知我两天没吃东西时,大爷就赶紧给我做了饭。

天目看到公路上有两道卡是抓我的……

我为了不让二位老人担忧,答应他们吃过早饭就走。可就在早上起床之前,我天目看到公路上有两道卡是抓我的。第一道我过去了,第二道被抓了。看到这情景后,我就和二老说:“我刚才做梦给我吓一身冷汗。”接着把看到的情形说了出来。

二老很善良,听后便让我留下来先别走,如果联防员来查,他们就说我是他们定州来的侄女,让我蒙上被头朝里躺在床上别动,说是感冒了。于是我就按老人的说法,蒙被躺在床上看《转法轮》。不一会儿,两个联防员先后来了二次,仔细查问。大娘都不慌不忙的应付过去了。

第二天我一边帮着大娘搓包米,一边和她们讲大法真相。二位老人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要不听你说我们还以为电视播的是真的呢。原来都是撒谎啊!”

为了我的安全,大娘给我换了她家的衣服,我决定次日早上六点走。大娘叮嘱我如果路上有人问就让我说是到琢州去上货。大娘一夜都没睡好觉,给我蒸了热乎乎的鸡蛋糕,还叫来三轮车,并嘱咐三轮车:等汽车来了再让我从三轮车里出来。我临走时,眼含热泪给大娘留下了50元钱,并告诉她我回去一定给她寄来一千元钱,给二老补补身体。二老亲热的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以后去北京一定到家。我到家后给二老寄去了钱,他们在电话里激动的哭着说大法弟子真好、真善良!

上述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发生的事。

“上月有个‘法轮功’在院里突然就消失了……”

事隔一个月,二零零一年元旦,我第三次進京证实法,又被抓到警车上。我一路上喊“法轮大法好”。警察认出了我,问我怎么刚回去又来了?我说:“只要不还大法清白我就来!”他们问我上次怎么跑的?我说在大墙上飞走的!警察笑了。把我们从警车换到大客车上又去了房山,我一路讲大法真相,只要在公路上一停车,我就把头伸出车窗外喊大法好。

到房山后给我关在看守所,我進屋看到屋里有四十个大法弟子和二个刑事犯,其中一个刑事犯在那讲说上个月有个“法轮功”在院里突然就消失了,他们到处找也没找着,他们猜想可能是这个“法轮功”土遁了。我听后笑呵呵的对他们说那个人就是我。大家一下把我围住,问我怎么走的?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

有一天十九个人的手铐全开了

后和同修切磋,我们用生命证实法,不吃这里的饭,绝食!大家统一了认识,开始绝食。警察看我们绝食,就给我们戴手铐、脚镣,把手铐都勒到肉里,手腕上的肉勒的都翻翻着,有的都长疮了。但我们放下生死,仍不放弃绝食,警察就找来红十字会的人给我们灌食。我运用功能让他们灌食一次扣五十元钱。为了证实大法的超常,到了第八天我和警察说,如果一个常人七天不吃饭可能就饿死了,可我依然很精神。警察服了,点点头。就这样,我在号里给同修读法,号长把我带的大法书没收了,我通过讲真相要了回来,仍给大家天天读书,放下生死,证实法。

有一天十九个人的手铐全开了,刑事犯报告了管教,他们不信,说我们不是用钉子就是用卡针弄的,反而给我们反锁上,锁得更紧了。然后让我们再挣脱看看,如果再开他就相信。我就使劲往两边挣了三下就开了。管教一个个啥也不说了。我们共绝食十七天,最后都无条件被释放。

警察开车给我们买吃买喝,送我们到火车站,一看没有火车票就把我们送到汽车站,并告诉汽车驾驶员,送到沈阳就不用管了。这样我们就各自回家了。当时只剩两天就过年了。回家后我又汇入正法洪流。

警车六处同时坏了……

回顾十几年来的风风雨雨,我也摔过跟头,走过弯路,愧对师尊,但师父慈悲于我,紧紧把我拉回到正法的神路上,并不断开启我正悟法理,给了我无量智慧。在做好三件事中,我能运用师父给予我的各种神通,如:硬气功、轻功、搬运功、隐形功、定功、他心通、呼风唤雨等等神通,显示了大法的神奇,令世人折服,也使很多人得法。

在证实法、运用神通上真象人们常说的“心想事成”。如:在去看守所的路上一想“那不是我去的地方”,警车就六处同时坏了,四个轮胎多处露窟窿,电路被烧,排油管断裂,警察都问是不是我发功弄的。在对我非法开庭时,我辩护道:“我是修真善忍的没有错,对我非法开庭老天都为我不平。”结果话音刚落,劈雷闪电围着法院的楼下了二个小时的暴雨(开庭时间是二个小时),而在楼周围一、二米远的地方根本就没下雨。我对警察说:“这就是真实的神话故事,就是你们将来在茶余饭后对子孙后代讲的亲身见证。”

今年去家乡讲真相发资料救人时,大雨如雾般的下着,想到要救人,我就对着天空说:“你们别下了,大法弟子要救人,你们要配合,起正的作用。”当时雨就停了,云开日出;发资料时狗叫,叫它闭嘴当时狗就定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用隐形功在大街小巷发资料,在旁边的人就是看不见。如果有人找麻烦,当时就把人也定住,事后解开。资料多忙不过来时就让陌生人帮着发,陌生人就一条街一条街的帮着发。夜间发资料时,感到满天星斗低垂在头上,为我照亮,小册子一动一道金光,身体一动也在放光,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天地众神都在助我。

总而言之,在正法的实践中,我深深体悟到了师父讲的话句句是真言。法就是功,功就是法。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神起来。最后叩拜师尊!真诚的道一声:“师尊,您辛苦了!”我一定精進精進再精進,以报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