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小学生家长的忧虑与见解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我的童年是在五、六十年代度过的。生活虽贫困,可天性仍然善良。当学了《白毛女》这类课文后,我们非常同情穷人、痛恨欺压穷人的人,对地主、资本家等所谓“阶级敌人”产生了刻骨仇恨。后来才知道这些故事是中共蓄意编出来煽动民众,搞阶级斗争用的。

抗日战争期间共产党和日本人勾结贩卖鸦片,那二万五千里长征其实是失败大逃亡,并不是什么为了“北上抗日”。我们竟然相信了谎言,把红军过雪山草地、八路军南泥湾大生产视为“英雄壮举”,把共产党当成了“民族的大救星”。

当年学校、老师积极配合共党的谎言,灌输给学生的都是阶级仇恨,帮助中共完成了十来年改造一代人灵魂的所谓“教育工程”。没想到,文革中,老师成了中共斗争的对象,学生按老师昔日的教导“听党话,跟党走”,揪斗校长、皮鞭抽打老师,开水烫,剃阴阳头等等,极尽侮辱、折磨之能事。老师对“教育工程”的忠心,换来如此厄运,真是自食其果;在学生的人生中也留下了“文革暴徒”那抹不掉的耻辱。

历史的悲剧没有过去,我们的孙辈又重蹈覆辙。人教版小学六年级上册《品德与社会》第七页写道:“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刘思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在妈妈的带领下,来到天安门广场,点燃身上的汽油自焚……”

难道国人在当权者眼中都是弱智、好欺骗,还是作恶者肆无忌惮惯了?这种拙劣的谎言竟滥用来欺侮纯真的孩子。先不说法轮功是绝对禁止杀生和自杀的,就从母亲的天性来说又怎会骗自己的女儿去自杀?

众所周知,“自焚事件”疑点重重。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一文,邮报记者亲自到刘思影和妈妈刘春玲的家乡河南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中央电视台关于自焚事件的报道充斥着拙劣的造假。二零零二年一月,北美中文新唐人电视台制作了揭露“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纪录片《伪火》,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荣获第五十一届哥伦布国际电影节荣誉奖。

中共的教科书诬蔑法轮功,是非颠倒,令人震惊。众所周知,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法轮功修炼者已上亿,他们普遍身体健康,道德升华。修炼者在实践中体会到了法轮功的神奇与美好,是更高的科学。国家体育总局官员及一些中央领导都专门组织人员进行了广泛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二零零九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中国大陆一个民间组织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大陆中小学教材中存在一些错误。目前使用最广的三种版本的小学语文教材,都存在多篇内容失实的文章及常识性错误。例如:“爱迪生救妈妈”、“陈毅探母”、“我的战友邱少云”等。这些教材普遍存在“经典的缺失、儿童视角度缺失、快乐的缺失和事实的缺失”的严重问题。

“非圣书,屏勿视”,古人留下警言,不能让孩子受不良信息的污染。今天的教育者就更不应为了什么目的、甚至为了政治目的灌输谎言,因为其“敝聪明,坏心志。”

中共搞“假恶斗”几十年,诚信坍塌,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现在我们正承受着各行各业造假带来的无穷祸患。一旦这一茬茬的孩子们明白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被自己最信任的学校、老师所欺骗,该是多失落,又会多怨恨?如果他们放弃了对人生和社会的正确信念,随着道德下滑的世风随波逐流,也效仿着用谎言欺骗,那我们的民族就彻底完了。

人分不清正邪善恶,就将失去理智,以致仇恨真理、践踏善良。而错误的行为会毁掉自己美好的人生。纵观古今中外诸多著名的预言,都谈到了当今人心失控,道德衰败,灾多难大。

法轮大法的出现,使人心迅速净化、社会道德回升,引领人回归正道,这是人类久远的期盼与希望。

那么,学校公开向学生灌输这些诽谤之辞,是想达到什么样的“教育”效果?

