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当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我又找到了一颗不易察觉的人心──浮躁心。它表现的是静不下来,内心焦躁不安,不是味,不耐烦,好象有种不如意的无名之火在烧烤。再仔细的体味一下,发现它象一堆沙丘,荒芜杂乱,缺乏慈悲与清凉。“很多特异功能看太阳,看来看去不热了,再看是黑的,再看是清凉的世界。”(《转法轮(卷二)》〈人类的堕落与觉者的出现〉)我想,我该提升境界,修出清凉而生机盎然的内心世界。

师父从传法至今,次次都在谆谆教导我们向内找、向内找。那这次我就跟同修们交流一下我在这方面的体会。

由于我以前受过多次的迫害,母亲最怕我提大法的事,只要一说,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每次少不了的一句话就是“指望你会把天翻过来”。当然,结局都是不欢而散。后来,我仔细的想了想,她为什么老说这句话,是我哪点儿不对头了吗?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过这一段法:“如果他再悟不到我会再利用别人的嘴再敲击他,再悟不到就让他头上撞个大包。(笑)讲的是笑话啊!其实修炼就是去人的执著心。”(《新西兰法会讲法》)哦,明白了,因为上次的被迫害是由于被迫害的同修不修口牵涉到我,我心里有种怨恨和不愿跟同修过多来往的心在阻挡我在神的路上。当我恢复和同修的正常来往后,母亲的态度变了,也接受了大法护身符。

我被迫害而造成的痛苦阴影也一直在妻子的内心里存在很久。一次,当她得知我跟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时,大发雷霆,闹了一个晚上说要离婚。当她又说又骂时,我没有说一句话,静静的听她的哭诉,同时,我一直找自己,我找到了自己的自私,没有真正关心过她,过激的片面追求自己的境界,缺乏对她的慈悲,只是应付她,没有足够的语言交流,还有,就是总感觉自己最后总得离开,没什么可留恋而过激的强调断情,因此而忽略了做人的责任。第二天天不亮,她就愤愤的说:“我走了,不回来了。”当时,我用了一种平和而坚定的语气对她说:“大法是我这一生的第一位,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结果她很生气的说:“我要看看这本书里有什么吸引你的,今天不上班也要把他看完!”慢慢的,她得法了,有时三件事比我做的还好!

有一次,我在公园溜达,一句清脆而犀利的童音朝我发来:你看你自恋唉!循声望去,两个小女孩在嬉闹,可说话的小女孩却是看着我说的。我先是一愣,她为什么这么大声朝我说?当我分析完这几个字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从上学到步入社会,在别人的眼中,我是那种外表、气质还能称得上比较拔萃那种,内心总有让自己更绅士、更阳刚的想法。同时,由于被迫害过,一些阴影有时会返出来一点。有时也会冒出自己的衣着入不入流、有没有面子等人心。反此种种等错综人心把自己搞的很累、不自然、不自信。至此,我终于明白,我是放不下自我,太注重自我之心害的自己很累。明白这些后,慢慢的,我找到了一个比较真实的自我,比较真实的大法弟子。

在学完师父的《二零一零年年纽约法会讲法》后,其中这一段让我明白了很多。“你们看到很多预言都是这么讲的吧,有的讲的万里剩一,千里剩一、一千个剩一个啊,也有讲十户剩一户啊。不管怎么讲,它们是要大量的销毁众生。可是作为大法在世上洪传和救度众生的根本目地,是挽救这一切,能够使救度的众生得救是根本目地,所以就是尽量的做,尽量的多救。”(《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其一,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好象总喜欢告诉对方,以后还有各种灾难,这本身已经是赞同了旧势力,因为旧因素就是安排了一个又一个的淘汰人的灾难来销毁众生。师父讲的人类有大事要发生我想可能指的是最后的大淘汰。因此,我不能承认这之前的任何灾难。从思想中把各种灾难排除掉。

其二,当一个个不同的灾难发生时,我会有一种很不好的念头:自满感。感觉平时跟常人讲有灾难确实实现了,以后我再讲时,你们该好好听了吧!其实,这也是走了旧因素的路,旧因素是利用灾难来警告人,可大法是要留世人!

现在,对那些在地震、泥石流、洪水、干旱等天灾中死亡的人,我突然有了一种自责感,认为他们很可怜,不是因为旧势力,而是对大法弟子寄予无限希望的他们始终没有得到象我这样悟性的大法弟子的包容。

这个大穹都是大法弟子的,不允许旧势力糟蹋他们!我们的正念中要救度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