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的梯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我曾登过泰山,在登泰山十八盘时,看到南天门高高耸立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但走过去需要一段决心和毅力,台阶是很窄又立陡的,走在上面好象站在悬崖上,我心里是没底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上去,如果上到一半不行了,那就更麻烦,上去很难,下来也难。我鼓励自己只看前面的一个台阶,这样对我来说难度小多了,我可以轻松的踏上来,这样不知不觉中我上到了南天门。今天回头看看自己修炼走过的路正是这样,师父安排一个台阶,我就踏上来,不知不觉走到今天,令自己都感到惊异,我怎么走过这么多不可思议的路程啊!

家庭关

一九九八年读大学期间,我在附近高校有缘喜得大法。告不告诉家长?我思考了一段时间。爸爸脾气不好,打人也很吓人的,家中常年负债让他压力很大,上高中时住校,他不知从哪里听说我早晨在学校练太极拳,特意找到学校来,声泪俱下让我别练了,专心学习,好出人头地。我没想到对这事他会如此兴师动众,而自己只是想锻炼身体,他又提及我妈妈听说我这事都得病了等等,我一听掉了眼泪,马上保证不练了,爸爸高兴的回去了。

这次不一样了,得大法之初,我就下定决心一修到底,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不但让我拥有了健康的身体,还让我有了一个健康的心态,告诉了我人生的意义,如何摆正与别人的关系,并且解开了那无穷无尽的宇宙之迷,看了第一遍书,我一下心胸开阔,我知道大法可以让生命提升,我向往着“真善忍”那无限美好的境界。那么接下来我该如何面对?

师父在经文《环境》中讲:“还有很多新学大法的人在家偷偷的炼,怕别人知道不好意思,那么你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心,一般的怕是个执著修炼中要修下去,而你怕别人知道你在学大法?修炼是很严肃的事,自己应该如何对待自己与法?”我放下了顾虑,决定按师父的大法去做,我幻想家人也能得法,我还要跟村里人洪法等。

假期带着满心的希望和一书包的大法书我回到家,当我兴奋的告诉他们时,等待我的是劈头而来的打骂,打骂我好几天,那几天真的度日如年,其中一天他们要烧大法书,我坚决阻止,后来他们想烧了书我还会再买,就把书全部锁在柜子里,前面头发被他们烧过,鼻子被抓破,妈妈还理智不清的拿着剪子和打火机来吓唬我。而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让我放弃大法,我明白这是业力转化的表现。

因为没有书看很苦恼,又担心书被他们损坏,我找了个借口带回学法点,并和同修叔叔讲了我的情况,看到我狼狈不堪、鼻子上带伤的样子,同修叔叔安排我在同修家住了一天,大约第三天,爸爸怒气冲冲的找到学法点,同修叔叔热情待客,并向爸爸讲明真相,我和爸爸回了家。爸爸回来对妈妈说“他们都是好人。”就这样,我可以在家看书了,同时自己也冷静了很多。

这个假期,我早早起来帮忙做饭,积极帮父母干家务及农活。在开学要走的前一天,妈妈忽然对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乐呵,给你这个你就乐了。”说着递给我一张法轮图,原来是她在我送走书之前藏下的,我看到法轮图时,真的发自内心的笑的好开心,不只是为法轮图失而复得,而是父母前后态度的变化,我为他们能明白而欣慰。

一九九九年后由于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加上我被邪恶迫害的失去学业,派出所老来我家骚扰,一听警车叫,家人就很紧张。我妈妈也很不理智,甚至在邪恶迫害很猖獗的时候还失去理智的要把我送入魔窟,幸亏明白真相的爸爸一直保护着我,后来妈妈闹的很凶,无奈爸爸把我送到姑姑家住了一段时间,有个姐姐心疼我,也接我去她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来我被男友接走。

随着大家持之以恒的讲真相,环境也宽松了,再来人骚扰,爸爸妈妈都知道正念抵制,我家族中学大法的人很多,由于我们几乎都是后得法的,所以之前我们彼此之间还不知道,由于進京证实法,我和家乡的同修亲人成了当地的名人,特别是同修在当地口碑很好,几个人就扭转了当地人们对大法的看法。

