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县王暖荣被绑架 妻子呼吁营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吉林省通化县法轮功学员王暖荣、王培臣父子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王培臣的家属去公安局要人被警察阻挠推诿。警察扬言要对王培臣非法判刑,对王暖荣非法劳教。

下面是王暖荣的妻子曾庆荣写给当地民众的公开信:

我是王暖荣的老伴,我叫曾庆荣。我想请你们听听一个老百姓的心声。

我老伴王暖荣在没炼法轮功之前,是个“病包子”:有慢性肠炎、支气管炎、黄疸型肝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冬天什么活都不能干,一干活就喘不上来气,只能在屋里呆着,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自从学了法轮功之后,病都不治而愈了。而且,以前他还爱赌博、喝酒、抽烟,输钱了不顺气,回家就和我打仗,三天两头大呼小叫,骂骂咧咧的。

老伴学了法轮功后,不但病治好了,脾气也给改好了,坏习惯也没了,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相处得也好了。大家都说:“这个人象换了个人似的。”学了法轮功受益的不是我老伴一个人,我们全家都受益了。我们从心里感谢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老伴健康、给了我们一家安宁。

然而,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个上午,老伴被人陷害,通化县马当镇派出所于文福、姓冷的等三四个警察,没穿警服,没拿证件,进屋就问:“家家都被发了传单,你家有没有?”王暖荣说:“有啊。”顺手拿给他们看。警察一把夺过去,恶狠狠地说“都有人举报了,传单就是你发的!”一边说一边开始往外拽人。当时三岁的孙女正抱在爷爷怀里,警察撕扯绑架爷爷,吓得小孙女大哭,晚上睡觉都喊着爷爷。

王暖荣被绑到马当镇派出所后,关在一个屋子里。等到下午三、四点钟,所长藤志国外面办事回来了,一见王暖荣就发疯似的跺脚骂,面目恶狠狠的都不是平时的藤志国了。一边骂一边拿起一个拖布把拼命的往王暖荣头上打,打了一起儿又一起儿,打得王暖荣鼻子、嘴、耳朵往外喷血,喷的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藤志国还不手软,照头上死命的一棒子,把拖布把一下打断崩到棚上弹到地上。藤志国捡起来,用断掉的拖布把的尖一下扎进我老伴的喉咙往前顶,一直把人顶在墙上,脖子流出了很多血,嘴也出血,当时有窒息的感觉,嗓子说不出话了,棉衣后背和头发上都是血。藤志国还说:“你死了,就算臭块地。你的血弄脏了我的墙和地面,你给我舔了。”不舔,藤志国就用脚踢。一边踢打,一边说:“我找畜牧局开除你,你还住公房,我一把火给你点了,我让你住!”藤志国打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打累了,才停手。把王暖荣双手用手铐反铐在暖气片上,人坐在水泥地上一夜。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把我老伴送到通化县看守所。一进看守所,老伴的棉衣衬衣扒个净光,看守所人员把窗户打开,用自来水管子往身上浇凉水,直到人冻僵了为止。派出所提审老伴时,老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个改好了的好人,却遭到腾所长和看守所十五天的虐待。并且勒索了三千元钱,要儿子给写了“保证书”才让回家。这时说话嗓子还是沙哑的、鼻子还能抠出血块、吐痰还带血丝。

老伴回家后,亲朋好友来看他,他说起了遭受虐待的过程,亲友都说:“那钱就不应该给他们,把人打成这样了,没赖他们,就不错了。”有的说:“找几个人把那个姓腾的手剁掉,给他点颜色看看,再让他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你们知道,我老伴是咋说的:“你们别怪他(藤志国),他是不明白真相,他要知道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知道大法的美好,让他打,他都不会打了。是我自己不好,没有把他(藤志国)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在场的亲友听完这话,眼圈都红了。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人,自己遭受那么大的折磨,还宽容别人、善待别人。

二零零九年春天,我老伴正替儿子看店,又被一帮警察绑架,并且抢走几本大法书。我在家听说此事,担心老伴又被警察毒打,急忙往店里走,结果路滑摔倒,把右胳膊摔断。第二天下午才把人放回来。不知道警察又对老伴怎么了,逼得老伴不敢在家里呆,只好抛家舍业流离失所。家里呢,儿子得看店,儿媳妇生孩子,我拎着一只胳膊还得侍候月子,一只手洗衣服做饭。警察呀,给一个好好的家庭带来多大的痛苦和魔难!

二零一零年警察再次到我家店里准备绑架我老伴,正巧他不在,算躲过去了一劫。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济生领十多个警察再次来骚扰绑架我老伴,骚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骚扰我们和睦的家,这是为什么?我老伴只是为了身体健康,而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人中更好人的人,告诉别人怎么样做个好人还得冒着被抓、被打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这是为什么?这是什么世道?

现在我老伴已经被抓走二十多天啦,不放人不让见,找律师也不让见,究竟老伴在里面又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我们相伴四十多年了,在他身上已经发生过那么多次非人的虐待,上街买菜又听到百姓议论:刘仁阁刚被通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国保大队当场活活打死,让我对老伴怎么放心的下?是不是又遭到虐待?是不是吃好?是不是睡好?

希望有良知的人帮帮我,帮帮我这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我们和和睦睦的一家六口,硬是被警察给我们拆散,剩下我和儿媳带着两个孙子,叫我们怎么生活?

王暖荣的老伴:曾庆荣
二零一一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