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富而好礼、见义必为的传统富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清人汪道鼎述说:华亭县韩漱山,富而好礼,见义必为,乡里都称他是大善人。相传他家族致富的缘由,有一段足以讽人劝世的故事。

韩漱山先世贫寒,父亲韩翁在秀野桥西开店卖成衣,虽然与显赫行业比起来是微末技艺,却好善唯恐不及。某年将近除夕,天降大雨雪。子夜时分,韩翁工作完毕准备就寝,忽然听见门环震动声,好象有人倚在上面,又听见门外有叹息声。韩翁秉烛开门察看,见一人持包倚门而坐。询问得知是上海某商行伙计,从乍浦收帐回来已是深夜,搭船投宿都来不及了,只好露宿屋檐下等天亮。韩翁吃惊的说:“客人既然收账回来,一定行囊不空,怎可露宿?就算太平无事,怎受得了严寒!陋室虽然破小,尚可以遮风避雨。”

韩翁于是请客人进屋,见客人衣履尽湿,就取出自己过年新衣为客人换上。韩翁又为客人摆上酒菜招待,对客人说:“这是我白天准备下的,用来招待客人伙计的,请贵客聊以御寒,切莫嫌弃礼数不周。”当时客人饥寒交迫,正是饥肠辘辘,不料得到了韩翁的款待留宿,而且礼意殷殷,客人非常感激,谢不绝口。客人吃完了,韩翁为客人搭床铺被,客人安顿好了自己才安睡。

天亮后,风雪更大,无法开船。韩翁又留客人等雪停再走,为客人准备好酒好菜没有厌烦的神色。当天晚上客人对韩翁说:“感谢您的高义,我无以为报。听说华亭县的米价很便宜,运到上海去卖可以获利丰厚。我收账回来,手头余银很多,借三百两给您做生意如何?”韩翁正色力辞,客人点头不语。

第二天风停了,韩翁为客人雇船,亲自送客人登船。船解缆开船后,客人对韩翁说:“昨天我所说的三百两,在床底下,您回去收好。明年元宵节的时候,我在我的商行恭候。”韩翁错愕,想取来还给客人,而船已经扬帆而去。韩翁不得已,回来一看,果然有银子在客人床下。韩翁姑且收好,到了新年正月就将银子全部买米运往上海。

韩翁问讯找到某商行,恰逢之前客人从里面出来。客人见到韩翁抚掌大笑,说:“您真是有信用的人!”韩翁告诉他买米若干已经运到上海。客人于是与韩翁一起进商行见行主,告诉他说:“这就是我去年遇到的华亭县韩先生,如今他运米到了!”行主致谢说:“敝人的伙计携重金露宿,若不是足下高谊,几乎遭遇不测。如今您又如期而至,见利不取。您真是当今的古人啊!”韩翁辞谢不敢当。行主下令打开正厅,请韩翁进入,盛宴款待,如同招待上宾。吃完饭后行主叫之前客人陪韩翁游玩,回来时行李都已经取来,行主留韩翁住下。第二天早上,韩翁把买米帐交给之前客人,叮嘱他取米上岸,自己要回华亭县。客人笑道:“米事已有处置,您小住数日,不要急着回乡。”客人天天陪韩翁游玩,倒也不寂寞难耐。

几天后,行主又设宴款待,请韩翁上坐,对韩翁说:“您运来的米已经卖尽,获利甚丰。如今我更多借给您银子,请您不辞劳苦帮我贩运,所得利润分您一半。”随即将一锭巨银摆在韩翁面前,说:“这是您所应分得的利润。”韩翁推辞了一番才接受,对行主说:“既然承蒙行主委任,谨当效力。但是鄙人有点请求,不知行主能答应吗?”行主说:“洗耳恭听。”韩翁说:“我听说为善必昌,我想从我所得利润中分一部份出来周恤贫乏,遇到有好事做,也尽力而为。但是韩某出身贫寒,银子出自于行主,必须行主允许后我才敢施行。”行主许诺,立刻提出两千两银子交给韩翁。韩翁从此更加致力行善,而他所贩运的货物,也总是获利丰厚。

韩家从此经商成为巨富。人们于是传说韩翁在秀南桥买新宅时,连家具一起买下,偶然在一帐桌中发现了藏宝的线索,于是在梅树下挖出了金银。无论如何,韩翁从此更加积德行善,韩漱山继承家业后也恪守家训,致力慈善。韩漱山儿子韩洛卿已经中举,其余子孙大多读书有儒名,韩家福报正享之不尽。

坐花主人汪道鼎说:“我游历松江时,听说韩翁事迹甚详。韩翁不甚读书,然而行谊颇高,言必由衷,事无作假。他的好善乐施,都完全出于至诚,没有丝毫勉强,真有视他人饥溺如同自己饥溺的气象。所以韩翁虽然出身低微,却突然巨富。人们只见韩家致富得的容易,却不知韩家为什么致富并非偶然。”

(根据清代汪道鼎《坐花志果果报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