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逐步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有个人来到我家,走到那个放祖宗牌位的地方,把油灯、香炉等东西往地上扔,我说你怎么把我家的牌位都扔到地上了呢?他说:这些东西都没有用了,不用供了。当时我倒也没生气,转过身去准备走。突然我看到墙上贴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这些字的前面有三个大字“高上高”,下面的字都不认识了。醒来后只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得法以后才明白了:“高上高”?那不就是指的高德大法吗?没过几天,我就幸遇法轮大法,走進修炼。这个梦说明,师父知道我要修炼了,就把我家里的环境给清理了。

我是抱着治病的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前我满身的病:结肠炎、肩周炎、头晕、失眠、胃痛,肚子经常不舒服,肚皮上的温度比全身的温度都高,为治病到处求医,求神拜佛,也不好,后来也去练了气功,仍不见好转。有一天一个朋友问我病好了没有?我说没有。她说:炼法轮功很好,她自己也炼了,并把书拿给我看。只看了一半,我觉得很好,就要她教我动作。炼到第三天师父就开始管我了,肚皮上的温度和全身的温度一样了,肚子的不舒服不见了,修一段时间后,很多病都好了,精力充沛,感觉自己年轻了很多。

证实法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在所有的媒体上开始了对法轮功师父和修炼者的疯狂造谣和诬陷,谎言铺天盖地,且不准人们炼功。我心里又难过又着急,不知怎么办好。后来听说有人到北京天安门去证实法,我决定也去北京。没过几天,我们厂里的一位同修跑来跟我说,今天下午市里有同修到北京去,你去不去?我说我正想去呢。我俩就和市里几位同修搭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火车上,有位同修突然看到太阳的颜色变的很淡,却很刺眼,太阳的边上出现了五颜六色的光圈,一会正转一会反转,他很惊奇的叫我们看。我们都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一看,广场上到处是警车和警察,只要一進广场就抓到警车上。我们也同样,被抓后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到那一看屋里屋外、走廊上,到处都是大法弟子,大家都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那声音真是地动山摇,我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之后,又把我们送到了海淀区派出所,把我们大法弟子和二十几个犯人关在一起。我们就给她们讲大法如何好,师父和大法是被冤枉的,等真相。多数人都明白了真相,有的还说出去也要炼法轮功。

因为当时法理不清,恶警问我们是哪里来的?大家以为要讲真话,就把地址、姓名都说出来了。三天后当地公安局把我们劫持回去关進了当地看守所。从北京回家的路上,我就跟厂里去北京抓我的人说,回去告诉我丈夫,给我送两双袜子、衣服、被子等东西。他感到很吃惊,说:难道你们知道会把你们关起来?我和同修都说:当然知道。他说:“那你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们都说是。他一边摇头一边说:“不可思议”。当时我们还觉得自己不怕抓,做的对后来师父的经文《理性》出来后,才知道原来自己错了,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在看守所里,我们那个监室里关的清一色全都是大法弟子,没有一个普通人。我们就在里面集体背法,集体炼功。关了一个多月,又把我们关到洗脑班,企图强制洗脑“转化”。在洗脑班里天天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每天还要写所谓“心得体会”,我们就写歌颂大法的诗歌。到最后就逼迫写所谓的“转化书”或不炼功的所谓“保证”才能放出来。有很多人都写了出来了,最后就剩我们五人没写。恶人说:不写的就送去劳教或判刑!我仍不动心,一直在心里背师父的经文《位置》。后来他们把我丈夫叫来劝我,我丈夫说:那么多人都写了,你怎么不写?写了你回去炼就是了。我说那怎么行,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怎么能骗人呢?他听我这么说,也就没说什么了,回家去了。过了几天,有一个同修的“陪护”说,明天就放你们回去。第二天我们工厂来车接我了,他们又改变主意说不放人了。我们知道是因为我们起了欢喜心,师父讲了:“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

我们知道他们暂时是不会放我们的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呆在这里,这里不是我们要呆的地方,我们要出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我们就开始绝食。一个星期后就回家了。听我说我绝食了一个星期,很多人来看我,都以为我一定不能动了,躺在床上呢。一看我和家人在谈笑,和平常一样,而且我那天的精神还非常好,他们说法轮功真神奇,证实了法。

整体配合救众生

从洗脑班回来,我就和厂里另外一个同修到农村去讲真相。因为我们厂建在河边,周围都是农村,而且还是山区,路很不好走。我们出去讲真相每次都是早上吃点东西,下午回来做晚饭,中午不吃东西,肚子却一点不饿。我们每家每户的讲,心里没有怕心,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当然也有不听的,赶我们走的,我们不动心,不气,反正就是讲,几乎把周围的村子都讲遍了。

之后我们写真相信。又有一位同修参与進来。三人配合,一人找名单、地址,一人买材料,一人在家写。那时还没有真相资料,只能自己用手写,一天写不了多少。因为我们是大批量的发信,周边的大小城市包括省城我们都跑去了。后来我们又买复写纸,每次写四张,这样就快些了。但是这些信是不是能到对方的手里?于是我们就到外地发给厂里领导和朋友的信,证明都收到了。我又给我娘家的一个大队支书和一个小学老师写了一封信,他俩一个是我的小学同学,一个是朋友,回去问他们,都收到了。

就这样我们配合了一年多,直到附近的同修成立了资料点,我们才停止了写信,开始了发资料。我们跑遍方圆十里内所有的地方,一般都是晚上去。记得第一天出去就碰到一条蛇在我们前面爬,这显然是干扰,大家发正念,那条蛇就不见了。

在救度众生中要去掉很多人心。有一天,我们走在一条小路上,看到前面好象有一间很新的房子,因为没有月亮,只有点星光,我说这里发一份,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一个大坟墓,再往周围仔细一看,原来这是一大片墓地。那位同修吓的挽着我的手,我说:不怕,有师父在我们身边呢!