教材的编辑、审查与使用权,一直牢牢的掌握在中共手里。即所谓的“教材编写的行政化”、“教材内容的意识形态化”。学生所学的语文、政治、历史、经济、科技、生物等课程,都在直接或间接的宣传着“党的思想”,都在和党“在思想上保持着高度一致”。当前的教育体制,虽然喊的是强调个性发展、鼓励独立思维的素质教育,其实是不折不扣的应试教育。因为共产党要求“统一思想”,就是要求学生按照其政治“标准答案”去思考问题,而不希望学生独立思考问题。无论是从中考、高考对考生的录取,社会上用人单位对从业者的素质要求,还是对教育工作者的考核,无不把对学生的素质教育指向硬生生的应试教育。维系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传统文化已经被“党文化”所代替,这时候的教育者与被教育者,都已经成了“马列子孙”,而不再是“炎黄后人”。孩子们赖以成长的教材,一直是中共实施它对孩子们洗脑的工具。

中共点燃刘思影等人身上的“伪火”,是为了打击异己,实施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的阴谋,为其大肆镇压鸣锣开道,炮制一些子虚乌有的“受害者”,愚弄和绑架孩子们的思维,为其维持长期的暴虐专政奠基。中共在中小学教材中的其它造假,都是为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涂脂抹粉,让孩子们成长为中共未来的“驯服工具”。

韩愈在《师说》中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为人师表的老师应该真正地对学生负责,把历史的真相、事实的真相告诉学生,让学生摆脱谎言的毒害,知道什么是善良、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知道怎样尊奉天理做一个好人。

可是,现在的为师者大多不具备传道之能、无“正道”可传。因为许多身为老师的都不知道历史的真相、事实的真相;即使知道真相,也无勇气去告诉学生这些真相。

在应城市双环学校,我们听说有一位德才兼备的好老师由于在课堂上向学生讲真话而遭受中共无端的打压。这位老师叫陈青枝,一九八八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地理系本科,是应城市双环学校高级中学地理教师,在双环学校从事中学地理教学二十年。陈老师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待人真诚、善良,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耐心辅导每一个学生,教学效果受到学生、家长、领导的好评。她因不忍心看着学生被谎言毒害,在课堂上向学生讲“天安门自焚骗局”等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教育局局长龙晖多次设计陷害陈青枝。二零零七年八月,应城市所有农村高中归并到城区,农村高中教师通过市教育局组织的考试进城教高中,教育局局长龙晖为了阻挠陈青枝进城教高中,故意用政史试卷“考”地理老师,参加“考试”的地理教师只有陈青枝被落下。龙晖以考试为幌子掩盖了迫害阴谋,龙晖自己承认是迫于应城市政法委和六一零的压力而为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教育局第二次通过说课和试讲的方式招录农村高中教师进城教高中,龙晖仗着政法委和六一零撑腰,诬陷有口皆碑的好教师陈青枝,不准她参加考试,致使陈青枝第二次失去进城教高中的机会。龙晖还多次说:“叫你不要在课堂上讲法轮功,你为什么还要讲?!多次给你机会你不改!”“写个保证就让你教高中。”教育局副局长王先超说,“你到法院去告我们!”当时的教育局人事股股长左想海说:“你想通了,哪儿都可以去。”龙晖仅因为信仰,硬生生地把一个优秀的高级中学地理教师冤在双环学校(由原来的中小学变为小学)四年的时间,浪费人才,浪费教育资源。双环学校校长张庆权多次威胁陈青枝,要把她赶走,不准她上课,不准她评先进。在中国,讲真话就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今天,中共污蔑法轮功的谎言,随着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已经一个个地被揭穿,江泽民及其同伙因迫害法轮功已在全球三十个国家被控告。我们当地不少出境观光的人看到外面到处都有法轮功学员自由修炼的身影,颇有感慨:原来只有中共才不准炼法轮功啊!原来“自焚”是假的呀!

在此,我奉劝所有的学生家长:孩子如凌风的小苗,心如蓓蕾一般娇嫩,需要我们家长,特别是学校、老师细心呵护。在当今的中国,我们做家长的做不到“孟母三迁”,无法给孩子选择一个没有党文化的学校,但是我们能做到看一看轰动全球的奇书《九评共产党》,多了解历史真相,把事实真相告诉我们所挚爱的人们——孩子和老师,这样我们大家就有希望拥有光明、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