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市迫害案例和善恶报应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烟台地区龙口市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修炼“真、善、忍”中身心受益。可是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这些善良的民众遭到中共残酷迫害,至少有九人被迫害致死。同时,在龙口市,也发生了很多善恶报应的事例。

图片:一九九七年山东龙口市下丁家乡镇大法心得交流会场面

这几幅照片是一九九七年五月份拍下的,场景是在山东省龙口市下丁家乡镇(地属山区)召开的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当时有二千余名法轮功学员参加,其中大多数是农民同修。照片见证了当时法轮大法不仅在城市有众多修炼者,在乡下农村也深受人们的欢迎。

一、龙口市被迫害致死的九名法轮功学员

山东龙口市高德燕二零零一年被恶警迫害致死,投尸水塘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高德燕和陈兆伍夫妇因受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临时住在龙口市北面一个村头上租的房子里。六月二十九日晚上半夜,龙口市公安恶警闯入屋里非法绑架了陈兆伍,又非法把他刑事拘留并劳教两年。高德燕在不知丈夫陈兆伍被绑架的情况下外出归来时,被早有预谋的恶警绑架,并将其残害致死。恶警为逃脱罪责,将高德燕的尸体扔在了水塘里。十几天后尸体漂浮上来被一农民发现,其邻居前去辨认确实是租房住的高德燕,随即掩埋。

龙口市公安迫害死了法轮功学员高德燕后,从上到下一直在隐瞒着事实真相,蒙蔽龙口群众。

龙口市东江镇磨山赵家法轮功学员迟丽宣,女 ,五十多岁,只因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东江镇非法拘留,并对她大打出手。不写保证书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不交钱不放人,硬逼她丈夫交上一千五百元钱才放她回家,使她本来就贫困的家庭更加困难了。

回家后迟丽宣并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她知道自己做错了,就写了一份“保证书”作废的声明寄给镇政府。不法之徒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将她抓去进行更加残忍的折磨,几天后又把她强行送到下丁家六一零洗脑班,不写保证书不让睡觉,每天只给二两饭吃,短短几个月五十多岁的迟丽宣被折磨得面色苍白、胸口憋闷、咳嗽不止,而且一天比一天重,不法之徒怕她死在那里才把她放回家。回家不多日子,她就去世了。

龙口市丰仪镇曲家沟法轮功学员田香翠,女 ,六十一岁,身体健康,家里地里的活几乎全靠她。上访前身体状况良好,十三日押回。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被关押在丰仪镇政府。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被丰仪镇政府曹承绪书记、赵金田书记、柳延波等人毫无人性地殴打,后又被继续罚站,在烈日下曝晒。后来田香翠实在坚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过去,此后经常头晕、恶心、呕吐,不能吃饭。十七日送到张家沟拘留所,仍不能吃饭。健康状况日趋恶化。七月二十日,丰仪镇政府叫田香翠家属来领人,其家属领到家之后,田香翠一直昏迷不醒,此后家人发现情况不好,于七月二十二日将田香翠送至北海医院抢救。此时的田香翠浑身是伤,面无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经抢救无效,于二十三日上午八点死亡。其女儿说从将母亲领回家后,从未听母亲说过一句话。发现母亲身上有伤痕,医院也没检查出什么病。

丰仪镇政府曹承绪、赵金田、柳延波等人,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滥施淫威,应对法轮功学员田香翠的死负法律责任。

二零零零年十月,法轮功学员王茂业进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当地非法拘留,关押多次,并遭恶警于界军等人毒打、体罚等。二零零一年元月某日中午,龙口大陈家派出所将王茂业夫妻一同抓到派出所,下午两点至晚上十点,恶警于界军为逼问他们是否散发过大法真相的资料,大打出手,完全不顾二人都已六十多岁的年龄,以至王茂业夫妻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毒打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由于大陈家镇派出所恶警王培星、栾积亮及村委恶人王恩波、王新童等还经常进家骚扰、恐吓,监视居住,长期不能炼功,导致王茂业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一年阴历十一月四日含冤去世。

郑淑芹,女 ,五十八岁,山东省龙口市龙口开发区北皂前村法轮功学员,在大法遭受迫害后,去北京上访,被邪恶非法抓捕送入精神病院折磨,最后导致精神不正常,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含冤离世。

逢日村,男,六十九岁,山东龙口市逢家村法轮功学员,原龙口市金龙电风扇厂退休工人。在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后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并在他家建立了一个学法小组,他还担任了小组辅导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镇压时,他为了说句真话到北京上访,半路被不法公安截回送进强化洗脑班,逼他违心写了“五书”,回家后单位和村大队多次派人上门骚扰,于二零零四年农历二月十五日突发性脑溢血,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山东省龙口市北马镇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抓捕了四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把其中两名当时妥协表示不炼的台上李家村法轮功学员于桂英和北马镇洼子村法轮功学员王树功劫持往洗脑班。由于驾车的警察栾积亮酒后驾车,途中与大货车相撞,造成于桂英王树功死亡。

