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农妇王桂华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黑龙江省双城市农妇王桂华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她的丈夫赵广喜也是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去世。以下是王桂华女士的自述:

我叫王桂华,女,今年四十四岁,是黑龙江省双城市团结乡富国村的法轮功学员。现将我家遭受的迫害说一说,让父老乡亲们了解一下真实情况,从中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于一九九五年喜得法轮大法,丈夫赵广喜也同时得法修炼,得法后的心情无以言表,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伙同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电视、广播全天播放对大法和师父的诬蔑、造谣,我们一家人也失去了平日的幸福和快乐。

一九九九年八月,乡里把各村的法轮功学员都骗去办“转化班”。党委书记任久成逼着大家说与师父决裂、一刀两断的话,我和我丈夫没有说,下午他们就把我们俩放了。没过几天,乡干部隋广德、任久成到我家里问:“还炼不炼了?”我说:“按真善忍做事,这么好的功法就应该炼!”他们一听灰溜溜地走了。又过些天,村干部戴广文领着派出所的艾长彦等人,闯进我的家里搜书,家具拽坏了,连外面的土堆都用锹挖个遍。

一九九九年八月,丈夫跟同村一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到北京汽车站被劫持回来,问清来自何地之后就放了,到了秦皇岛又被盘问,刚回到家,大队书记王常富带领周洪彬、隋广德、任久成把我丈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因为丈夫他在看守所不配合恶人,在看守所里炼功,被戴着手铐铐在窗户上迫害,我去看守所要人,国保大队队长张国富要勒索我五千元保释金,我只好找人交了三千元,把丈夫接了回来。

二零零零年一月五日,我和丈夫一起进京上访,孩子暂住我的二妹妹家,冬天很冷,把家里的水缸都冻成两半儿。在去信访办的中途被便衣劫持到双城驻京办事处,乡干部隋广德对我们连踢带打,回来后被关在第二看守所,看守所共有九个监号,我所在的第九监号挤满了法轮功学员,我们学法背法,公安局长金某进屋要拽人,我们都上去保护,他就没有得逞。我被关押四十六天,交了四百元伙食费才被放回家。丈夫被转到第一看守所,因为那里阴暗潮湿,丈夫浑身长满了疥疮,交了七百元保释金才被放回家。村支书王玉峰和张乃祥、张龙祥、姚丙利召集党员开村委会,商量卖我家的地,以便偿还进京接我们俩的路费。总共二十二亩半承包田,没收二十亩半。是同修为我们家送来米、面、油,帮我们度过难关。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到了春耕季节,我正在地里种地,乡党委书记吴泽林、乡派出所所长许东升、乡武装部长李永财,坐在大客车上去各村抓人,有的同修种子正在炕上发芽,跟他们讲道理也不听,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乡政府的空屋子里,睡着临时搭的床铺,他们的借口就是---快到世界大法日了。被非法关押十二天,每人被勒索六十元钱伙食费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天半夜,乡武装部长李永财、派出所熊存国强行把我和同村的一位同修非法抓捕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好几天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我和几位同修再次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天安门广场马上开来一辆警车,警察连拉带拽,满嘴脏话,把我们非法关押了五天。乡派出所所长许东升和事务员臧大四来接我们,在火车上我和另一位同修戴着手铐,上厕所只打开一个手铐,另一只臧大四用手拽着,然后被非法关押进双城看守所,关押五十五天后,被送进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

这期间,丈夫带着孩子也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平房,被刑事犯迫害,晚上不让睡觉,闭眼就拽头发,或者直接拽到水龙头下用水冲,还拿鞋底抽脖子,把手背到后背、脖子卡到床边,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送到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被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换来的是新一轮的迫害。丈夫被迫害的全身长满疥疮,得了肺气肿,整夜睡不着觉,脑袋肿的有柳罐大,脸也肿得变了形,双手只能把着膝盖坐着,经狱医检查活不过三个月,被送回双城。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我被放回家照顾生命垂危的丈夫。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丈夫的身体逐渐恢复健康。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我跟几个同修去杏山镇双山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杏山派出所所长刘宏同等人把我们非法抓捕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后,被610头目佟会群、金婉智送进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每天集训队的恶警指使别的法门的人逼我们写“三书”,不写就绑上手,蒙住眼睛,拿针一样的东西在手上、身上乱扎。迫害半个多月后,转到十二大队。每天被迫干奴役活,超时劳动,吃饭用的也是休息时间,晚上回来还要逼着说骂师父、骂大法的话。我不说就被上大挂,脚尖着地。或者两腿立正,双脚并上,九十度大弯腰。或者手背过去下蹲,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踢,用警棍打。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参与迫害的有:大队长郭秋丽、三队长张爱辉、恶警隋雪梅、关某、王某、沙某。

二零零七年回家后才知道,因为我被非法劳教,丈夫旧病复发,已经离开了人世。只因我们不放弃做好人,中共恶党就把我们迫害的家破人亡,丈夫离开了人世也没能见上一面。家中扔下未成年的儿子无人照看。在遭受迫害的这些年,我已经记不清乡政府人员、警察到我家骚扰多少回了,给我的亲属也带来烦恼和痛苦,通过讲真相,也慢慢得到亲朋的理解。说实话,我并不恨这些执法人员,我真希望他们能好好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看看《九评共产党》,真心希望他们都能得到挽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