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本文根据明慧网曝光出来的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信息,在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2010年江苏各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统计》一文所做粗略统计的基础上,结合二零一一年明慧网最新曝光的信息及对所有信息的进一步查询和细化,经不完全统计,得出二零一零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份情况概述。

一、概况

二零一零年,江苏省总计被迫害一百六十九人次(含二零零九被绑架,羁押甚至超期羁押至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者十九人),总计被绑架(含非法抄家)、非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一百五十人次,确知被非法判刑者二十七人,被非法劳教者十八人,被送洗脑班迫害者四十三人。

在被绑架、非法抄家的一百五十人次中,南京地区三十五人,苏州二十一人,徐州十六人次,常州十六人次,无锡十五人次,淮安十二人次,南通十一人,盐城九人,镇江八人,连云港四人,宿迁两人,扬州一人。在被非法判刑的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中,盐城非法判刑八人,无锡六人,苏州五人,徐州二人,常州一人,南京一人,淮安一人,南通一人,连云港一人,上海一人。

根据以上信息,得到各地数据统计如图一和图二所示。详细信息参见本文附录。

图一
图一

图二
图二

二零一零年,遭冤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的不重复计入)共一百一十九人,其中,男性七十二人,女性四十六人;徐州非法判刑三十六人,盐城十人,苏州十人,镇江十人,连云港十人,常州八人,淮安八人,无锡四人,南通四人,南京四人,宿迁二人,扬州二人,上海二人,北京一人,此外,八人没有地区信息,无法统计。将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二十七名)一起计算,则二零一零年,共一百四十六人遭受冤狱之灾(含无法统计的八人)。其中,徐州非法判刑三十八人,盐城十八人,苏州十五人,连云港十一人,镇江十人,无锡十人,常州九人,淮安九人,南通五人,南京五人,宿迁二人,扬州二人,上海三人,北京一人。根据以上结果,得到统计图三和图四。详细信息参见本文附录。

图三
图三

图四
图四

此外,二零一零年,三名法轮功学员遭受非人折磨后离开人世,无锡江阴一例,苏州一例,镇江丹阳一例。

二零一零年,被绑架进江苏省各地看守所、劳教所、江苏省及各市区县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本文暂未做统计,可以说不计其数。

实际被迫害的数字远远不止以上这些。

二、迫害致死案例

1.周志英(无锡江阴)

周志英,女,无锡江阴市人,市优秀教师,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又被劫持、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三年初,周志英被劫持进南京女子监狱五监区。为了加大对其洗脑迫害,南京监狱将其转至位于二监区的所谓“攻坚组”,即专门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临时机构,未达到邪恶目的后,又将其转至二监区。在所谓的“攻坚组”,周志英曾被逼不让睡觉。同时,为迫使其放弃信仰,监狱以她不服从所谓管理为名,不让她购买卫生纸(巾)等日常用品,在长达九个月的时间里,周志英没有一张卫生纸(巾),来例假时,她就将被子撕开,用里面的棉絮充当卫生纸(巾)用。

除了精神和生活上的折磨、刁难,更为邪恶的是,因周志英坚持炼功,监狱恶警将其劫持进浦口精神病院,不经任何鉴定,将其五花大绑在床上,在头部用电针。

二零零六年八月,周志英被非法强加的刑期期满,“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以她父母年纪大了,看不住她为名,并没有恢复她的自由,而是将其劫持进江苏省在兴化成立的省洗脑班继续迫害。为了达到强制“转化”的目的,恶人连续十二昼夜不让她睡觉。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周志英被再次绑架、劫持进无锡洗脑班迫害。四个月后的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周志英从洗脑班回家时,精神已经完全失常,全身都是青紫块,还有许多针眼,其家人不接收,要江阴“六一零”还一个精神正常的人。草菅人命的江阴“六一零”又将周志英投进江阴青山精神病院继续迫害,直至其身亡,死时年仅五十岁左右。没有人知道周志英遭受了什么残酷的迫害导致其短时间内精神失常以致最后失去生命。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周志英的遗体在江阴花山殡仪馆火化。

2. 常桂凤(苏州)