栾秀英,女 ,六十九岁,山东黄县龙口市大湾后徐家村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曾患过脑血栓,修炼后受益很多。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八号晚在大道旁贴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在张家沟拘留半个月,又被劫持到下丁家“六一零”非法关押六天,因高血压被放回家,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一号去世。

二、山东龙口市善恶报应的事例

遭报后的觉醒。山东龙口市北马镇东南村治保主任吕法清,两次撕揭大法真相标语后都遭电击。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他都置之不理。二零零三年古历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吕法清带恶警抓走法轮功学员杨素敏,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三年腊月初七晚,吕法清用三轮车载妻子回娘家途中,在非常平坦的路面上,轻飘飘的翻了车,他当时就把腿摔坏了,很长时间还拄着双拐;其妻脸上缝了六、七针。有修炼人善意的告诉他这是领公安抓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了。这次他醒悟过来了,后悔的说“我再也不做那种伤天害理的缺德事了。”

不敬大法招来的祸患 山东省龙口市下丁家镇西吕家村村民吕恒发的妻子,在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宣传下,对大法存有不好的思想,法轮功学员为了帮助她,就在她家的地里放上了大法真相资料,不想她骂骂咧咧的说:“正好当手纸。”这时一个人听到她这样说赶快劝她,听说撕毁大法资料会遭恶报的,人家资料上写的,明白真相得福报。她说:“我才不相信。”她真的拿大法资料当了手纸,结果事隔三天就从梯子上摔了下来,一个多月不能动。

该村邢其华上初中的儿子受江氏流氓集团的毒害,不相信大法,多次撕毁大法资料,不久就把胳膊摔断了。

山东龙口市不法警察宋学雷迫害大法遭恶报 前几年的 四月初,山东龙口市的公安局有个宋学雷醉酒驾车撞树而死,群众一致反映是恶报。宋刚花钱买官不到三个月,在任期间,曾纵容公安残酷对待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并指使小学生上街将张贴的大法传单破坏掉。

破坏大法导致恶报 山东省龙口市的一个村里,有一个老太太,今年七十四岁,自从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心得到了健康,老太太修炼大法以前戴着老花镜给邻居们描花绣凤,修炼以后戴了多年的老花镜摘了下来,抄写《转法轮》、读大法书象年轻人一样,老太太把大法带给她的美好传给村里的人们。

一天,村里有个人,把老太太给他的真相小册子送交村委会,并在村委会的喇叭上播放恶党破坏大法的内容。第二天,此人从车上掉下摔成粉碎性骨折,卧床不起。

心怀恶念遭报 殃及儿子 在山东龙口市黄县开发区的一个村子里,有一名姓崔的村民,男,将近六十岁了,是这个村邪党支部的一名委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以后,其人经常取笑法轮功修炼者,骂法轮功、骂大法师父。法轮功学员劝他:“你不要这样说,善恶有报的。”他说“我不相信,看你师父能把我怎样。”

二零零二年的正月初八日,三位女法轮功学员又遭邪恶的迫害,邪恶将她们的衣服脱的只剩一件内衣,一条衬裤,把她们放在了外面,冻得她们直打哆嗦。围观的人们给她们往身上披衣服,而姓崔的却说:“给她们脱光了,看她们还炼不炼了。”多恶毒啊!

事过不到半年,他的儿子因酒后骑摩托车,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一年后死亡,年仅二十六岁。

遭报者诚念大法好后剧咳立止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我在山东龙口市南山新和小区居民楼从事一项工作。晚上和同室住的一位同行谈起大法。没想到这同行一听到法轮功便破口大骂,骂的甚是难听。我劝阻他说:“不要骂大法,这样对你不好。”他不但不听,反而骂的更起劲。

深夜一点左右,我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惊醒,睡在身边的那位同行正在不间断的剧烈咳嗽。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咳嗽没有消停的迹象,看起来十分痛苦。我对他说:“告诉你一个方法,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以后不要再骂大法了。”那位同行点点头,不到半分钟咳嗽声消失了,约十分钟后传来他熟睡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问他:“昨晚我告诉你的方法行吧?”他连连点头:“行。”我对他说:“以后不要骂大法了,你三退了吗?”他说:“以前你们法轮功学员给我退了,昨晚是我不好,我喝(酒)多了点。”

同室的其他两位同行也因此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三退了。

工地遇险 毫发没伤

二零一一年四月,我在山东龙口某工地打工。和我一起的江苏扬州来的一个工人,在二层高的手脚架作业时,下面的人拉动手脚架,把轮子拉掉,手脚架倒塌在瓷砖地面上。这名工人随之摔下来,毫发没伤,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走到他跟前时,他说:“我正在念‘法轮大法好’那。”还谢谢我告诉他这救命的办法。我说:要谢就谢法轮大法师父吧。在场的人都喊“法轮大法好!”