在农村发资料,如何对付那些狗也是个很麻烦的事,但有时也能帮我们的忙。因为山区农村房子都住的很分散,特别是有的房子淹没在树林和竹林中,晚上根本就看不清哪里有住家,一听到狗叫就知道了,就到树林的周边去找通往住家的路。真相资料用塑料袋封好,挂在路边显眼的地方,农民出门干活就可以看到。

有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细想都是人心造成的。有一天发完资料后我们就感到轻松了,很高兴,一路谈笑,结果走了几步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问你们这么晚在这里干什么?因为来的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我就说了一句,没干什么。就一直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向内找: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这是我们起欢喜心造成的。接受此次的教训,以后发完资料就一直发正念、背法,一直背到家。

在家庭矛盾中去人心

我丈夫是个既抽烟、又喝酒、又爱打牌(赌博)的人,在这些方面我总是过不去,严重的时候还动起手来,特别是打牌,他总是输,可我有两个孩子读书,一个读大一、一个读大三,正需要钱,一问他要钱他就说没有,让我去借,说借了他以后还。有一次我气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师父:师父啊!修炼怎么这么苦啊!我根本就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根本就不向内找。师父总是点化我:我做了几次同样的梦,梦见我开着一辆车,前面有一条很宽的沟,没有桥,只有两根木头,根本就不可能过去。不一会儿,我发现我与车都到了沟的另一边,我却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中间的过程没有。事后我想:怎么老做这样的梦呢?我肯定有心没放下。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出很多人心:我对钱很执著,争斗心强,没有慈悲心,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对孩子的情重……,当找到这些心后,丈夫也改变了很多,现在不抽烟也不喝酒了,也不怎么打牌了,家里的一切都好起来了。

正念闯魔窟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的前天晚上,我和同修出去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诬告,把我们关到当地派出所,问我们是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我当时想反正他都认识我,又不是第一次進来,就把地址和名字说出来了。我俩被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还把俩人铐在一起,只留一人看管我们。因为很晚了,那人睡着了,我俩就商量第二天如何回答610恶人的问话,怎么对付他们。我跟同修说,你把责任推给我,就说你不知道我从哪里拿的资料。你回去后把家里的资料转移。天亮后,我又叮嘱同修:记住,什么也不说。他们来了,把我关進旁边一间小屋里,由两个人看着,一男一女。那个女的進来后和我交谈,我就跟她讲真相,她笑了笑出去了。我一个人坐在屋里开始发正念。接着手铐松了,我准备走,但外屋还有两个人,我又发正念把那两个人打发走了。我刚走到电子门那里, 一眼就看见昨天晚上审我的那个人,我又发出一念:他看不见我!他的头马上又转到另一边去了,我就和他擦身而过,闯出了魔窟回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所有这些,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是走不到今天的,我以后只有精進再精進,才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全家受益

我身心上的变化使我全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他们明白真相后都配合我做三件事。我们厂买断后,丈夫在外面打工就跟身边的人讲真相、劝“三退”,给他们资料看,使很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的组织。回到家里,有时晚上骑自行车和我一起发真相资料。我的两个儿子读大学的时候,放假时就把学校很多老师的姓名、地址带回家,我们全家给他们写信。回校时又带些资料去发,还跟关系好的同学讲真相、劝“三退”,他们明白了真相后都退了。

因为我们全家人都支持大法,所以他们都从中受益匪浅。现在大学生很多,社会风气又不好,要找份工作是很难的。我的大儿子师范毕业后,到外面打了两年工,听说省城有一所学校要一名教师,他决定回来试一试。当时有一百多人报考。他笔试第一名,但面试就要找关系了,没有关系你根本就進不去,而且至少要五万元以上。我跟儿子说:妈妈是修大法的,不能和常人一样,我们不找关系,顺其自然。结果面试也考了第一名,顺利过关。现在就在这所学校任职。小儿子在深圳一家电子厂工作,现在已经当上主管,工资收入也不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问世,正法到了一个新阶段。我们讲真相有了新的内容。讲真相,劝“三退”。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必须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才能有美好的未来。首先我把家里的人都退了,又跟亲朋好友讲,大部份亲朋都退了,我开始给陌生人讲,有一次在街上碰到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她手里提着很多东西,她说你帮我提点东西好吗?我说您是叫我吗?她说是叫你。我就帮她提着东西,和她拉了几句家常,就和她讲真相,她很相信。她只入过团,我就要她当着天把团退了,她就站在那里大声喊:天哪!我要退团,退出这个鬼东西。还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一个东北人,他挡住我,我就让路,我以为他是坏人,他说大妹子,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我是从外地来的,我们那里有很多人在这边打工,我找他们没找到,听说他们到河那边打工去了,我手上没有钱,可以给几块钱吃点东西吗?听他这么一说,知道是有缘人,我就给了他几块钱,后又开始和他讲真相,几句话他就果断的“三退”了。他又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他说:我跟我老婆经常吵架,这次就是跟她吵了架出来的,我现在还很气呢,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说,你跟你老婆年轻的时候好吗?他说好。我说这个问题好解决,你们吵架时你要想到你自己是不是错了?你要找自己的错,要多看她的好处,多想她对你好的时候,你就不会恨她了。他说,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亮堂多了,我现在就不恨她了,我回去一定要对她好。我今天算碰到好人了,他说,我回去后一定看《转法轮》。他离开的时候走了很远还回头向我招手。

我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错过了一些有缘人,自己修得不够好,还有许多人心没去,如:嫉妒心、显示心、争斗心、求安逸心……,这些心我都要在修炼中慢慢去掉,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