常桂凤,女,苏州人,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心脏病、糖尿病、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多种疾病全都好了,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常桂凤在苏州黄桥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家被抄,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她的女儿常铮,恶警对常桂凤软硬兼施,恐吓欺骗,连续三天非法审讯,致使常桂凤精神和健康状况急剧下降,被取保候审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开始,常桂凤住地的浒关派出所、石姓片警和当地居委会多次上门骚扰,并派专人对她和女儿监视。五月份前后,苏州虎丘国保大队队长周文秋带浒关派出所三、四个警察闯到常桂凤家欲绑架常铮去洗脑班,常铮坚决不配合。

在中共邪党人员持续不断的骚扰、恐吓下,常桂凤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常桂凤突然晕倒离世,死时五十九岁。

3. 张庆华(镇江丹阳)

张庆华,女,江苏镇江丹阳市棉纺织厂厂医,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在菜市场讲真相时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关押进南京女子监狱迫害。

在南京女子监狱,张庆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详情不知),监狱为了推卸罪责,二零一零年八月让家属领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张在医院含冤去世,死时六十一岁。

三、严重迫害案例

1.赵建设(山东潍坊)

赵建设(赵有刚),男,四十岁左右,山东潍坊人。二零零一年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六月在南京做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南京法院将其非法判刑九年,却长达半年不通知其家属。赵建设强烈要求上诉,却被无理剥夺上诉权,他自己趴在病床上写的上诉书,不法人员不但不给予传送,而且全部没收。赵建设现被非法关押在无锡监狱遭受迫害。

赵建设坚决不配合邪恶,从被绑架当天起就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受了吊水牢(下半身浸在彻骨寒冷的水中,每次从水牢里提上来,他身上都奇痒难忍)、坐老虎凳、毒打、在溧阳监狱医院遭受“电针”折磨、被灌损害神经的药物、野蛮灌食三年多、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期被绑缚在刑具上、灌输洗脑、流氓女人的色情诱惑(监狱从外面找来三个女人——所谓的“六一零”人员,无耻的扯开自己的胸部,按住被绑缚在床的赵建设的头强迫他看)、亲情诱逼其妥协……等种种酷刑折磨和心性考验。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赵建设身体极度虚弱,自己已不能站立,身高一米七五,原本一百七十多斤的他,现在瘦的皮包骨头,只剩七十多斤。面对骨瘦如柴的父亲,跟随外婆来探望父亲、当时年仅六岁的女儿曾惊恐的瞪大眼睛说:“我没有了妈妈,我不能再没有爸爸。”

目前,赵建设处于衰弱状态,胃肠功能严重受损,高度贫血,全身肌肉严重萎缩,站立困难,出现严重肺气肿,大脑神经被破坏,记忆力衰退,语言表达很难连贯,生命危在旦夕。二零零九年新年前后,赵建设由于身体状况急剧恶化,被转移至无锡监狱内部医院隔离关押。

希望国际人权组织及善良的人们关注赵建设的生命安危,帮助他早日澄清冤狱、走出监牢、恢复应有的尊严和自由。

此外,无锡监狱黄志力、姜超、孙炳根、王长明、魏本生、仲维平、朱世旺等均遭受高强度体罚、长期精神摧残、强制洗脑迫害。

2.宋卫娟(南通)

宋卫娟,女,南通人,一九六一年生,大学文化,原是南通市一所医院的医生,后调入南通市卫生学校做教师。她按照法轮功“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负责、勤奋好学、正直善良,曾被评为先进教师、特级教师。

二零零零年底,她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被强行体罚,天天在烈日下曝晒,被恶警反铐在地上,被电警棍电嘴录口供,被用电警棍胁迫“转化”,为防止她疼痛喊叫,恶警用脏衣服把她的嘴堵住。劳教期满,她因不放弃修炼而被直接送入南通市狼山洗脑班。在洗脑班,在犹大歪理邪说误导下,受骗“转化”,回家后学法很快清醒过来,她痛不欲生,五天五夜不吃不睡。很快,她归正自己,又投入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宋卫娟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第三次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南通市看守所,正念闯出后又遭人举报,被公安再次绑架、吊打,八天九夜的酷刑使她的脚趾骨被打断。更邪恶下流的是,邪恶之徒居然把宋卫娟强行按倒在地,用浸透月经经血的卫生纸硬往她嘴里塞。

宋卫娟在法庭上堂堂正正的为自己辩护,被非法判刑五年半,恶人竟然以宋卫娟“态度不好”为由,重新做伪材料,将五年半改为十年半,在邪恶之徒那里,法律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严肃和尊严。