我经常听常人亲戚说某某拉沙子时老百姓说,别人拉的他们都检查一下,但某某拉的从来不用检查,因为他们每次拉时从不少拉,从不偷工减料。某某春天给人家翻地,他比别人贵,但老百姓都愿找他干,因为他翻的深,没有一块地方给糊弄的。某某做生意雇人,老百姓抢着去他那,因为他信的过,工钱从来都是按时给,从不少给……加上我给家乡人不断讲真相劝三退,后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和男友结婚了,我生活的很稳定,丈夫也是同修,婆家生活条件富裕,我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挣了钱帮父母还债,困难时帮他们,给他们钱或给他们买衣物。

今年妈妈来到我家,看到我生活的很美满,很感叹,我不断从各方面启悟她的善心,我问她:“知道《劈山救母》吗?”她说:“知道,现在家那边正演这个电视呢。”我说:“这个故事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她说:“孝呗。”我语重心长的说:“不止是孝,还有个理,只有她的孩子可以救她,因为符合孝道。”她知道我是真心为她好,给她放神韵,她很爱看,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对大法真相很有正念,难以想象这是当初又打又骂,扬言要送我劳教的母亲。看关贵敏先生唱歌时,她很关注。妈妈明白真相后,我切身感到我的很多空间场一下纯净明亮起来,我的慈悲心也多了起来,通过这些年自己一点一滴的真心付出,妈妈明白了真相,修炼真的很严肃,不是做样子给别人看的,心性和思想得是真心的改变,在师父正法洪势的不断推進下,没上过学的妈妈通过我和其他同修多年的所言所行逐渐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正念。

与同修的磨合

最初家里的魔难是出乎意料的,但事情并没到此为止。回到学校我庆幸又可以参加集体学法了,可去了后看到同修疏远我,学法点那位同修叔叔告诉我,因为我家长找来的事,站长有不同看法,认为我的行为是破坏了法。同修叔叔告诉我以后自己在学校学吧,一周到他那一次,这样师父新来经文和讲法,我不至于落下。回学校后我委屈的哭了,但哭也没用,我去那里只会增加大家的压力。

有一次听说站长组织辅导员在某处放当时刚出的师父讲法录像,我和一同修急忙赶去,在门外听着师父讲法我热泪盈眶,终于忍不住开后门進去坐到里面看,这时站长走过来坐到我身边说了一些话,大致意思他认为我家庭关的事,是我走偏了,还把我和一个掺练其它功而出偏的人说成是一样,并把我请出放讲法录像的现场。回到学校后,我又伤心好一阵,转念又想我不是给别人修的,只要师父承认我就行。

正好看到师父新经文《溶于法中》,我开始背法,三个月背完了一遍,大法在我生命深处深深扎了根,也为我在一年后能坚定走出来证实大法奠定了坚实基础。背法对人的改变真的是立竿见影,我整个人也变的理智,沉着,冷静,对法理也有了清晰的认识。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点上一些同修看到我在法理上提高的很快,又从新接纳了我。毕竟是修炼人的团体,我们做法的不同是层次的不同,大家都想为法负责,发生矛盾也没有什么个人恩怨。后来站长组织了几次大型洪法活动我都参加了,其中一次是去市郊的一个镇,那的大法弟子才几十人,我们去了很多人洪法,在大家炼功时很多人要学,我负责教他们炼功,学的人中孩子最多,看着他们渴求的眼神,我为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一员感到无比荣耀。可惜很快邪恶的迫害开始了,真为那些想得法的人惋惜。

从新被大家接纳后我并没回点上,而是听从一个同修的建议在学校公开炼功,同校其它系也有大法弟子,这样我们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在校内洪法。人得法真的是不易啊,当时全校人人都知道了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的一天,我们正在操场炼功,当时一个学生要学,我们正教他动作,校警来登记我们,一下子把那个学生吓的撒腿就跑。而之后的日子我们邀请炼功点更多学生同修两次来我校洪法、炼功都受到了严重干扰,一次是风沙太大,我们炼功根本站不住。一次是炼完功后,一辆私家车行驶到我们中间时车内起火,我校同修也参与救火,火及时扑灭,但确实影响了我们的洪法。受邀同修对我们也很有看法,认为我们有问题,但点上同修的正念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我跟受邀同修说我们点上那个同修在关键时刻只想的是车里人的安危,受邀同修也明白过来。

