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八年 余毅敏含冤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晨,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失常八年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中南财经大学校友余毅敏,在痛苦中离世,年仅四十九岁。余毅敏曾五次遭中共当局人员绑架,三度关洗脑班,非法劳教一年,曾经受过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受迫害期间,余毅敏遭单位非法开除,家庭破裂,长期无生活来源,贫病交加。

遭迫害之前的余毅敏
遭迫害之前的余毅敏

被迫害精神失常后的余毅敏
被迫害精神失常后的余毅敏

大法给予了她第二次生命

余毅敏,一九六二年四月十三日生,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原湖北省电力建设第二公司会计。她生性温和、心地善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刚满三十岁的余毅敏,一场突如其来的病魔降临到她头上,脑中长瘤,她只好住院,开刀治疗。手术后,身体虚弱不堪,完全靠药物维持,不能上班,给家庭带来较大的经济负担,吃药、打针花去很多钱不说,病痛的折磨中那生不如死的煎熬滋味,真是度日如年。

一九九六年,余毅敏经好友介绍开始学炼法轮功,处处恪守“真、善、忍”的法则,严格要求自己,力求为人处世真诚、善良、忍让,在利益上从不与他人争要。在发生矛盾时,首先找自己的原因,检查自己哪儿没做好,善待与理解他人。工作中任劳任怨兢兢业业、连管档案室的同事都夸她账目清晰、字写得特别好。

余毅敏丈夫看到她修炼法轮大法后,精神、身体上发生的明显变化,也跟着炼法轮功,不久自己所患的肺病也不治而愈了。公公、婆婆一看儿子、媳妇的变化,身体好了,对父母更关心体贴,也触动了二位老人来学炼法轮功了。从此以后,家庭和睦,药费开支没有了,为单位也节省了一笔不少的支出,减轻了单位负担。

余毅敏深知是大法给予了她第二次生命,给她的亲人带来健康。每到周六、周日余毅敏夫妇带着幼儿参加集体学法,到处洪法,一家人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中。

五次绑架、几度被关洗脑班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八日余毅敏进京上访,被北京警察劫持到前门公安分局内,用手铐将双手在背后反铐,直到铐子卡入肉里。后被武汉市江汉区万松园派出所警察劫回武汉,被武汉市妇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酷刑演示:背后反铐
酷刑演示:背后反铐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六日,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局“六一零”指使各派出所又一次大规模非法抓捕轮功学员。万松园派出所所长周志卫,管辖民警罗勇、唐双新等多名恶警闯入余毅敏家中强行将她带走,关入江汉区洗脑班。江汉洗脑班先是设在武汉市公安局旁边的福利院内,二零零零年五月迁入江汉区二道棚一个私营预制板厂内。

二零零一年黄历腊月二十八日,余毅敏与家人正在准备年货,万松园派出所所长周志卫带一伙恶警气势汹汹闯进余毅敏家中,不由分说将她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双手戴铐子。余毅敏再次被关进江汉区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余毅敏拒绝看谎言的新闻,配合同修撕毁攻击、诬蔑大法的标语。在洗脑班,一次有法轮功学员智慧的把写在墙上诬蔑法轮大法的标语抹掉,填写上“江泽民是在搞邪教”,恼羞成怒的“六一零”头子,调来防暴队抄房间,搜身,追查是谁写的,要每个法轮功学员按要求写字来对笔迹,结果遭到余毅敏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的坚决抵制,不写一笔一划,最后恶警也没查到是谁写的。

二零零一年十月底,余毅敏被万松园派出所恶警带到所里进行迫害,她智慧闯出派出所,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万松园派出所所长带领恶警到处搜查余毅敏,并重奖举报者。