宋卫娟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女子监狱六监区,恶警利用犹大“转化”失败后,强迫她每天上缝纫机流水线干活十几个小时,剥夺她与亲人的正常通讯和直系亲属的探视权利,不给正常伙食。在超强度劳役和长期精神迫害等非人折磨下,宋卫娟原来的心脏病复发,全身浮肿。她干不动了,想休息一会,便遭恶警黄凤英恶狠狠的臭骂和罚站。宋卫娟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有一次,发病昏死过去。尽管身体虚弱至极,但她得不到休息和治疗。

恶警黄凤英还挑拨宋卫娟的丈夫与宋离婚,打电话到宋卫娟的家里、她孩子读书的学校威胁、恐吓、骚扰她年幼的儿子陆笑楠,可怜这个失去母爱的孩子,受到过度的惊吓和压力之后,不愿再去学校面对老师和同学,连亲朋好友看望,他都不敢开门,原本在重点中学读初二的他不得不辍学在家,就这样荒废了学业。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安全局又非法调查宋卫娟,并恐吓还要对她加刑。

二零零五年底,宋卫娟的老父亲因无法承受长期打击迫害,一病不起,含冤离世。宋卫娟的儿子去看望外公,祖孙俩见面相对无语,抱头痛哭。宋卫娟家中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整日以泪洗面,不知有生之年能否等到女儿回家。

3.陈占国(内蒙古)

陈占国,男,内蒙古赤峰人,约三十七岁,毕业于成都理工大学,曾在内蒙古五原劳教所被恶警强制逼迫“转化”,连续被电警棍、皮带、拳脚暴打五天,被打的头颅肿大变形,面目青紫,四肢浮肿,大小便失禁,几乎被折磨致死。

二零零一年陈占国从劳教所回原单位不久,恶人欲绑架他进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初,陈占国被迫放弃工作、流离失所到连云港法轮功学员孙玉峰(大学同学)处,在讲真相时被恶人跟踪绑架,在看守所绝食五十多天,多次被恶警迫害性灌食。二零零三年左右,连云港新浦区法院非法判陈占国十年,陈被劫持到江苏宿迁洪泽湖监狱八监区遭受严重迫害。

二零零四年夏,陈占国在洪泽湖监狱因坚持炼功被折磨得一度精神崩溃,恶警将他关押到南通精神病院和南京精神病院迫害,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由于在监狱受到严重迫害,并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陈占国被折磨得下肢瘫痪,精神失常,不能正常进食,只能喝少量奶粉,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为免他死在监狱,二零一零年,洪泽湖监狱将他提前释放,其家乡“六一零”来接时,看到人神智不清、下肢瘫痪没敢接。其后,洪泽湖监狱派副监狱长王某、滕江(八监区监区长)将其送回内蒙老家。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4.戴礼娟(无锡)

戴礼娟,女,无锡人,一九六三年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喜得大法,三个月不到,不治之症痊愈,疾病全无,一身轻松。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戴礼娟因到北京请愿,被遣返回本地非法拘禁在无锡市钱桥精神病院(七院)四个月,多次被强迫注射不明药物。二零零二年三月,戴礼娟正在单位上班时,被骗说到洗脑班谈几句话就回来,被非法关进无锡金城湾洗脑班,戴礼娟坚信大法,绝食抗议,恶人在不通知其家属的情况下,再次将其非法关进无锡市精神病院迫害,每天强迫服用不明药物,令其身心遭受严重摧残。

二零零三年三、四月份,戴礼娟再次被当地“六一零”与派出所人员绑架至无锡金城湾洗脑班,并被转到徐州洗脑基地迫害近二个月。戴礼娟绝食抗议,原本虚弱的身体被毒打得奄奄一息。中共恶人见其命悬一线,怕承担罪责,连夜将其载回家,象做贼一样逃匿无踪。

戴礼娟的丈夫是受中共谎言毒害的警察,为了私欲,不惜在戴礼娟危难关头与之强行离婚并另娶新欢,令遭受迫害、生命垂危的戴礼娟女士无家可归、孤苦无助。然而,在母亲帮助下,在大法中的修炼令她再次逐渐恢复了健康。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戴礼娟因告诉世人被迫害真相,被无锡北塘区公安分局绑架,遭吴健等恶警们令人发指的持续毒打,被打昏死过去两次,不得不一夜送二次医院抢救。在持续迫害了三天二夜后的二十二日,戴礼娟生命垂危,恶警们才通知家人去公安分局接人。

