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游客香港退党点见证一亿三退潮(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自从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横空出世以来,引发了浩荡的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大潮,至今已经七个年头过去了,在大纪元网站上公开声明三退的人数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晚间跨越一亿,大陆民众十三人中就有一个告别中共,获得新生。

香港自二零零四年开放大陆自由行后,二零一零年大陆访港游客达到二千二百四十七万人次,创下新高。这些络绎不绝的旅港人士,除了在香港消费购物之外,也感受到大陆以外的自由景象,包括香港公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活动。据不完全统计,香港共有十多个退党服务点,每个点每天至少能退几十人或上百人,一年退近十万人,见证了刚刚突破一亿人的三退大潮风起云涌。

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波澜壮阔。图为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声援三退的遊行队伍在美国华盛顿DC的大道上前进。
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波澜壮阔。图为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声援三退的遊行队伍在美国华盛顿DC的大道上前进。

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之后,香港大纪元报社在短短一个月期间就派发了近一百万份《九评》。随后,应运而生的退党服务点,也在香港各大旅游景点和闹市中心树立起来。

旺角是大陆游客购物消费的热点,其中位于旺角地铁站出口的退党点,是大陆游客的必经之地。退党义工们每天中午来到旺角街头,布置横幅和标语,向游客派发《九评共产党》等书籍,揭露中共多年来迫害法轮功,残害中国民众等种种暴行。来往的游客络绎不绝,会讲普通话和粤语的义工阿媚,已经学会从匆匆过客中,辨认出大陆游客来,短短三言两语,送上祝福,并且告诉他们三退的消息。

“如果多的话,一天都可以退一两百个,有时候太热或者下雨也能退几十个。现在很多大陆的人,就算在这里不退,在其它点也能退的。”外表朴实的阿媚介绍说。

明真相大陆游客纷纷三退

在现场的十多分钟,已经至少有三、四个游客同意三退,义工们帮他们起好三退的名字,办理了三退的手续。

一名大陆游客带着儿子,看着反映法轮功学员无辜遭中共迫害的真相图片,非常入神。阿媚走上去和他寒暄,问他有没有加入共产党,他点头,三言两语之下,就答应退党了。

一位越南华侨听阿媚讲共产党的非人性以及对民众的迫害,不断点头,很爽快地答应三退。

来自大陆的黄先生和太太准备在香港购买旅游鞋,问路之下,顺便也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

退党义工阿媚(左)在旺角街头劝大陆遊客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退党义工阿媚(左)在旺角街头劝大陆遊客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虽然来到这个退党点才短短一年多,阿媚非常珍惜和游客共处的时间,对于那些不理解甚至恶言相向或者质疑资料真实性的游客,阿媚真诚地向他们解释,香港是言论自由的地方,这里所展示的资料全球都能看到,也希望他们突破怕心了解到被中共封锁的真相。“今天我为了你的平安,我站在这里。你不用怕,只要你停下来,你就能够看到真相。”

中共高官退党

尖东广场是大陆游客团体旅游的最后一站,不少游客在购物消费之余,在离开香港之前,也会为自己做一个选择,就是退党。

一车车大陆游客,看展板,拿《九评》,还有就是听义工劝退。六十多岁的廖姨每天忙上忙下,穿梭在游客中劝退,已经有六年多的时间。廖姨为高官退过,为公安退过,为富商退过,这里讲一段小插曲。

有一天,一个游客来到退党点,无论是发型还是服装都和胡锦涛酷似,廖姨上前和他聊天。“我说你知道吗?你长得像一个人。他说,谁。我说,胡锦涛。他马上说对对对。”廖姨接着说:“不过你比胡锦涛幸运,他虽然是当党主席,但他没有自由,他的思维结构全部都是共产党控制的,你现在多好,这么自由,赶快利用这个自由的机会把邪党退了。”那人听得高兴,连声说“好好好”。廖姨顺便帮他取个化名退:“我说胡锦涛有个名字,你的名字也有涛,叫你江涛好了。”细问之下,这个人原来是一个高官。“高官又怎样,高官也要保命。”廖姨自信地说。

作为一亿退党潮的见证人,廖姨最大的欣慰就是大陆民心的变化。她说:“他们一般都能够接受(退党),他们也确实对共产党很了解了,走出来的时候,在大陆压抑不敢讲,来到这里,有人帮他们退,他们就发自内心想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