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八年冤狱 重庆市罗丕萍又被恶人围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丕萍女士于二零零一年被中共人员绑架,被非法判刑,于二零零九年才出狱。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当地中共人员企图绑架她到洗脑班,将她围困在家中十一天,罗丕萍向周围的民众揭露中共恶人的行径,于二十二日凌晨被迫离家出走。

以下是罗丕萍的自述:

我叫罗丕萍,五十八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大路村,一九九七修炼法轮大法,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们一家遭到多次不同程度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我被中共人员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遭受长期迫害,于二零零九年出狱。

在这回来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当地派出所、街道、社区派人监控和跟踪。每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就要来骚扰。就在今年五月九日(农历四月初七)上午,本社区的正、副书记黄维凤(女)、刘小红(女)、曹某某(男)以给我丈夫安排工作为幌子,其目的叫我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当时就被我严厉拒绝了。我也不失时机的给他们讲了真相,希望他们能够正确的对待法轮功。

今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八点钟,楼长刁老太婆(迫害法轮功的帮凶)来查问今天什么时候出去买菜?九点钟我和丈夫一起出了门就分了手,到中午12点多钟会到自家住处楼下,就听有人喊我,我看是本社区的韩骆玲(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叫我到社区去谈点事,我心里明白她们要想干什么。我说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家再来,返身我就上了自家八楼将防盗门和自家两道铁门急速锁上,不一会社区的韩骆玲、曹某某带十几个便衣冲上楼来,看到铁门被锁上,就找来工具野蛮的将铁门锁撬坏,先由几个女性年轻人来冒充查电、气表的叫我开门,我知道她们想干什么,奉劝她们不要充当迫害法轮功的帮凶,隔着铁门给她们讲真相,然后她们离开了。过了一会又来了几个人凶恶的拍打着房门叫我开门,其中有个自称是江北区国保支队的梁世斌,另一个称是街道综治办新上任的,但不愿报姓名,梁世斌说:参加学习班完后保证让你回来,相信我说话算话。我说不会相信你。赶快带着你的这些人离开这里,不要再继续迫害法轮功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就从当天开始每天都有人在我楼顶上和楼下面换班守着监控。两天后,我隔壁的这家人将他们撬坏的铁门修好之后,又重新锁上。在这期间他们还把我和丈夫的相貌画成肖像供给监控我的这些人辨认,还说要在这里守半年。恶人一直将我围困到十天以后,二十一号上午八点钟来了一伙人拿着公安特有的万能钥匙再次将我家防盗门的锁打开,冲到我家门口将我的房门一阵狂打,叫嚣着要我开门,楼顶上也弄得乒乒乓乓直响,有强攻破门而入的阵势。

当时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也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我要揭露他们、曝光他们的邪恶行径,推开窗户对着楼下围观的人群高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自由,迫害有罪。大路村的父老乡亲请你们关注发生在你们身边的迫害,这群土匪把我已经围困了十一天了,想饿死我,现在又把我的防盗门打开了,要绑架我到洗脑班,他们说的学习班就是迫害法轮功的集中营。他们自称是公安,公安却拿着人民的税收迫害老百姓。

我又对着楼顶上的人喊到:“快下来,停止迫害。如今的天灾人祸都是有针对性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要遭恶报的,不要做迫害法轮功的帮凶,给自己和家人留有一个平安美好的未来。”这些人陆陆续续的返到楼下。

我对社区直接迫害我的人喊道:韩骆玲你助纣为虐,你迫害修炼人神佛不会饶恕你的。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把迫害好人的坏人押上历史的审判台的时候,我第一个指正的就是你。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但是我还是希望能赶快悬崖勒马,选择行善,不要选择做恶。

我对在场的人讲道: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各国政府都支持拥护法轮功。在台湾、香港、澳门也都是公开修炼法轮功,只有在中国大陆中共一意孤行的迫害法轮功。宪法规定信仰也是自由的,这群“人民警察”知法犯法。希望有正义感的善良人把你们今天看到的这一切告诉所有的人,共同制止迫害,伸张正义。

就这样连喊带讲了一个多小时,恶警们暂时躲开了。

我亲身经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正邪较量后,悟到不能再让他们这样围困下去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与同修的加持中,于二十二日凌晨被迫离家出走。

据悉现在邪恶之徒仍在到处调查、骚扰亲友,妄图继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