由于非法关押期间,遭受药物摧残和恶警的残酷毒打,年仅四十岁的戴礼娟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肌肉萎缩、皮包骨头,说话艰难,长期吐水,手指弯曲无法伸直(见下图)。据明慧网最新报道,戴礼娟女士在遭受中共当局药物摧残、毒打致瘫八年之后,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戴母在艰难的岁月中一直照顾到女儿离开人世。

遭受药物摧残和毒打的戴礼娟枯瘦如柴、瘫痪在床直至离世


5.潘绪军(徐州沛县)

潘绪军,男,徐州沛县人,约四十五岁,原沛县初级中学英语教师,二零零二年九月遭恶警绑架,被沛县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在洪泽湖监狱遭受八年残酷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出狱回家。

因为坚持信念、坚持炼功,潘绪军被恶警和犯人毒打致吐血、左耳穿孔、右耳剧痛严重水肿扭曲变形、心脏剧痛、颈椎伤残、腰椎变形、胳膊肿胀、右手肿胀淤血、手掌手指全部黑紫、掐脖子多次使潘绪军几乎窒息;被私设刑堂强行洗脑;被野蛮剥夺睡眠,为此眼睛被注水、鼻孔被针管捅、脖子被灌凉水、棉鞋棉衣被灌凉水等;还被喷催泪瓦斯、戴手铐、背铐在货架数小时、强行脱掉棉衣受冻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至五月,潘绪军绝食绝水一百天反迫害,被野蛮灌食,牙齿被医院监区长徐学兵用螺丝刀撬翻、撬折、撬松。五监区警察姚东亚长达几个月的时间指使刑事犯将一切不配合的潘绪军在地上拖、在结了冰的地上泼上水拖、夹着脖子拖、按在地上压、有时犯人坐在潘绪军的身上,多次几乎使潘绪军窒息丧命。潘绪军的衣服被拖破,缝上又破,破了又缝。

经过数月不间断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潘绪军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浑身乏力,血压低至43(正常为80-120),一段时间记忆丧失,连当天的事也不记得,心脏跳动微弱,摸不到心跳。

二零零九年五月,潘绪军遭迫害和绝食反迫害经明慧网曝光后,迫害才有所收敛。

潘绪军身体受到极大摧残,严重伤残,极度虚弱,要求做伤情检查,监狱医院却做虚假鉴定来掩盖毒打、迫害事实。为了反迫害,潘绪军天天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弟子”,被用胶封嘴、用车内胎勒嘴、用手捂嘴、打骂等。但他依然天天喊,喊了一年半。

附录一 各地区部份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

1.被绑架、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括号内含被绑架地点、被绑架日期等信息):