这些年在与同修配合中做了很多事,但随着证实法的成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后,我们配合起来出现了摩擦,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办法好,都想按自己办法去做,走过来的经历也让我很坚持自己,认为自己那办法最好。二零零七年后看了很多神韵的光盘,我更明白师父的良苦用心,神韵清洗了我身上的党文化,让我的善心不断加强,同时更明白同修间配合的力量,神韵的每个演员在表演中表现的无私的你配合我,我配合你,无私配合救众生的强大的场深深感染了我,我突然明白,神韵演出无论是主角、配角,无论是台前、幕后,只要是其中一员,那都是生命永远的荣耀。同理,又何止是神韵演出呢!我努力放下自己的执著,无私去配合同修,都是为助师正法救众生,能在这过程中发挥一点自己的力量是无比荣耀的事。

记的前一段,同修上不去网,我主动帮助发正念,真的无条件去配合,结果发了一会儿,不知为何我泪流满面,我感觉一定是师父帮助了我们,果然,同修高兴的说上去了。我很欣慰,更体会到师父就在身边,就看你的心。

放下生死的证实法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省政府前,我们面对无数的荷枪实弹的军人和警察,场面很恐怖,还有一个车载着一个大录相机面对我们录相,在强行拉我们离开的过程中,有男同修挨打,有的女同修不但被打还被抢了相机。我们不断跟他们讲真相,有很多人是知道真相的,但为了保护自身的地位出卖了良心,违心的执行邪恶的命令,不听我们的劝善。

后来我几次進京上访,被学校开除,还几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劳教所。在这过程中历尽艰辛,看尽世态炎凉和人心的丑恶。而有的人已人性尽失,放弃了做人的最基本底线,无所顾忌的行恶,特别是对待大法弟子更显的淋漓尽致,经历了很多酷刑的折磨,而有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如果没有大法给我的力量和师父的保护,真不知自己能不能挺过来。

一九九九年底,邪恶不但安排家人利用亲情动摇我,还安排当地很多各部门官员轮番来企图说服我放弃,每次面对居心叵测而来的各路人,他们一来就是几个人加上看守所作陪人员,我的压力还是很大。他们试图从不同角度让我来承认这场迫害,我心里不断背着大法,用法中的智慧从各个角度来回答他们,他们最后无话可说,现在来看,那是一场场正邪大战的过程,很多官员在那以后明白了真相,给自己留了后路。

因为当时没有师父讲法,做起来还很被动,后来有了师父讲法,自己通过正念正行闯出劳教所,再后来一次做真相资料被绑架,通过发正念第二天就走出魔窟。通过经历的这一切,更深刻体验到正念正行的威力,更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旧观念就是那一道道关。走过来真的是脱胎换骨。也用血的教训去掉怕心、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和欢喜心,因为我渐渐认识到这些心不去会给我带来多么大的损失。后来做事理智了很多,更明确发正念也有助师正法的内涵,对发正念更加重视了。

《九评》发表之后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一书出来后,我看到还是很震惊,尽管自己亲身感受过邪党的邪恶,但揭露出来的现实,它邪恶的程度还是超过了我的想象,看完书后,心痛了好久,但还是清醒的马上做了三退,心痛是因为共产邪教从小到大灌输给我们那些东西,混淆了我们是非的观念,把我们教成了傻子,我们曾经崇拜、相信、敬佩的人原来都是双手沾满成千上万无辜的同胞鲜血的恶魔。真实的历史就是这样,那些伟、光、正的人物瞬间在心底坍塌,我恨为什么可恨的教我的全是谎言。被人欺骗20多年的感觉真的很心痛。

经过不断学《九评共产党》,我由悲观,愤恨,慢慢转入到冷静,我开始了劝三退,我也更明白自身的重任,那些被邪党迷惑的可怜的生命,我更能明白他们的苦难。二零零五年刚开始劝退时有点紧张,还说不好,而现在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让他们明白邪党为什么是邪恶的,为什么要退出来。看到众生寻求真相的渴望,看到他们真心退出邪党的勇敢行动,慢慢抚平我的伤痛,今天我已经能平静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同时在劝退中也不知不觉清洗掉我身上的党文化。

