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吉林省和龙市恶警酷刑折磨六天六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吉林省延边州一位法轮功学员于2011年5月26日被吉林省和龙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遭到6天6夜的非人折磨,恶警叫嚣:“我们和龙市制度就是这样,炼法轮功的人打死了也白搭,没事,没人追究。”可见中共警察的凶残和罪恶。

以下是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叙述。

2011年5月26日中午12点半左右,我走出A同修家(学法点),正走在公交车站的路上。突然冒出几名便衣警察把我强行抓住。我高喊:“我没有犯罪,为什么抓无辜好人?”他们不回答我的质问,强行拉我返回到A同修家。

到那儿发现警察早已埋伏在A同修家周边,已有三名同修被关押在里边。这些便衣是吉林省和龙市国保大队的警察。想要抓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一下午蹲在A同修家里。下午三点左右又一名同修被绑架了。蹲到下午5点左右恶警确认没有人再来,调动两辆警车把我们押送到和龙市公安局。

当时他们认为我们是制作《小义和小德故事》光盘的主要参与人---所谓“大人物”,直接把我们押送到和龙市第二派出所--光明派出所。

从那天起,6天6夜的非人折磨就开始了。

他们逼我说出包里的真相资料的来源。特别是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曝光的吉林省延边李光石一家遭迫害真相《小义和小德的故事》光盘的来历和制作人物。我说不知道,他们就大打出手乱踢乱打。

副所长刘爱莲看我什么都不说就开始施行酷刑了。

酷刑一:压我坐在地上把两条腿伸直,然后用脚踩着后背,胸部与腿紧贴着,同时又一边把两只胳膊使劲往后拧,一边揪起头发使劲往后拽。

酷刑演示:两头扣一头
酷刑演示:两头扣一头

酷刑二:三名警察强行把我的腿劈开一字型,然后踩后背趴在地面。

酷刑演示:劈腿头撞地
酷刑演示:劈腿头撞地

酷刑三:一字型劈腿,整个上身伸直,两只胳膊使劲往上抻。

过了一会,看我脸色苍白,满身虚汗。又逼迫:“光盘是谁制作的?是你做的吗?你都跟谁联系?多少人?”

过几天又用酷刑来强迫我说出拍录像的人。


酷刑演示:上背铐

酷刑四:跪在瓶盖上面,胳膊一个上一个下往后拧到背后扣上手铐,接着拽手腕使劲往上抻,使两胳膊紧贴在一起。之后李爱莲边踩着我的后背边揪我头发,又下命令让另一个警察往我脸上抹辣根,往鼻孔里插着烟,让我吸着烟。当时我憋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差点停止呼吸。他们害怕出事,往嘴里塞救心丸,开始用手按摩。我把药吐出来。大约过1个小时,心跳才慢慢恢复正常了。

折磨累的警察又换了一批:

朝鲜族、40多岁模样的干部,逼我说出摄像的人。我说不知道,又开始酷刑。

酷刑一:强行让坐在椅子上上,腿放在对面的椅子靠背上,两只胳膊往后放着,之后使劲往前拽(飞机模型)。

酷刑二:坐在椅子上,两条腿放在另一张椅子上,用脚踩着我的后背,使身体、头、腿紧贴着,形成折叠状态。同时脸上涂抹辣根又插着烟让我吸烟。

那个40多岁警察跟自己的下手说:“这个方法确实很有效果,不要告诉别人。”

没有人性的恶警高振华逼我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炼法轮功的人的联络方式、联络地点。审问的过程中把我倒挂在墙上(飞机模型)用脚到处乱踢。无论是头部还是颈部,想踢哪儿就踢哪里。

高振华扬言,“炼法轮功的打死也没事,没人追究。”说着用手拧我的脖子,坐在椅子上上使劲往下拽头。

早在04年,我遭吉林省延吉市国保大队的迫害,右侧脖子长了鸡蛋大小的包一直没有消下去。这次遭和龙市光明派出所恶警的迫害,脖子再一次严重发炎。恶警怕担责任,带我到结核医院检查。在结核医院,和龙市国保大队大队长段长海在医院大夫和一些患者与和龙市看守所黄管教面前得意洋洋的叫道:“我们和龙市制度就是这样,炼法轮功的人打死了也白搭,没事,没人追究。”说着顺手用手里的纸卷打我的头。

非法关押2个多月后,我被以保外就医形式放回了家。120来斤的身体几天内变成了60多斤,骨瘦如柴。

恶警这次非法抄家时,我家里的储蓄存折、劳保存折与替亲属保管的6000元存折都被抢走。另外,我被绑架当时包里的1600元左右的现金、家里存放的共4000元左右的现金也被抢走的一干二净。至今也不还。

中共统治下的“人民”警察就是恐怖土匪!黑社会的一群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