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威海王治英女士被迫害 十几年居无定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王治英,今年五十六岁,山东威海人,是一名普通的妇女,坚持按“真善忍”信仰做好人,被中共迫害的居无定所,十几年来,身心都遭受了数不清的痛苦与压力。下面是王治英的自述。

一、幸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修炼前有一身疾病,胃溃疡、胃窦炎、心脏病、严重神经衰弱、颈椎增生、全身关节痛、耳聋耳鸣、眼睛玻璃体混浊、妇科病等等,十几年不能上班,常年吃药,经常住院,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就在我痛不欲生之时,法轮大法救了我,那真是永生难忘的时刻,也是我生命的转折点。

一九九七年,别人借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被书中的法理深深吸引。我按照书中要求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缠绕我十几年的病魔一扫而光,至今再没吃过一粒药,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亲朋好友看到我的变化,纷纷走入大法修炼之中,他们的身心变化都很大,当时 ,我们都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

二、遭遇中共迫害

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操纵中国大陆的宣传机器,捏造恶毒的谎言,污蔑、诽谤我师父和大法,很多学员被绑架关押。我想,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师父教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依法上访。因说句公道话,我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十五天,单位厂长郑书建将我非法开除公职,后又因告诉世人真相,我先后两次被恶警勒索四百元。

二零零一年,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和丈夫宋建功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一个上高中的女儿,无人照顾。我们在外租房住的期间,被威海“六一零”刘杰等人破门而入。黄华东等恶警(名字不详,待查)揪住我的头发,将我双手反铐,两个警察踩着、跪在我的腰部和腿上,我的左腿当时就失去了知觉,至今还是麻木还冷,我当时感到呼吸困难,整个人处于昏迷状态,被绑架到看守所。我们的大法书籍、几千元钱、三部手机和一台复印机统统被他们抢走。

被绑架的第五天,我到接待室见我的亲属时,心想我应该走,于是我就转身向外走。在看守所期间,我几乎没怎么吃饭,身体非常虚弱,被绑架时左腿还被恶警踩的行走不便,走路时摇摇晃晃,几乎是一步一步挪着走。到了看守所的大门处,我想,师父,如果有辆车就好了。就在那一瞬间,一辆空出租车停在我面前。上车后,司机对我说:“没想到这里还真有客,我第一次到这里来。”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

我走后,公安局到处搜查我的下落,我亲朋好友家都受到他们的骚扰和恐吓,他们甚至还联系了东北的警察,到我多年未有联系的亲戚家到处乱翻,给我的亲人和朋友们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从那以后,我被迫流离失所,多年来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痛苦与伤害。

我丈夫宋建功被非法劳教近两年。他被送到王村劳教所后,受尽了残酷的折磨。参与迫害的有:孙斗俊、王新江等恶警,他们用了狠毒的手段对宋建功進行摧残,一个多月不让他睡觉,一天只许睡一个小时,亲友去探望他时,他根本无法站立,脸都是肿的,是由两名警察搀扶着出来见的亲友。宋建功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单位的领导曾去看望他,说:“我这个职工炼功以前是个好人,炼功以后更是个好人,我怎么做能叫我这个职工早点出来?”单位领导的好心并没有感动得了迫害者,最终还是被非法诬判将近两年,直至迫害邪悟。

在那里,他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短短的时间里头发白了好多,被迫害邪悟写了“三书”,之后,看了师父的经文又清醒了。在劳教所里,他曾写过两次严正声明,每次发表后都遭受恶警更加疯狂的迫害,一天二十三个小时不让睡觉以外,还要罚站,后来他被绑架到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队里对他的身心進行最残酷的迫害,最终导致他精神崩溃,完全邪悟,至今未清醒。把一名对真善忍坚定正信的大法徒迫害成一个对师父不敬、对大法随意歪曲的邪悟者,对于一个生命而言,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在他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八十四岁的老父亲去世了,他甚至没能见上他父亲的最后一面。

三、骚扰至今

二零零八年,北沟派出所一警察到我家敲门,家人没开,于是该警察打电话联系“六一零”人员。“六一零”刘金虎等人来了之后扬言若不开门就强行撬锁,后来我丈夫把门打开了,刘金虎等人闯入家中,把我丈夫与当时家中另一朋友一起绑架至派出所,直到晚上才放回。

二零一一年前后,派出所、居委会派人、六一零刘杰又先后几次到我亲人的单位、家中骚扰,令他们不得安宁,多年来我的亲人在精神上遭受了数不清的痛苦与压力。

四、唤醒良知

对所有参与迫害我的警察与“六一零人员”,我并不怨恨你们,因为我知道你们也是这场迫害中的被骗者和受害者,可即使这样,每个人也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场迫害中的所有命令下达大多都是口头传达,这难道不是“上面”为了将来推脱责任、往下转嫁罪行的心虚吗?

我善意的劝告那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们,江泽民自己都承认了迫害法轮功是件大蠢事,难道你还要跟着他继续干蠢事,继续犯罪?任何独裁者都会推出“替罪羊”为自己开脱。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 793 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够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负责,赶快明辨是非,立即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愿你们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你和你的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