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眼视觉”现象揭示另外空间的存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几千年来,在民间和宗教中都有着各种关于神通和神迹的故事流传,佛教将修行者的层次与神通表现归纳为“五眼六通”,认为修行人在超出了凡夫的层次之后,随着修炼的升华,会拥有各种非凡的超能力(神通),而一些根基与因缘特殊的人即使没有修行,也可能生来就拥有一些超能力(特异功能)。

从上个世纪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又重新对特异功能现象的研究发生了兴趣,许多大国的政府机构都开展了许多研究工作。现在世界上已经有多种特异功能被公认,如透视、遥视这些“非眼视觉”能力,以及特异功能人腋下识字、耳朵认字这类佛教中故老相传的“六根互通”现象。甚至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大陆科研机构的工作人员曾经在盲童学校中测试发现,在一些后天性失明的盲童当中,同样有具备着“非眼视觉”超能力的孩子。

自1979年始,中国大陆的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在各地蓬勃开展,因为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修炼文化底蕴,全国各地出现了一大批特异功能人,他们与科研工作者合作,取得了许多震惊世界的突破性成果,大大突破了传统科学的理论框架,在当时引起了台湾国科会主委陈履安先生的重视。他召集了几位顶尖的科学家着手开展对气功与特异功能的科学研究,时任台湾大学电机系教授的李嗣涔先生也是其中的一员。1999年,中共开始全面打击气功与特异功能研究活动,而与此同时,远在海峡彼岸的李嗣涔先生和他的科研团队却获得了惊人的发现。

受中国大陆科研成果的启发,李嗣涔先生自1996年始开办“手指识字”功能诱发训练班,在1996至1999年的四年间,46名儿童完成了为期四天的训练,其中有6位出现了“手指识字”的特异功能。1999年8月26日,时任台湾大学教务长的李嗣涔先生在组织3名少年儿童做“手指识字”功能测试的过程中,意外的发现当特异功能人在辨识写有“佛”、“菩萨”和“耶稣”等字样的纸条时,他们在大脑的“屏幕”中看到的不是字的笔划与形状,而是出现了全身发光并微笑的人像、在一圈莲花上打坐的白衣少女以及寺庙等奇妙的立体运动影像,并且在后来的反复测试中都得到了相似的结果。李教授认为,这是与肉眼无法察知的另外空间的信息能量沟通的结果,实验证明了在我们身处的物质空间之外,还存在着另外的空间和物质能量信息。而“佛”、“菩萨”和“耶稣”等觉者的名号具有非同寻常的信息沟通效验。李嗣涔先生以台湾第一学府教授的身份开展前沿领域的科学探索,1999年引来了众多专家教授的“踢馆”,但实验结果却让这些教授们大开眼界,直呼不可思议。

如果说这一系列“非眼视觉”实验证实了佛家所说的“天眼通”与“慧眼通”功能的存在,以及另外空间的存在,那么无独有偶,在前沿科学研究领域中,更多的“非眼视觉”现象也同样揭示了另外空间的客观存在。

西方世界对“濒死体验”(NDE)现象正式开始研究大致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的,迄今已有近四十年的时间,世界各地数万次研究结果证明濒死体验现象具有普遍性,无神论者、宗教信众、儿童、成人……在各类人群中都有濒死体验现象出现。而特别让人惊讶的是,濒死体验者几乎无一例外的谈到自己在生命垂危、不省人事时,自己的神识却能飘荡在空中,清晰的看到医生护士忙碌工作的情景,这些准确的情景描述在事后得到了在场者的证实,甚至还有不少人神识进入了天界,与另外空间的生命交谈。这些研究结果已经得到了全世界该研究领域专家们的普遍承认。人不用肉眼睛就可以视物,神识可以离体,在物质世界之外还存在着更加广袤无边的另外空间……这是濒死体验现象研究带给人们的启示。

明慧网于2006年11月1日登载了一篇发自大陆的实名报道文章,详细讲述了山东省沂水县高桥镇一名暴死的年轻警察死后附身于一位农村妇女身上的惊人事件,这名农村妇女操着死者的男性嗓音讲话,讲着死者才知道的事情,并闭着眼睛拿过手机,刷刷刷的摁上电话号码,直接把相关的人叫了过来,而这位农村妇女不识字,平时也根本不懂如何打手机。最后“她”跟车奔波几十里还能闭着眼睛给司机指路,让现场的人无比震骇。其实这也不奇怪,科学家们发现当人处于梦游及催眠状态下,都可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对各类“非眼视觉”现象的深入研究,很可能就是探索另外空间存在的一个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