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语音电话(双鸭山、沈阳、天津、武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

  • 真相语音电话:双鸭山市矫龄鋆迫害致死

  • 真相语音电话:沈阳《华商晨报》、《辽沈晚报》诽谤大法

  • 真相语音电话:营救天津市铁三院工程师周向阳

  • 真相语音电话:武汉市熊炜明被秘密绑架

  • 真相语音电话:双鸭山市矫龄鋆迫害致死

    下载真相语音电话(4.4MB)

    双鸭山集贤县的乡亲,您好!

    咱们县的矫龄鋆是个好人,被抓走29天就被折磨死了,年仅49岁。人命关天啊,请您花2、3分钟听听这事的来龙去脉。

    集贤县公安局副局长耿振东和国保大队长吴华,将集贤县建新高中食堂管理员、法轮功学员矫龄鋆非法抓走29天,7月8日下午五点多,家属在医院看到矫龄鋆时,他已经死亡,胳膊、脚都硬了。头上、小腿上有瘀青,人中有深深的掐痕,嘴唇坏了,脖子左侧有一道明显的紫色瘀痕,脸色紫黑。因为矫龄鋆被送到医院后,只让医生检查手脚,不允许查看全身,至今医院也不给看守所出具死亡证明。七月十七日矫龄鋆的遗体做了尸检。胸腔有积水,支气管有六公分长的冰水,都结冰碴了,肺部都有水,有一块肺叶瘀黑,有瘀血。很明显,矫龄鋆是被酷刑迫害致死,仅仅因为他修炼法轮功。

    7月11日,家属到县司法局控告集贤县看守所,并要求立案,遭野蛮拒绝。一天,三名陌生男子猛砸矫龄鋆的家门,威胁家人。家属报案后,副局长王玉良要家人不得将此事泄露出去。

    集贤县公安局为掩盖真相,想用钱收买家人。公安局长黄英保找到家属答应给赔偿,但家属必须签字,同意矫龄鋆是在厕所跌倒而死的说法。

    矫龄鋆为人热情友好,乐于助人。作为食堂管理员,因他平时采购的东西多,商家经常给他好处费,成件的商品、成条的烟,他都不要。他说:我是修炼法轮佛法的,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人,我不会收别人的东西。老父亲过大寿,老师、员工给送礼,收了上万元,他也都给人家退回。可他自己却生活简朴,捡学生丢弃的袜子穿,掉在地上的饭粒他都捡起来吃,而帮助别人时,却经常几百、几百的拿钱,几年来一直资助2个贫困孩子上学,让其免费就餐。

    集贤县的乡亲,您说这件事的是非善恶是不是一目了然。您一定会选择站在好人矫龄鋆一边,谴责集贤公安对他的迫害吧。愿您能发出正义的声音。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您自己。因为一个正义善良占上风的社会,人人都受益。

    感谢您的收听。


    真相语音电话:沈阳《华商晨报》、《辽沈晚报》诽谤大法

    下载真相语音电话(4.1MB)

    您好,看了七月二十二号的《华商晨报》和《辽沈晚报》了吗?咱们沈阳人又被骗了。不仅报纸,“新北方”电视也一块造谣。我给您说说。

    这次,他们编了一个叫“石晓岩”的人,说自己乳腺癌病情的恶化是因为法轮功,还说给法轮功捐了巨款。这个所谓的“石晓岩”既没有住址,没有年龄。报道的根据只是写给岫岩满族自治县的一封信。整篇报道也没有报纸编辑的署名,落款是“本报报道组”。看来炮制的文章谁也不敢承担责任啊,而且也怕咱们读者去核实真相。

    咱们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历史上,每次政治运动共产党都是这么干,先给你造一顿谣,挑起民愤,然后利用中国人斗中国人。全国的报纸广播都是它一家的,它来说你好坏,容不得你说话。铺天盖地一起来啊,历史上打谁超过三天不倒的?一篇报纸就打倒了。可唯有法轮功打不倒。因为法轮功学员是修炼人。

    早在迫害前的一九九八年,国家体总对一万二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结果是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中共编造的谎言太多了,就说那个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案,那些人一烧,一分钟内,灭火器灭火毯就拿来了,摄像机也照上了。然等着王进东对着镜头喊完台词,才盖上灭火毯。小思影气管切开手术后没几天就能声音清晰地唱歌。用联合国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话说“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现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