从派出所正念闯出后,余毅敏于当月上北京打横幅,被北京警察绑架,非法关在北京燕山看守所十七天,绝食后释放。

非法劳教,洗脑班药物迫害

在一次发真相传单时,余毅敏第六次遭绑架,被劫持到武汉何湾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刚到戒毒所,恶警不让她睡觉,找来六队几个最邪恶的人,二十四小时轮番灌输邪说歪理,转化她,余毅敏根本不搭理他们。恶警就唆使吸毒犯打她,拧她,长时间不让睡觉,罚她面壁军蹲,稍一动弹就会遭到一顿毒打,无论怎么折磨,她始终如一的坚信师父,坚定大法修炼不动摇。最后恶警只得放弃转化她,就用长时间劳役折磨迫害她。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某日,余毅敏非法劳教期满,本应该回家与家人团聚,恶警却将余毅敏从何湾戒毒所直接劫持到江汉区洗脑班。这也是余毅敏第三次遭洗脑班迫害了。洗脑班期间,余毅敏曾遭受药物迫害,当时反应不大,之后慢慢失去记忆,双脚出现疼痛,直到完全没有知觉、无法行走。在洗脑班,恶徒还将她的头猛力撞墙并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江汉区政法委、江汉区“六一零”、江汉区公安分局、万松园派出所、万松园街道办事处相关人员,是迫害余毅敏的直接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家庭破裂 

余毅敏从二道棚洗脑班出来是二零零三年大年三十那天,余毅敏拖着饱受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后虚弱不堪、浮肿的身子站在阔别已久的家门口,等了一晚上,用手轻轻的敲门,门紧闭无一丝声息,只有那凛冽的寒风呼号不停的拍打她穿着单薄衣服的身子,黑夜中,她背靠门上,任凭开闸似的泪水在消瘦的脸上流着,天亮前悄悄离去。几天后,其丈夫汪四清拿着一份离婚书叫她签字,只给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后,就撒手不管了。

几年来,余毅敏从看守所到妇教所,从洗脑班到何湾劳教所、戒毒所,几经辗转,遭受非人的折磨迫害,无情的高墙,使她一个完整的家庭隔绝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夫妻不能团聚,年幼的儿子见不到生养哺育他的母亲,骨肉分离。

余毅敏遭迫害期间,被工作单位非法开除,从此长期无生活来源。而且,在中共残酷打压下,余毅敏本来很幸福的家庭破裂,以致无家可归。这些刺激因素,加上曾被注射不明药物,大约从二零零三年起,余毅敏精神开始失常,后又双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在地上到处爬,而且每次来例假又没人管,弄得到处都是血,裤子、床单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

法轮功学员救援遭绑架

余毅敏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家庭破裂、没有经济来源这种惨境,社区中共书记曹新云只字不提余毅敏遭迫害之事实,反诬蔑她是炼法轮功炼成这样的,还经常骚扰、侮辱余毅敏。

在这期间,法轮功学员找到余毅敏,在生活上照顾她,经济上资助她,尽力帮助她恢复健康。学员把她安排到福利院,余稍有清醒就渴望学法,有两个学员主动为她能尽快恢复正常,同她一起学法,结果这两位学员却遭到中共绑架。

余毅敏,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的会计师,就这样在中共一步紧逼一步的迫害下,失去了生命。 是谁制造了这人间的悲剧?是谁颠倒黑白?是谁纵容道德伦理沦丧?余毅敏的遭遇是中共恶党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践踏人权的活生生的控诉。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人员:

江汉区政法委书记:辜建桥
江汉区610办公室主任:肖国雄
江汉区610责任头子:顾建桥
江汉区洗脑班头子:胡家祥 (是迫害余毅敏的元凶)
屈伸 郑容 

万松街办事处党办      
万松园派出所         
主管迫害所长: 周志卫(现已调往机场派出所任所长)  
万松社区书记: 曹新云    
万松青松里管段警察:罗勇
警察:唐双新    
何湾戒毒所

湖北省电力建设二公司总经理:王鑫国 (二零零零年开除余毅敏的工作的直接责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