南京地区(三十五人):
鄢道霞(元月九日,湖北人)
檀心峰(浦口区,三月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赵川红(溧水县,三月八日,被溧水县白马洗脑班迫害)
赵冬梅(溧水县,三月八日,被溧水县白马洗脑班迫害)
朱大林(溧水县,三月二十二日,被溧水县白马洗脑班迫害)
余传平(浦口区,四月二十八日,被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叶绿荣(浦口区,四月二十八日)
唐净梅(五月初,被非法劳教一年)
岳金兰(五月初,被非法劳教一年)
李安宁(五月初,被非法劳教一年)
卢 娜(五月十三日,安徽合肥人)
王焕华(五月十三日,安徽合肥人)
姜 锐(四月,被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于慧玉(五月十八日,被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彭继龙(五月二十六日,被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孙有梅(六月二十五日,判刑四年,缓期三年)
钟珊珊(被劫持至鼓楼区洗脑班迫害)
孙德兰(音)(七月二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徐某某(下关区,七月失踪)
汤国潮(八月五日)
刘书云(八月十一日)
吴志明(浦口区,八月下旬,被南京某洗脑班迫害)
凌 君(浦口区,九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某学员(江浦高级中学一退休教师,未知姓名,被劫持至南京某洗脑班迫害)
钱明芳(十一月下旬,被下关区“爱心家园”洗脑班迫害)
庞 茜(十一月下旬,被下关区“爱心家园”洗脑班迫害)
侯碧珍(溧水县,十一月十六日,被南京某洗脑班迫害)
韩朝明(十一月十七日,被鼓楼区洗脑班迫害)
孔庆美(十二月初,南京市脑科医院)
吴顺珍(十二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魏 民(十二月十日)
佟 清(十二月十日)
翟玉新(十二月底,被撬开房门、私闯民宅、非法抄家,人走脱)
孙 波(非法劳教后,被直接送鼓楼区洗脑班迫害)
某学员(溧水县,未知姓名,被非法劳教)
苏州地区(二十一人):
甄天成(吴江市,元月七日,河南人)
张龙龙(昆山市,元月十三日)
常 铮(浒关,元月二十四日)
曹建忠(浒关,元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常桂凤(浒关,常铮母亲,元月二十五日)
何国平(昆山市,三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三次被劳教)
邱春花(平江区,三月底)
邹飞宇(昆山市,四月二十七日在上海遭遇所谓“世博安检”,被绑架)
宋粉贞(昆山市,五月三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邓永仪(五月六日)
张建忠(张家港市,五月八日,在安徽宣城被绑架、非法批捕)
周美娥(五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赵素琴(五月二十一日)
蒋大男(木渎镇,六月三日,被苏州上方山洗脑班迫害)
许素根(木渎镇,六月三日,被苏州上方山洗脑班迫害)
金长林(虎丘区,七月三十一日,被拘留十五天后再送苏州上方山洗脑班迫害)
曹佩珍(太仓市,十月二十八日,七十六岁)
姜凤英(太仓市,十月二十八日)
赵宝全(十二月二十九日,河南人)
姜玉英(六月二日)
徐州地区(十六人次):
王启祥(元月五日,六十一岁)
马××(元月五日,王启祥妻子)
陈 静(元月十八日,五十岁)
戴绘君(二月二十六日,山东高密人,被转至高密看守所)
赵荣彩(邳州,三月三十一日)
徐 宁(邳州,女,三十三岁)
王成侠(邳州,女,六十岁左右)
宋玉树(睢宁,五月七日,被江苏省兴化洗脑班迫害)
杨玉峰(五月十二日,女,四十九岁,湖北麻城人)
熊夫常(睢宁,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安徽被绑架)
踪训勇(沛县,四十三岁,在上海被绑架)
方玉兰(沛县,五十多岁,三月三十一日)
刘德文(沛县,五十多岁,三月三十一日)
韩书加(沛县,七十多岁,六月)
王桂兰(沛县,六十多岁,八月,被非法判刑四年)
韩书加(沛县,七十多岁,九月,被非法判刑)
常州地区(十六人次):
老 周(大约四月,家住萃竹)
薇 薇(音,大约四月,家住萃竹)
小 宋(大约四月,家住红梅东村)
许 明(五月二十六日,四十九岁,先送洗脑班迫害,再被非法判刑)
杨产荣(五月二十六日,五十一岁,先送洗脑班迫害,再被非法判刑)
廖永革(五月二十六日,四十七岁,先送洗脑班迫害,再被非法判刑,女)
某学员(五月二十六日,未知姓名)
黄文琴(溧阳市,七月五日)
张武英(八月二十六日,在上海被绑架)
周泽华(九月十六日)
周菊妹(九月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刘 静(九月十六日)
任菊英(九月十六日,外地人)
某学员(九月十六日,未知姓名)
任菊英(十月底,外地人)
史有德(金坛市,女,六十二岁)
无锡地区(十四人次):
王菊英(宜兴市,元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三年)
王 娟(二月,被非法判刑一年,湖南衡阳人)
王伟能(二月,被非法判刑两年半,湖南衡阳人)
聂廷记(二月,湖南衡阳人,送当地看守所,王娟继父)
王玉峰(宜兴市,二月二十四日,黑龙江建三江人,男,五十三岁)
潘琪珍(约八月,被滨湖区金石路2号的洗脑班迫害,六十岁左右)
齐士修(八月十二日,被滨湖区金石路2号的洗脑班迫害,六十八岁)
钱介荣(八月二十八日,被滨湖区金石路2号的洗脑班迫害,七十一岁)
陈梅芬(江阴市,八月左右,被滨湖区金石路2号的洗脑班迫害)
钱介荣(十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杜荣娣(十月二十六日)
吴明月(十一月一日)
强莉莉(十一月十七日,谎称对其办“学习班”被绑架,六十二岁)
谢素娟(十一月二十二日)
