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来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我是湖北大法弟子。回想起自己修炼以来的十几年,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一路走来,都离不开我们慈悲伟大师尊的时刻呵护。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有正念正行时大法展现出的神奇、美妙与超常,也有走错路后摔了跟头的惨痛教训。

初期得法 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

我是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虽看似偶然,其实一切师父都早就安排好了。虽然有幸得大法,但这个法得的也不容易。

在没有得法前,我有好几种疾病缠身,活得生不如死,有恶性贫血,神经衰弱健忘症,类风湿严重性的坐骨神经痛,十二指肠和胃溃疡。这些病通过医治也未见多大的成效,长期折磨我,真是苦不堪言。

当我无意中得到宝书《转法轮》时,我被师尊在《转法轮》里所讲的一切法理所折服。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解开了我在生生世世中积下的无名怒火与仇恨的心结,是师父启悟了我因沉沦在人世间的迷中、尘封已久的本性,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大道。

得法初期,我就从大法中感受到许多神奇与超常,真是妙不可言。看第一遍《转法轮》时,觉得是叫人做好人,看第二遍又不一样,看第三遍时从书里边的字间看到许多亮晶晶的小彩球在旋转,五颜六色,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第一遍三天看完后我感到非常有精神,尽管在这三天中我既要做生意,也要做家里的事情。我没得法前,每天筋疲力尽,人很累。自从得到宝书《转法轮》,我越看越想看,越看越精神,身体的疲劳感都消失了。

从此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修炼大法。就这样我寻找了三天才找到炼功点。因为我是做小生意的,学会动作后,有时间就参加点上的晨炼,一般多是在家炼。随着炼功时间的推移,加上修炼心性的提高,时刻要求自己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做,我一身的病全都不翼而飞。

我每天坚持炼功,无病一身轻,至今再未吃过一次药,没上过一次医院,自己好象有使不完的劲,真正体会到身心健康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与财富。我无法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救度。我的家人也从我身心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堂堂正正走出家门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出于妒嫉,操控邪党开始全面迫害大法。一切就象天塌一样,瞬间发生了巨变。家里的环境也很紧张,社会上的人们都被恶毒的谎言、假相所欺骗,一时间人们好坏难分、善恶难辨,我们修炼的环境被破坏。

同修们陆陆续续的用各种方式走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有的上天安门请愿。从各地不断传来不好的消息,同修有的被判刑,有的被打死、打残,大法弟子们都受到不同成度的迫害与干扰。

后来我从同学那看到消息说,同修们从不同的地方聚到一起,在北京一家宾馆开新闻发布会,亲身向全世界媒体讲明大法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而且有许多同修被绑架带走。我问自己,同修一部法,同是一个师父教的,自己怎么就这么大的差距?我感到我的心好痛,心在流血。我对自己说,我也要堂堂正正走出家门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虽然那段时间环境非常的邪恶,气氛很紧张,但我从没有间断学法炼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是正确的。

那是二零零零年期间,我们周围的同修也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走出来讲真相,散发资料,面对面讲。虽然走出来的人不多,也不能强求别人去做。我也是其中走出来的一份子。

我确定自己没有错、认可自己应该如何去做后,心里很平静。我想起了师尊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里边讲的一段法理,“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我就跑到公汽上去散发资料,心里一点也不惊慌。第一天一百五十份,上午半个多小时就发完,心里非常高兴。我心想明天一定要多带一些资料,众生都在等着了解真相。由于得法时间不长,法理认识不足,生了欢喜心还没觉察到,我跑到同修家把我发资料的经过讲了一遍。我说明天就带三百份去。当时同修无意中脱口而出说,你胆子真大,你还到公汽上去发,你想别人把你抓走啊?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

第二天,我仍旧上公汽发资料。没发多少就被一派出所退休老人举报了,被带到派出所。他们录口供,我没有搭理他们。那些警察一会唱红脸,一会唱黑脸,象哄小孩一样来套取我的话。我看到他们所做的一切真是好笑。

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里讲:“那些跑到劳教所装神弄鬼的小丑怎么能欺骗了大法弟子哪?别看他们找来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搞丑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那些恶警看我不配合他们,更气急败坏的用脚踢我,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我默默的对师父说:“弟子一定舍尽一切跟随师父回家。他们是鸡蛋,我是石头。”当时我天目打开,看到我的元神离体象放焰火一样从头顶喷发出来,身穿泥黄色道袍,长发飘飘,随着焰火直冲云霄,穿过一层层白云。我看到派出所的墙上一团一团白色的光时隐时现,知道师父在我身边保护我。我更加坚定了我所做的一切是对的,同时也体悟到大法的神圣与威严。

我在派出所被关押了三天两夜,一直食水未進。有一晚上厕所,我听到哗哗啦啦的流水,才觉得有点口渴了,当我伸手去捧卫生间池水喝时,喝到嘴里的水竟然象奶茶一样,香香甜甜的。我知道是师父在用这种方式鼓励我,同时也使我体悟到大法的美妙与超常。恶警们恐吓要判我刑,我不为所动,后被非法刑拘三十天释放。

進京护法见证大法的超常与师尊慈悲呵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与同修们又一次走上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喊出了我心中期盼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千古奇冤法轮功!”