救众生,去掉自身党文化

回首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有点象云游,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在摆正与人的关系中也在去掉自己的各种不好的心。一开始有不退的人,我表面不说什么,心里有怨恨的心,但一直也没重视。后有一同事,看起来人很好,我多次讲也不同意退,给神韵光盘也不接,后听说她和几个男人关系暧昧加上不能生育被丈夫休了,我那颗埋在心底的怨恨心终于爆发了:“怪不得怎么救你都不行,原来你不是正经人啊。”我心里愤愤的这样想,自己也没清醒的去掉这一念,以致后来犯了错,心里一直悔恨,希望大家吸取我的教训。

事情是这样的:一次遇到一个同事,提到她离婚的事,我由于那一念没去,也随声附和:“要是我是她老公,我也不要她,不能生育还和别的男人关系暧昧。”同事说:“是不是她和谁谁谁同居的事啊。”我说我只知道她与我家附近的某某的事,她还带我去那人的店,让我以后去他家买东西。失言后我马上清醒了,很后悔自己没修口,一下出了一身冷汗,同时明白修炼真的很严肃,不正的一丝念头都得及时修去,否则真的会酿成大的隐患。归正那一念后,我想到是当今社会的不正确状态让她走错了路,也失去了家庭,她才是邪党的受害者。

在劝退中一次正好劝退的是我一个妹夫,而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他和我姐妹们说起这事时,我一个姐姐言外之意我愿意搭讪陌生人,当时听了真是又气又羞又不平,但还是忍住了,想起韩信宁可受胯下之辱也不逞一时的匹夫之勇。但只想到自己委屈,没想到要谨慎的找一找自己这是在警惕什么。

因为修炼大法的原因,自己变得年轻,皮肤好,气色也好,加上乐观的心态,前一段在工作中遇到一个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在工作时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摸我的头发,我一回头,看到他眼睛象放电一样的盯着我看,见我看他,不好意思的说了句你头发真好。我平静的告诉他摸我的头发是对我的冒犯,他听后道了歉,他说没想到是对我的冒犯,我听了很心痛,这个大染缸真的在毁人啊。更明白了救人过程中需要正念,如果执著于情面不敢这样说,才是真正害他。

救人也是救自己,在劝退过程中,越讲对邪党的邪恶越清晰,讲的同时也不断认识自身还有哪些东西是党文化。比如:疑心。婆婆一开始对我很排斥,甚至我办结婚证时还派人想阻止我们。婚后我的一本经文和一些个人物品丢失,而婆婆嫌疑最大,丢时她都在现场或附近。我表达了我对她的怀疑,她很生气说没拿。事后我决定原谅她,所以一直象对待父母一样真心对她们,她也对我很好,总给我买衣物还给我压岁钱。

今年,我阴差阳错般找到了大法书和当时丢的东西,才知自己冤枉了婆婆,而疑心重正是党文化的具体表现。知道真相后我诚心向婆婆道了歉,还她清白,这增强了我继续向她讲真相的信心。也下定决心去掉一切疑心,相信众生都是可救的,去掉为了保护自己而不自觉把众生想象成坏人的私心。救人时还怀疑别人可能有伤害自己的心其实是很坏的,因为自己不好的心在那,说的天花乱坠也打动不了人,从我怀疑婆婆的事之后几次讲真相都是失败的。同时从那以后我出现了某某病症状的假相,当年证实法中被绑架后查出我有某某病,他们把这事告诉了我的家人,回家后我面临着更重的考验,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坚定了想法;我是炼功人,没有病。在经历很多魔难后,我堂堂正正走了过来。今天写出来,更增加了我要彻底去掉疑心的正念。去掉了疑心,那症状也消失了。

现在,很多人已经明白大法是怎么回事,环境也变的宽松了很多,这和我们的证实法是分不开的。在师父给的路中,认真走下去,那真的是神的路,偷懒、投机取巧在大法中是行不通的。因为有太多的法理展现是在你证实法的过程中,而因各种原因没走出那一步,将会给你带来更大的损失,错过更新自己世界的好机会,我和同修都有感受,修炼路上有了提高,感觉身体上不好的东西哗哗往下掉,事实也证明跟师父一步步走上来,才能更新自己的生命和世界。

以上为个人体悟,如有不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