余桂芝(十二月十六日,湖北安陆人)
淮安地区(十二人):
朱云霞(三月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马红军(五月七日,被江苏省兴化洗脑班迫害)
王景玲(五月起日,被江苏省兴化洗脑班迫害)
杨海红(七月上旬,被非法判刑,女,四十八岁,原秦皇岛人)
张翠芳(七月二十二日,被江苏省兴化洗脑班迫害)
李桂英(七月二十九日)
孙迎春(七月底,被江苏省兴化洗脑班迫害)
郑红霞(八月十九日,三十五岁)
金 雪(十月十九日,女,四十多岁,被非法劳教一年)
戴明轩(六月十日,被翻墙入室、非法抄家、抢劫)
戴明轩(六月十九日,被翻墙入室、非法抄家、抢劫)
沙素云(九月八日,被非法抄家、抢劫,七十多岁)
南通地区:(十一人)
高淑平(三月十五日)
徐盘珍(七月十五日,被南通市设置于北阁饭店的洗脑班迫害,另有约六人)
单汉如(八月十日)
何淑芳(八月十日,六十七岁)
沈卫华(启东市,九月三日刑满,以邪党世博为借口被转南通某洗脑班继续迫害)
盐城地区(九人):
洪友凤(阜宁县,元月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王 铎(三月二十二日)
吴文广(四月六日,五十多岁)
老 钱
老 曹
周贞民(五月,被洗脑班迫害)
刘 静(四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九年五月曾被非法判刑,缓期四年)
陆爱娥(四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一称“陆玉娥”)
蔡亚玲(阜宁县,十一月二日,被江苏省兴化洗脑班迫害)
镇江地区(八人):
魏泽友(七月十四日,六十五岁左右)
谢载英(七月十四日,六十岁左右,魏泽友妻子)
薛凤珍(八月初,七十岁左右)
某学员(八月初)
冯云霞(八月八日)
李寿青(九月二日,女,四十八岁,被非法劳教)
蒋卫萍(十二月十三日,女,六十多岁,被非法抄家)
崔宝珠(七月十九日,被非法抄家,八十多岁)
连云港地区(四人):
朱 超(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河南人)
董悦玲(四月二十二日,被取保候审,朱超妻子,河南人)
钟惜彩(赣榆县,五月七日,在上海被绑架后送江苏省兴化洗脑班迫害)
王亚敏(东海县,七月二十四日)
宿迁地区(二人):
刘智方(六月下旬,湖南永洲宁远县人)
朱育池(七月初)
扬州地区(一人):
俞立霞(三月,被非法劳教,女,五十五岁)
2.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括号内含被绑架日期、非法判决刑期等信息):
盐城地区(八人):
王步美(二零零九年九月,洪泽湖监狱,九年)
马 俊(二零零九年九月,洪泽湖监狱,六年半)
林凯强(二零零九年九月,洪泽湖监狱,六年)
周映霞(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年半)
杨基琴(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年半)
周贞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年,缓期四年)
洪友凤(阜宁县,二零一零年元月十七日,三年半)
陆玉娥(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刑期不详,一称“陆爱娥”)
无锡地区(六人):
孙 勇(宜兴市,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四年,湖北宜昌人,女,六十多岁)
朱育纯(宜兴市,二零零九年七月,苏州监狱,四年半)
王菊英(宜兴市,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一日,南通女子监狱,三年,朱育纯母亲)
王 娟(二零一零年二月,一年,湖南衡阳人)
王伟能(二零一零年二月,两年半,湖南衡阳人)
王玉峰(宜兴市,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南京龙潭监狱,九年,黑龙江建三江,男,五十三岁)
苏州地区(五人):
时建平(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南通女子监狱,四年)
朱秋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五年)
陈银汝(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苏州监狱,三年半)
季桂珍(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南京女子监狱,三年)
张建忠(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在安徽宣城被绑架,刑期不详)
徐州地区(二人):
王桂兰(沛县,二零一零年八月,四年)
韩书加(沛县,二零一零年六月,洪泽湖监狱,刑期不详)
南京地区(一人):
孙有梅(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三年,缓期四年)
常州地区(一人):
卜旦裕(二零零九年九月,六年)
淮安地区(一人):
杨海红(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年,缓期五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回家)
南通地区(一人):
刘春燕(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南通女子监狱,八年,湖北安陆人)
连云港地区(一人):
朱 超(四月二十二日,洪泽湖监狱,刑期不详,河南人)
上海(一人):
邹飞宇(上海,四月二十七日,上海提篮桥监狱,五年,苏州昆山人)

附录二 二零一零年江苏省遭冤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信息

下载word压缩文件(26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