我当场被警察、便衣拳打脚踢,警棍象雨点一样落在我头顶上,脑袋被警察在车门上撞的头破血流。那是上午十一点多钟,当时的情景,浑身上下血淋淋,很吓人的。而我又一次见证了师尊的洪大慈悲与对弟子的神奇呵护:我身体觉的轻飘飘的,象被打在海绵上一样,头和身体一点也不觉得疼,感觉没有实际承受那些恶警打在我身上的痛苦。我热泪直淌,知道是师父在为我承受,师父在保护我,否则我是不能活着走出天安门广场的。满身是血的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天安门广场,又回到我们同修的整体中来。

没过几天,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们又一次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去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当天晚上我们被送往延庆看守所。四十多人在车上被恶警以车费为由勒索钱,开始说二十五元,后来改口三十五元。一车人全部给了他们钱,剩下我一人没配合他们。因为给他钱是纵容邪恶,助纣为虐。所以我有钱也不能给他们。一个警察邪恶的打我嘴巴,用脚踢我,往我衣服口袋到处搜,也没翻到钱。其实我的钱装在棉袄最外边的口袋里,警察伸手摸了两次,也没摸到,我又一次见证了师尊的慈悲呵护。他们还邪恶的说:“我不打你,你怎么长功,你怎么提高心性?”

我们与各地大法弟子被强行关押在一起,一个房间只七八平方,同关四、五十人。我们集体绝食,背法,炼功,于十二月三十日上午全部无条件释放。

通过又一次進京护法,我更加确信了我要走的路。我每天都感到象坐火箭一样的升华,同修们不断的一批一批的互相切磋交流,在法上提高。我在京配合同修接待全国各地来京证实法的同修们,吃住接待由我与当地大法弟子配合完成。无论是哪里来的,由我去接来,无论多少同修每天出去证实法,我都要安排好把同修送出去。这也为我后来二零零一年回当地协调、带动整体打下来很坚实的基础。

我现住当地不是我的原籍,但我回租住点成了当地一同修的得力助手。我们相互配合,带动周围其他还没走出来的同修们,带动他们成立学法小组、资料点。我们的资料点,《明慧周刊》,光盘,小册子,条幅,不干胶,一条龙的做。各类不同的护身符都做。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这个过程中,开始从没有资料,到外面很远的地方去拿,后来回来装订,然后分类搭配一箱箱拿回,再一包一包送去外面。

有时同修每个人执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要这不要那,不符合他观念的都不要。没人做我就带头去做。在那段邪恶疯狂的日子里,我从来都没停下过自己的脚步。有没贴的不干胶,落下没人做我就去做。

有一次,那是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八,外面寒风刺骨,路上没人走路。我带着几十张没人敢去贴的大不干胶出去了,是西人学员在天安门证实法那张图片的彩喷不干胶,和A4二合一的长条不干胶印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我贴完后,走了几步回头一看,“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几个字万道光芒,然后每个字都变成了一尊佛,当时我都看呆了。从那以后大法的任何资料我从不挑着发,有什么就做什么。

本来我想把我做的事情告诉同修,想带动他们走出来溶于法中。谁知次数多了,逐渐同修就对我夸奖、崇拜,都说我做的好,正念足。赞扬声中,我于二零零四年初被邪恶钻空子,从家里强行绑架,迫害的相当严重。当时,有一同修来我处取资料,多次被人跟踪,同修自己知道了仍往我处跑,邪恶跟踪同修很长时间,最后造成资料点被抄,直接损失价值六千多元。经济损失虽然不算大,却给本地区整体三件事带来干扰,同时也是大法弟子被邪恶钻空子造成严重的迫害。

在我遭受迫害的同时,有的同修带着常人执着心到处在同修中说我拿同修的钱过日子,每天不做事。后来我在看守所被邪恶迫害的不成人形,接着关了十八天怕出人命把我送往洗脑班,关押二个多月。

由于二零零四年被邪恶迫害的很严重,回来后一蹶不振,回到家后连呼吸空气都害怕。二零零五年,我为了生活,经人介绍帮一家公司送福利彩报报纸。期间,在一次车祸中我毫发无损,又一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是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不争气的弟子,保护了我。

当时我骑着自行车。停在路边修的汽车突然象失控似的直冲我撞来,自行车被撞倒后轱辘压在我大腿上,钢圈压成S形,辐条断了好多根,再往前冲一点就压在身体上了,我的脚正好在汽车二个轮子中间。像师父讲的真是来取命的,大家都吓得脸发青。我马上向围观的人讲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让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遇事向内找,首先找自己的原因,不会给别人找麻烦。

