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我们全家人带来了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还记得那是一九九六年秋季,在一次开会时,听到坐在我后边的两位同事在谈论要买一本书,我根本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一本怎样的书,就让同事给我也买一本。买回来我一看,这书名叫《转法轮》。由于我的悟性较差,草率的翻看了一遍,就把书放起来了。直到一九九七年正月,为了给孩子赶织一件毛衣,能让他在初三给姥姥拜年时穿上,结果毛衣织完了,我也得了严重的颈椎病,晚上痛得根本无法入睡,枕着枕头痛、不枕枕头还是痛,我把头倒空在床外也无济于事,丈夫带我到医院拍片检查说是骨质增生,拿了许多药,颈椎部位还贴了止痛药膏,因为要常换药膏,脖子上的皮都被药膏占掉了不少,即使这样颈椎疼痛仍无丝毫减轻。当同事(也就是现在的同修)知道我的情况后,就提醒我让我再看《转法轮》,我才又拿出书开始读。

也忘记是在读书后的第几天,不知不觉中我的颈椎不痛了,从此我也懂得了这本书的珍贵。随后同修又教会了我五套功法,随着参加几次大型的法会,我的悟性也逐渐提高。随着学法炼功,我以前的几种顽固性疾病—神经衰弱、萎缩性鼻炎、心律不齐等消失了,同时我也感受到师父给我下了法轮,几次睡觉时被小腹部位的法轮转醒。我的心性也不断提高,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我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赢得了亲朋好友、单位同事及领导的佩服。

由于自己身心受益,我又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自己的亲人,我的母亲、哥哥、姐姐、嫂子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炼,尤其是母亲得法时已七十多岁,只认识几个字,所以开始的时候她只能听大法录音,后来她产生了想读书的念头,所以集体学法时她便用心听,自己读书时不认识的字就让家人教,不到半年的时间她就能通读《转法轮》了,现在她已八十三岁,几乎所有的书都能通读,这都是大法给她开启了智慧。

母亲曾患有严重的胃溃疡,许多食物不能吃,而且经常疼痛难忍,经过多次治疗也没有效果,学法炼功后,她的顽疾消失,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还来了两次例假。

我的婆婆、公公常年疾病缠身,由于开始的时候,我很少向他们洪法,所以他们对大法了解很少,但是不反对。一九九九年我公公得了膀胱癌,全家人觉得象天塌了一样,便祈求师父能给予他保护,结果他手术很顺利。至今十二个年头了,身体还是很好。去年腊月,公公忽然不停的尿血,家人都以为他旧病复发,他自己也以为这一次不行了。丈夫便想带他去医院检查。出发的前一个晚上,他来到我家,我对他進一步讲真相让他时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出发前他还给师父上了香,一路上他也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第一天没有排上号,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没事了,不用看了。可是出于情面和丈夫的压力,第二天又让他去做检查,上午十点半我打电话询问检查结果,丈夫告诉我,做CT时发现公公的左肾有阴影,不知是什么问题,要等专家鉴定一下,一小时后出鉴定报告。听到这一消息,我便不停的发正念:他是一个明真相的众生,应该得到福报,专家肯定什么也鉴定不出来。结果一小时后,专家鉴定的结果是什么病也没有。丈夫不相信,又开车带着公公到另一医院找另一专家检查。结果还是什么病也没有。现在公公不尿血了,身体恢复了正常。

我婆婆接受大法要比公公早一些,但是她只停留在祛病健身的层面上。大概二零零二年左右,婆婆患上了糖尿病,而且胳膊神经疼,痛得大哭大叫,晚上不能入睡,我和儿子不停的对她讲大法的美好,并教她两套功法,没几天她的胳膊就不疼了。由于她不是真正走入修炼,后来她又患上了糖尿病的并发症——白内障,到医院做了手术,结果手术后她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她伤心的不停哭泣。后来,出院后来到我家,我又一次劝她听大法录音。结果刚听完一盘,便能顺利的排便(她一直便秘,需要吃泻药才能大便)。她自己也渐渐相信大法,坚持听录音。一个月后,手术后一直看不清东西的眼睛能看清了。二零零九年年关时,她忽然头疼恶心,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可能是脑梗塞,她听后很紧张,我告诉她说:“你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定会没事的。”结果几天后她就恢复正常。虽然她悟性不高,大法录音时听时不听,而且也不炼功,放不下糖尿病,经常吃药,但是师父仍然在管着她,帮她度过了几次大关。

儿子接触大法比较早,从他很小的时候我就带他去参加一些大型交流会,可是我没有好好带他学法炼功。迫害发生之后,迫于丈夫的压力,也没让儿子学法炼功。但是他的心里却始终相信大法的美好。而且在我发真相资料时,他也机灵的帮我发。上初中时老师让他入团,他坚持不入,偶尔也给他的同学讲真相。到高中后,他回家的时间就很少了,我便给他抄几篇经文,让他背背,即使这样(他并不是踏实修炼的人),师父也给他打开了智慧。他的学习成绩逐步提高。二零一零年,他以超过一本线五十多分的成绩進入一所国家重点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