    朋友,今天已经有超过一亿的中国人看清中共坏透了,没救了,声明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华商晨报》和《辽沈晚报》的相关人员当然逃不过造谣诽谤的责任。我是觉得咱们不能再一而再再而三地上中共的当了,在对待法轮功的事情上,可得自己心里明明白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多好啊。

    谢谢您听这通电话,愿您好人一生平安。


    真相语音电话:营救天津市铁三院工程师周向阳

    下载真相语音电话(2.9MB)

    您好,人命关天,请您帮助为了良心绝食抗议已经一年半的年轻人。

    天津市铁三院工程师周向阳因为向人们讲述“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是江泽民一手导演并栽赃法轮功的,被非法绑架在天津市滨海监狱。遭受到文革式手法的身体酷刑和精神折磨,被强迫说假话、强迫对“真善忍”进行揭批。为坚持良知、拒绝说谎,周向阳从二零零八年六月到二零零九年七月以绝食方式抵制迫害十三个月,遭受了狱方野蛮灌食的摧残。

    在生命垂危时周向阳被家属接走,期间与苦苦守候七年的未婚妻结婚,谁知身体刚刚有所好转,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又被非法绑架回滨海监狱折磨,老母亲和新婚妻子和家属们欲哭无泪。周向阳目前又已经绝食五个月抵制迫害,加上上次长期绝食和再次被绑架时的酷刑折磨,一个并未犯法、只为做好人、修炼“真善忍”的年轻工程师已处在生死一线。在天津市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610办公室和滨海监狱”明知这是冤案却拒不放人,甚至不让家属探望。

    而就在七月底,另一法轮功学员李希望被绑架在滨海监狱不久,狱方就称之前身强体壮的李希望突发疾病死亡。

    朋友,请伸出您的援手,不要让悲剧继续延续,帮助这个善良的年轻人回家,谢谢您。


    真相语音电话:武汉市熊炜明被秘密绑架

    下载真相语音电话(4.3MB)

    亲爱的武汉市民同胞,您好!

    请您静下心来听我讲一件发生在咱们身边的真实事情。几个月前,青山区虹蔚社区原冶金建筑研究所职工熊炜明在自己家中失踪了,后经证实是被市公安局绑架。

    熊炜明先生是一个温文尔雅,与人为善的知识份子,也是一个信仰“真、善、忍”法理的法轮大法学员,他从不伤害任何人,连说话都不会大声。他上有七十多岁的双亲,下有五岁多的儿子。

    熊炜明失踪后,全家人多方奔走寻访,都杳无音信。后来还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得知:原来是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警察,四月二十日晚秘密潜入熊先生单独居住的家中将其绑架。他们先后将熊炜明关在市局一处、汉口江汉区法制教育中心、武汉东郊青山区北湖农场法制班,五月二十七日又将他送到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的洗脑班——位于洪山区的板桥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熊先生在那里进一步受到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和摧残。

    七月十九日前后,在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的非法机构“610”的授意下,熊先生被非法批捕。

    六月初,市公安局一处和板桥洗脑班还曾欺骗熊炜明的父母,说他们儿子不久就会回来。老人听信了它们的谎言,满怀希望的等待,等到的却是熊炜明已被非法批捕的消息。两位老人悲愤交加,嘴里不断的重复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据多方了解参与这次恶性恐怖绑架事件和关押迫害的有关责任单位有:

    武汉公安一处610,省板桥洗脑班,青山610北湖管委会,青山公安分局,青山区红卫路派出所,青山区红卫路街虹蔚社区,冶金建筑研究所保卫部门等。

    现熊炜明的处境非常危险,我们希望每位有良知和正义感的武汉市民能关注此事,给予道义上的支持和帮助,我们也希望湖北省武汉公检法系统和政府工作人员能够拿出你们的良知和勇气,共同抵制和谴责这种践踏法律,残害善良百姓的恐怖行为。历史的教训一再告诫我们,任何强权邪恶势力都不会长久,善恶有报的天理永远在衡量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良心。

    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