有一位扫马路的大姐说报警吧,我给你做证,是他撞的你,让他带你到医院去检查,免得以后的后遗症。我说:不用了,我们师父讲让我们做好人,向内找,而且师父会保护我的,我不会有事的,放心吧。然后我就告诉司机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事的,就让他开车走了。然后我慢慢的站起来,给扫地的大姐讲真相并送给她一个护身符,她说:你人真好,象个活菩萨。围观的人也都明白了真相,之后,我就背着撞坏的自行车离开了。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丈夫开车四次不同情况下车翻了,人却安然无恙,别人遇到类似情况的往往是车毁人亡的惨剧。

一次邪恶从家中把我绑架、非法刑拘十五天。家里只剩我临走从衣服兜里掏出来留给孩子的二十元钱。当时儿子十一岁,一人在家无人照管。我十五天后回家时,孩子已经八天没吃东西。孩子高兴的对我说,妈妈,太神奇了,我八天没吃口饭,也不知道饿。我说:傻孩子,是师父在保护你。

正念向交通局长讲真相

由于被邪恶迫害回家后状态一直上不来。二零零五年我为了生活就租了一个夜市摊子,每天晚上收完摊回家大概九点多钟。

因交通局局长与我娘家哥哥是结拜兄弟,也是我儿子的干爸爸。我哥哥的孩子在警校毕业后,找他帮忙安排工作。他们一同到市局和分局找人,碰到一个参与过迫害我的人对他说:你怎么认识他的(指我哥哥)?然后说了我的情况。局长突然倒吸一口凉气,跟我哥说:这样吧,你晚上把你小妹接来。晚上他打了几个电话给我让我过去,说是要听我讲故事。

没办法,我就求师父加持我,硬着头皮去了。一出门我便浑身哆嗦,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是邪恶害怕。后来到了那边,他们说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我都给挡了回去。他说可以帮忙安排我到一医药公司上班,每月收入可达四千到六千元,对于摆地摊的我确实诱惑不小。但必须答应他三个条件:第一到公司上班不要跟任何人提法轮功;第二不要上北京所谓“闹事”;第三不要跟其他炼法轮功的聚在一起,彻底从法轮功里边走出来,连想都别去想,自己要好好的生活。然后说了一大堆客套话,最终的目地是想利用这种方式让我放弃修炼。原来是旧势力变着花样来考验我想把我毁掉。

我对他说,你在工作单位是局长,现在你我坐到一起,我只讲缘份。既然你没把我当外人,我也没把你当外人。那你请我来给你讲故事,我要不来是不尊敬你,你要听我讲故事,我要不来是不是对人很不礼貌?就象你不明白法轮功的事我要不给你讲,你被谎言毒害憎恨别人,别人与你无怨无恨,你对别人不敬,心生恶念是不是对自己不好?谁没有朋友、熟人,你愿意别人用谎言欺骗你还是希望别人真诚待你?

然后我从天津事件讲到中南海万人上访;从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到江××活摘器官,我告诉他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他提的问题我一一回答了他。他最后问我说:“你是高中毕业还是初中毕业?”我告诉他,我小学都未毕业,他很震惊。我把我没炼功前的身体状况和我们法轮功修炼者做人的原则与标准全部讲给了他,我们真是一群安分守己的善良人。他问我丈夫我所说的是不是事实,我丈夫说:“是那么回事。法轮功好是好,现在政府不让炼,胳膊扭不过大腿。”

我们谈说了三个小时。最后这位局长说:“不要说了,再说下去我就要被你转化也得炼法轮功了,看来法轮功真有你讲的那么好,我回家也去找本书看看,你怎么这么会说?”我告诉他,我以前是心明口不明,性格内向,是通过学大法,李老师就开启我的智慧才变得这么聪明。这位局长说:“我向你哥哥打包票,一个半小时把你说服、把你从法轮功里边拉出来,没想到我再听你讲一下就得跟你一起学法了。”他拍拍我丈夫的肩膀又说:“小弟,别管她,让她在家里好好炼。”他最终转变了对大法的观念,就这样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不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忘自己救人的使命,无论走到哪里都用自己的便利条件面对面讲,散发资料,贴不干胶。我还找回了几位九九年迫害开始以后掉队的同修。带动几位走出来的同修,我们形成一个整体,长期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大量使用真相币,很多做生意的人明白真相后找我们兑换,大量流通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要讲的很多,我就不细说了。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们也有许多没做好的地方,也可能还有许多自己意识到和没意识到的人心与执着,还有待在学法精進中继续提高、实修,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实实在在的修好自己,圆容配合好整体落到实处。

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与救度,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努力跟上正法進程以回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