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正精進实修才能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

一、得法后师尊给我净化了身体

我是九八年一月初得法,是本屯的一名老年同修给我送来的《转法轮》,他告诉我看书要洗手,并教我炼功。没有修炼前我不能喝凉水、春秋时手不能沾水(露水),手要沾水的话,手心、脚心其痒无比,恨不得挠去一层皮才能解除痛苦。还有神经疼,窜哪哪疼。通过学法炼功我的病都好了,我知道是师尊给我净化了身体。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我训牛时牛跑了,把我带起重重的摔在地上,当时把我的肋骨摔断了一根,睡觉时疼的不敢翻身,一咳嗽肋骨支起,不咳嗽肋骨嘣的一声恢复原状。可是我还是坚持学法炼功,二十九日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我炼第一套功法,每一抻就哎呀一声,就象在肋骨上拽肉一样疼,我坚持炼完第一套功法才睡觉。当我三点四十起来准备炼功时,奇迹出现了,我的肋骨好了,不疼了。我激动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立即给师尊敬香(因为我们每天早晚都给师尊敬香),连磕三个响头,感谢师尊给我无偿的接好了肋骨。

二、贴真相标语让人们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同时又震慑了邪恶

得法一年后由于邪党的迫害,我没有做到实修,可是这位老同修经常告诉我大法的神奇、美好。他每次坐火车去市里(距二百多里)取资料,那时邪党打压得非常厉害,得冒着很大的危险。他把师尊的经文、周报都及时给我送来。二零零二年我们发资料时都把资料放到村头或大路上,心想有缘人能看得到。

二零零四年这位老同修的女儿(也是同修)去县里看病认识了县里的同修,我们取资料就方便多了。二零零五年我的工资由县工商行发,我就接替取资料的任务,打这以后资料也多了。

零七年一月妻子走入大法修炼,我家也成立了学法点儿,同修一起学法,一起切磋。有两次我拿来真相标语共有七、八百张。我和妻子贴了六个晚上(因为当时别的同修很忙),为了不让不明真相的人撕掉,妻子让我踩着她的肩膀上站起来贴,我问她,怎么样?能坚持吗?她说:“没关系,我能行,因为我没有你身体灵便。你知道我为什么能行吗?是因为我求师父给了我巨大的力量。”我妻子没修炼前有心脏病、乳腺炎、肺脓肿、坐骨神经痛等多种疾病,去过很多大医院都没有治好,修炼后都好了,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体重才一百一十多斤),怎么不让我激动,我连声说:“谢谢师尊、谢谢师尊。”以后我和妻子还有甲同修贴真相标语时,我就让甲同修踩在我的肩膀上。

我家是学法点儿,集体学法的次数就多了,所以做事时心态更稳了。二零零八年秋的一天,临镇的同修拿来二百三十张真相标语放在我家就走了。我想这标语不能在家过夜,妻子要跟我去,我说不用,你给我发正念,晚上八点儿我骑上电动车沿着铁路走了两个镇,把真相标语贴在电线杆上,一路上我发着正念,求师尊加持,当我上立交桥贴完最后一张时,手机的闹铃响了是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了,我发着正念回家了,当时心情非常畅快、无以言表。

做大法的事时人非常精神。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我们四位同修发真相资料、贴标语、喷标语,我们一路正念非常顺利,我们是走着去的,回来路过乙同修家时,乙同修说在妈家拿来一百多张“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我责怪她说:“你当时怎么不拿着?一起贴出去,明天就是法轮大法日了,能明天贴吗?给我吧。”回家后我发了十多分钟正念(我没有让别的同修给我发正念,只有妻子给我发正念),我骑着电动车拿了一桶喷漆和标语就走了。我连贴带喷,到家已经四点半了,我继续炼功发正念,只休息了十分钟。吃完早饭就上班去了,白天照常工作,一天没困还非常精神。

