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阿城区恶警王影遭恶报患肝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松峰山镇派出所所长王影,两个月前住进了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发现身患终末期肝硬化、肝癌。住院两个多月以来,王影出现过好几次大出血的情况,抢救了7次,医生说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专家经过会诊认为,他必须在短期内进行肝脏移植,现急于寻找肝源。几天来,黑龙江省中共政府部门、公安部门、医院、网友全国“寻肝”,想留住王影的生命。

谁能留住王影的生命呢?下面首先让我们看看王影肝癌是怎么得的。

中共公安部一级英模背后的罪恶

王影1988年复员后,就到阿城山区的平山派出所当了一名民警,10年后,他来到更偏远的松峰山镇派出所任所长至今。所有在山区工作过的警察都知道,山区的治安工作没有什么内容,无非都是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民事纠纷,干这样的工作全国干的比王影好的警察不计其数,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公安部戴上全国一级英模的桂冠?而王影却青云直上呢?

实质上,王影不是因为在山区里为百姓们做了多少好事而出的名,而是因为他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在他到松峰山任派出所所长期间,至少十名阿城区法轮功学员被他绑架,被非法关押、判刑,其中阿城区种子公司的法轮功学员黄富军在阿城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被迫害致死,当时留下个十五岁正上初中的女儿和一个下岗的妻子,艰难度日。

正是因为王影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极力迫害,所以才有了他所谓的“政绩”,了解他的警察都知道他是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得到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先进个人、全国劳动模范和全省十佳公仆等称号。王影头上各种的所谓“荣誉称号”的背后是用阿城区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冤狱甚至是生命换来的,这背后的罪恶有多少世人知道?恐怕他的家人都被蒙在鼓里。

甘为黑手 成为中共殉葬品

从王影开始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后,法轮功学员不间断的采取各种方式向王影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讲善恶有报道天理。但是深受中国无神论毒害的王影不接受法轮功学员的劝阻,一意孤行执意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工具,甘为黑手,良知泯灭。

当他抓捕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你这样做会有报应的。”王影说:“我不怕报应。”那名法轮功学员又说:“你不怕报应,你得为你的家人着想啊!你不想想他们吗?”王影说:“我都管不了自己,还能管他们吗?”

不久,王影就住进了医院,说是在山区条件不好,积劳成疾,身患胃溃疡、糖尿病等疾病,住进医院疗养。最近两年,他每天都大把大把的吃药,三番五次住院。正在他要晋升为哈尔滨市阿城分局副局长的时候,两个月前查出他又身患肝癌。

就这样一个不信善恶有报的警察可怜、可悲的又即将成为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殉葬品。悲哉!

恶报频传 警钟长鸣

自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许多参与迫害的警察、“六一零”人员,包括一部份参与造假诬蔑法轮功的人都遇到了不测,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的却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冲在迫害法轮功的第一线,尽管严密封锁消息,但消息仍不时传出。

例如,天津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宋平顺零七年六月三日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被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零四年四月十三日遭遇车祸死亡,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她坐在后排最安全的位置却偏偏死亡,其原因就是因为她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曾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而后他身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熬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杀未遂;“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主要制片人陈虻,发现胃癌九个月后,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死亡,时年仅四十七岁。跟陈虻一起同在北京肿瘤医院作伴的还有经常在央视新闻联播中诬蔑、诽谤法轮功的罗京,现在已经得癌症身亡。

王影又即将步他们的后尘,正走在黄泉路上,在此奉劝那些还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请为自己和家人着想,赶快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将功补过,为自己赎罪,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