大法治愈了老徐的晚期胃癌

法轮功学员老徐,男,五十多岁,是山东省龙口市造纸西厂的退休工人。以前他患有晚期胃癌,单位及附近认识的人都知道他的病情,在大医院动了手术,什么好针好药都用过,花了单位及家里不少钱也没有治好。就在绝望之际,经朋友介绍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奇迹出现了,他痊愈了。他和他的家人从内心感谢李洪志师父和大法,是法轮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当时在老徐身上发生的奇迹,震动了她单位及周围的人,使很多人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所有真心修炼的都身心受益。

法轮功真灵啊

山东龙口市某厂的王力(化名),今年四十多岁,他诚实、善良。王力在十几岁时就患上了心脏病,病发时十分痛苦,吃药也不好使。有位法轮功学员知道后跟他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电视上演的全是假的,都是栽赃、陷害,并送他一张祝福卡。王力高兴的说:“谢谢”。

一天上午在班上,王力来到法轮功学员跟前高兴的说:“法轮功真灵啊!我刚才心脏病又犯了,在痛苦中我想起了大法好,不到两分钟我的病好了。”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你想大法好得福报了。”最近王力还让法轮功学员用化名给他写了退队、退团声明。

大法护身符真灵 俺们服了

我今年七十八岁,山东龙口市某村人。我是一个寡居的老太太,儿女可不少,都各自过了。我有个挺严重的憋气病,一到冬天,憋气病就犯,犯起来憋得死去活来。整个一冬一春,天天处于痛苦之中,为治病也不知花了多少钱。儿女们个个累得忙前跑后,轮流看护。我自己呢,就怕过冬天。

前年冬天,正在我犯憋气病时,一位法轮功学员来看我,送我一个大法护身符,教我怎样默念“法轮大法好”。从此,我每天只要想起来就在心里念几遍。说也真灵,憋气病就渐渐的好起来了,即使在那数九寒冬里也没事,还能出门赶集,手提十斤鸡蛋也不觉累。有一天,大女儿突然问我:“妈妈!今年冬里你的憋气病怎么没犯?”我笑着告诉她:“我身上带着护身符,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就没犯!”这件事在儿女们中传开了,大家都很高兴。

二零零六年农历年前两天,我在街门外跟另一个老太太说闲话,冷不防一辆小轿车从身后猛地把我撞了一下,那个响声很大,只听“当”的一声把我撞出两三米远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司机和走路的人都吓坏了。司机急忙跳下车问:“老大娘,撞坏了没有?”我一点头昏的感觉也没有,身上哪也不痛。我慢慢爬起来坐在地上说:“没事儿,我有大法护身符保护,你走吧!”这时,邻居那个老太太把我扶起来,我又摇了摇手叫司机走。我拍了拍身上的土,自己走回家。事后,觉得脚脖子有点痛,是被路边石头划的,但不影响走路。

这件事很快传到儿女们那里,可把他们惊坏了。他们来到我面前一看我没事,都笑了。每当邻居和亲友来看我时,我总是对他们说:“护身符真灵!我可真服了!”在场的儿女们也说:“我们也服了!”

折磨了我二十几年的病不翼而飞了

我今年五十岁,家住山东龙口开发区。一九七八年我生女儿后,落下神经失眠病症,轻时头晕,重时头痛如裂,每晚只能睡二、三小时(半睡半醒)经过多方治疗,吃了不知多少药,时好时坏,也没去病根,折磨了我长达二十七年。一九七九年我做了一次人流。第五天去打水吃,那时是十冬腊月,滴水成冰,被压水井铁柄子凉透双手,从此两手落下严重风湿。夏天还轻些,到冬天真是难过,双手怕凉到了极限,如不小心,见凉后,双手掌如同紫布。象万针刺一样,钻心难耐。难过的二十五年啊!

二零零二年邪恶迫害法轮功最猖狂时,我有缘结识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她推心置腹的向我讲法轮功如何好,教人做好人,师父多么伟大!用亲身经历洪扬大法。几年来经过不断的看真相资料,用自己的思想去思考,真相大白。

二零零四年四月我坚定的迈进了大法修炼之门。我得到了《转法轮》这部天书并结交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得法以来,我如鱼儿得水,天天坚持学法,认真炼好缓、慢、圆五套功法。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使我变成了一个性格开朗的人。折磨了我二十几年的病不翼而飞了。好了!全好了!谢谢师父给了我新生。受益者不止我一个,千千万万受益者都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威德。我对师父真是感恩不尽,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