三、发真相资料让人们了解大法的美好

当我去县里取资料时协调人总叮嘱我,要多学法,学法要用心,记住师尊的话,做事要稳,不能起干事心,要信师信法。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我和甲、乙同修到预定的村子发真相资料,我们晚八点骑电动车就出发了,到了要去的村子,在村子的主通道有一个商店,人们在扭秧歌。我们从人群中穿过,在村子的南面放好车子就发资料。当时街道还有几个人拢火驱蚊子聊天,我们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如入无人之境,走过去我们就发真相资料、喷标语,做到了向师尊说的那样“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们非常顺利的发完真相资料,我们一商量不能从原路回家,去邻镇喷贴标语。当我们到了邻镇大道叉口的一个村头,道的两边有三根电杆,我们就把车停在两边,一辆v型车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我们刚喷贴完标语,就听到连喊带骂的来了两个人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还想跑,你跑我捅了你。”另一个说:“你们跑哪去了,我开车撵上你。”我心想这是两个喝了酒的人,不能和他们纠缠。我对同修说:“咱们走,他们不能追”,我们走有一里路,他们就拦住我们的去路。他们一人拿着刀,一人拿着铁扳手,真是气势汹汹,骂骂咧咧问我们干什么的,甲乙二位同修毫无惧色,向他们解释,一人又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正面回答说:“我们是积德行善的。”他又问:“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们说发资料,他说还有吗?我们说发没了,他们不相信,他们说:“你们走不了。”我说:“我们不走了,走累了。”说完我叫同修打坐发正念,求师尊加持。拿刀的人看我们立掌发正念,可能他的元神很害怕,连声说:“你们把手放下,把手放下。”我们继续发正念。他们打电话叫来人,好象问丢什么东西没有。过一会他们问我们是哪的,叫什么名,我想我们做救人的事是最正的,我们怕什么,我们就如实的告诉了他。他们说你们既然是贴标语的,那领我们看看去,一人叫乙同修坐他们的车,乙同修在车上给他们讲真相。到了我们贴喷真相标语的地方,我指着电杆说:“这是我贴的。”一人说:“是法轮功啊,你们贴,现在就贴,贴哪都行,你们可以走了。”

我们在一次学完法切磋了这个问题,都认为当时发真相资料非常顺利,喷贴标语更不在话下,是一路顺风。欢喜心和干事心起来了,就放松了正念,这一疏漏就让邪恶钻了空子,所以招来这些麻烦。

今年一月,我计划在年前把周边的村子都发一遍真相资料。我们加大了发真相资料的力度,连续发了几次。有一次晚上,月光把大地照得如同白昼(地上被雪覆盖了一层),我和甲同修去发真相资料,当我们发到第二个村子已经十一点半了,我的右腿腿肚子很疼,自己也不知道是师尊在点化什么,心里想赶快发完好回家。当发到第二趟街时,从一家出来一人向西走,我们往东发,我走过他家就发,他转身回来喊着:“你们是干什么的?”我站着没动,心里只想着师尊的话“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他过来拽住我的胳膊还问:“你是干什么的?”我感觉到他拽我的手在颤抖,我没有一点惧怕。只轻轻的、带着温和的语气说:“我是发真相资料的。”我给了他一份,他当时不要,我说:“你看一看对你有好处。”他拿了一份真相资料就回家了。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晚,我地区恶警疯狂绑架十五名大法弟子和一名大法弟子的家属,我知道后立即通知同修发正念,二十四日晚下了一场冰雨,整个大地是一片冰。我和甲同修一商量出去贴真相不干胶,揭露恶警,震慑邪恶,救度众生。二十五日、二十六日我们分别到两个镇的铁路立交桥贴真相不干胶,当时的路上全是冰,车辆都停止了通行。我俩摔了好几个跟头,摔倒了爬起来再走。每次当同修遭迫害时我们都及时的把反迫害不干胶贴出去。

为了按着师尊要求的资料点儿遍地开花,我们学法小组也成了小型的资料点儿,能够及时的把师尊的经文和周刊等资料送到同修手中,让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及时的把真相资料发给人们,使人们及时的了解真相。

四、讲真相救世人

在讲真相这方面和精進的同修比相差很远,刚劝三退时非常头疼,不知怎么讲。我知道尤其是学校这个地方,受邪党的文化教育毒害最深。我经常拿一些真相小册子、周报给他(她)们看,刚开始他们不敢看,我就以命令的口吻说:“你看看吧!法轮功都是让人行善的,不象共产党说的那样。”(当时没有说邪党,怕他们接受不了)。有《九评》时妻子说给每人发一本,让他们看一看。我还给他们讲江泽民怎样迫害法轮功,讲天安门自焚伪案,送给他们护身符、神韵光盘。可是当我劝一位优秀教师退党时,她说:“我不退党,我还指着共产党吃饭呢。”劝校长也不退。回家后我跟妻子说:“这叫我怎么劝,都不退。”说完急得我眼泪都掉了下来。妻子说:“那我们就向精進的同修学,长期发正念,铲除他们身后控制他们的邪灵。”我和妻子足足发了一个月的正念(四个整点的正念基本没落过,中午我在综合室发正念)。我再劝他们时都非常顺利的退出邪党组织(其中包括两名工友),大约一个月后校长还问我给他退了没有,我说早都退了。我还把优秀教师的丈夫(是警察)劝退了。

