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农民大法弟子,跟随师父修炼十几年来,让同修代笔把我十几年的修炼体会向师父做一汇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得法

得法前,我家的处境十分困苦,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照顾不了家,我在家中抚养三个孩子,还要下地干活。头疼头胀等身体的病痛折磨的我死去活来,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还有两个读高中的儿子,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后来有人向我介绍法轮功能去病,就这样我得法了。随后儿子也得法了。

得法没几天,就感受到大法的超常,身体开始难受,上吐下泻,不吃不喝,睡不着觉。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消业,消业就难受,所以没害怕,没吃药,心里很坚定。恩师给我消去了罪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得法后最大的困难就是不识字学不了法,每次学《转法轮》轮到我念时就把我跳过去,心里的滋味不好受。后来我就一个一个字的认,让儿子教、同修教,也问别人,就这样我边认边记,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把《转法轮》全认下来,也背了一遍法,体会到认字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这段时间的记、背也给我在以后遭受各种迫害能信师信法打下了基础。

二、魔难中证实法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大法弟子被绑架,宽松自由的学法环境没有了。但我从法中明白,是该彻底放下人心的时候了。师父为我承受那么多,给我消去了罪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师父和大法遭受不白之冤时,做弟子的能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吗?要不做人的良心能安吗?于是我和身边的同修踏上了進京证实大法的路。

在天安门广场被寻找我们的当地恶人带回来,非法关押在镇政府,三个月后被勒索钱财才把我和两个儿子放回来。从此恶人不断上门骚扰,邪党人员不断的迫害我一家,生活更难了。最后大儿子出去打工了。小儿子因二次進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了,我被关進洗脑班,家被拆散了。

在洗脑班,一个年轻恶警逼我放弃大法,我不听,他拿起暖水瓶就往我脖子里倒开水,用皮鞋底打我脸,脸被打肿了。我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迫害。他们就给我灌食,我大声叫唤让其他人知道。灌食时太难受了,但我承受住了。第九天时洗脑班就我一人了。那时我就背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心中也不觉的苦了。他们喊我我不理,最后看管我的人也不愿看我了(怕我死了承担责任)。有一天他们说:把她送走吧,送石家庄。我在心里想:我有师父,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结果第二天弟弟就接我来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两个多月后正念回家了。

三、救人

随着正法形势的变化,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成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是农村妇女,平时少言寡语,又没文化,面对面讲真相受阻。但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就得听师父的话,就得突破这个不好的观念。我先和会讲的同修出去学。同修讲,我在边上听,一边帮同修发正念。学了几次,觉的自己也能开口讲了,就跟同修一起出去救人了。我看到同修出去前不重视发正念,我想那我就帮着发,这也是对同修负责,对整体负责。每次都发半个小时,清理自身空间场、同修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样救人时干扰少。一次同修对一个男青年讲,就听那人说: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我今天不想抓你,快走吧,要是往日早把你抓走了。我体会到出发前发正念很重要,因为我们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少了,邪恶就动不了我们。

还有一次我们三人出去讲,俩同修在一边讲,这时我看见一辆警车离同修不远,我马上发一念,叫警车立即走,只见警车立即开走了。

为了救人,有时和同修走很远的路,我不会骑车,同修用车带我,时间长了,就没同修愿意带了,因为我胖。有几次出去救人她们就没叫我,我心中委屈,着急,怎么办呀?和儿子说,儿子就说你自己学呀,你那么重,谁能经常带。我想师父这是在点化我,叫我学骑车呢。第二天儿子给我买来自行车。同修们听说我要学骑车,都笑了,认为我学不会。

同修们吃力的为我扶了几天就放弃了。丈夫为我扶了几天也觉着吃力,嫌我笨,也放弃不帮我了。我想:这回我谁也不用了,我求师父。便在心中想:师父帮帮我,我要学会骑车出去救人。就这么一念,在一段下坡路上,遛着遛着腿往上一拿就坐上去了,车子稳稳地往前行驶了。以后就和同修一样骑车讲真相救人去了。

四、正念否定邪恶的阴谋

丈夫退休后我们在城里租房住。邪党奥运会前村委会的人来我家查户口,我说我没户口,我不配合他们。他们说那你就等派出所的来查吧,说完就走了。我知道邪恶就是用查户口迫害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我们不承认这一切,便天天发正念解体邪恶的阴谋,不允许恶人来上门骚扰,不允许迫害大法弟子。每天一小时,一直发了二十多天,后来那件事也不了了之。我知道正念起作用了。

要说的还很多,这只是我十几年来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和同修切磋。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