师尊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又抓紧时间劝学生三退。这是零八年六月的一天,我叫妻子发正念,到校后我就三个一讲,两个一讲,告诉他们为什么三退,记住“真善忍好”,灾难来了命能保(那时没有详细介绍法轮功,只是在上课时讲过天安门自焚)。我想这样劝太慢,干脆我一次叫来十几个人(那天校长不在,我把他们叫到校长室),说明为什么三退,他们都答应退出。这样我给三至六年级都劝退了,二年级我是分别劝退的。第二天,校长跟我说:“你劝三退得注意点儿,家长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把电话打我家来了。”那几天我家的电话线路坏了,我当时真是没有怕心,我知道是师尊保护我呢。

我们学校有邪党党员三十多人,经我劝退的有十七人,我也向老师讲真相,老师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师尊讲:“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现在我上班坐椅子时总是盘着腿,一般在午后没有课时我用手机播放天音歌曲,有几位老师说这歌曲真好听,她们问这是美声唱法、那是民族唱法?有时我还给他们放师尊讲法(这不是显示心,我确实做到了),我让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能祛病,有的老师已经念了二年多了,她说很见效,我还把《转法轮》借给他们看,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零年暑假我抓紧时间学法,在加深明白法理的同时救人的效果就好。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有位老师的女儿升学庆典,坐车到一家婚礼城,早上我吃完饭,我让妻子发正念,求师尊给清场。当我在家门口等车的时候,有过往的人我就向他们讲真相,劝退了五人,我劝退时,先问他们有人劝退没有,如没有人劝退就告诉他们为什么要三退,是因为当你入党团队时,举手宣誓为它奋斗终生,就有印迹印在额头上。如不退出,天灭中共时就是它的陪葬品。同时让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了命能保。如有时间就说说邪党是以欺骗、抢夺、打压所发家的。再说明政府的官员腐败,导致社会灾难越来越多。没开席时,我劝退了几人。其中一个年轻人,是某县电视台的,他受邪党的毒害很深,我详细的给他讲了有十几分钟,他才答应退出。在我坐车要回来时有一个人喊我,我下车一看,原来是已退休家搬到县里的老校长,我抓紧时间给他讲真相,劝他三退。他高兴的答应了说:“我退,兄弟,大哥就相信你的。”

八月十六日早八点,我去了一位学生家,她现在是北京某大学的教师,这次是因为放暑假才回来的。昨天没有时间劝她,我想是因为她受邪党的毒害最深,得有一定的时间叫她明白真相(这是人念),我到她家后,给她讲了为什么三退,又用手机播放了藏字石的视频给她看,又讲了“六四”、“文化大革命”、和邪党怎样迫害法轮功的,我详细的讲了一个小时,她才同意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我又告诉她,回去后劝她的丈夫三退(她丈夫也是大学的教师)。回家后,我的妻子说:“她在北京很难遇到讲真相的同修。”我说:“我若不教过她,也很难劝退的。”

八月二十一日,我校的校车司机女儿升学庆典,我想这也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我让妻子在家发正念,(每次我随礼都让妻子给发正念,求师父给清场)。开席前我劝退了几人,要散席了,屋门口围着几个人,我劝他们三退,第一个人我劝退了,当我劝第二个人时,他大声的说:“我是中国共青团员,你劝我三退干什么?”他拽着我的胳膊又说:“走,你跟我上派出所。”我跟他走了几步,他看我没有害怕,就象没事人似的,他就停住了,(我当时真的没有怕心,我知道是师尊去了我的怕心)。他拿出手机说:“你告诉我退党电话号码是什么。”我说:“不用,我能给你退。”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灾难来了命能保。他笑呵呵的答应了,这次我劝退了九人。

八月二十五日,我去县里考试,可能是因为县里修路,考试推迟了半个小时,我利用这个机会,在考场上劝退了两个老师,考完试,我在上厕所的路上,我问一名老师,是哪个学校的,他说是市里的,他说也是来考试的,我说你在市里有人劝你三退吗?他说没有,他对我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我是受益者,我给他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为什么要三退,他很快就答应了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在我出校门时,我又劝退了两名教师,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劝退了一人。这天我劝退六人。

每次去亲戚家、朋友家办喜事,我都对他们讲真相,都能够劝退几人。每次赶集买菜,忘不了讲真相劝三退,尤其是在上班的路上,遇到学生的家长或路人,有时间我就讲真相劝三退,劝退的效果也很好。

我虽然做了一些证实大法的事,可是和精進的同修比有一定的差距,今后自己做到,扎扎实实学法,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加大讲真相救人的力度,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最后再一次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多次帮助我的协调人和技术同修!

初次投稿,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