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暖荣父子被非法关押 家人尽力营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通化县个体经营者王培臣和父亲王暖荣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八月八日,通化县检察院非法提审王培臣。在此期间,正义家人不屈不挠,据理力争,并反复向各部门人员讲真相,终于在八月十日在看守所通过监控室屏幕见到王暖荣父子。

法轮功身心受益

王暖荣,男,六十四岁,儿子王培臣,四十岁。父子二人是通化县快大镇经营个体商店的法轮功学员。

王暖荣在没炼法轮功之前,是个病包子:有慢性肠炎、支气管炎、黄疸型肝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冬天什么活都不能干,一干活就喘不上气来,只能在屋里呆着,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自从学了法轮功之后,病都不治而愈了。而且,修炼以前还爱赌博、喝酒、抽烟,输钱了不顺气回家就和妻子打仗,三天两头大呼小叫骂骂咧咧的,经常娘三个都说王暖荣不对,有时王暖荣气得不行了搬着行李到别人家里去住。学了法轮功后,不但病治好了,脾气也给改好了,坏习惯也没了,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相处的更好了。外人都说:“这个人象换了个人似的。”学了法轮功受益的不是王暖荣一个人,全家都受益了。他们全家人从心里感谢法轮大法师父,给了王暖荣健康、给了全家安宁。

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傍晚六点三十分,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计生领了八、九个便衣闯进天福食品商店。几个便衣强行把王培成(王暖荣的儿子)带走,剩下王培臣十四岁的女儿在店里。

其他便衣让王培臣的女儿带他们到家里搜查,女儿被警察吓坏了,不敢动。便衣就在店里乱翻。五分钟后,王培臣的妻子到店里换王培臣回家吃饭。七八个便衣逼着王培成的妻子带他们回家搜查,一个便衣留在店里看着王培臣的女儿,不让给任何人打电话。

于济生等便衣挟持王培臣的妻子到楼下院里,正好王培臣的母亲领着三岁的孙子在院里玩。小孙子平时就喜欢玩钥匙,每天屋里外面玩的时候手里都拿着一串钥匙。便衣警察疾步上前恶狠狠地一把从孩子手里抢走房门钥匙,孩子被吓得大哭起来。王培臣的妻子没见过、也不相信,警察会对一个三岁孩子如此邪恶,当时也被吓得腿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便衣看王培臣的妻子吓成这样,不给警察开门,破口大骂。然后拿着抢来的房门钥匙每个门洞都开,最后把房门打开闯进屋。王培臣的父亲刚吃完饭,也在家里。这伙便衣进屋就开始抄家,又打电话叫来七八个人,把所有房间、柜上、柜下、柜里、床,所有东西都翻了个遍。把私人电脑、打印机、电子书、mp5三个、mp3、仅有的一部手机、电话本和房门钥匙等物品都拿走了。把王暖荣也非法绑走了。

三岁天真无邪的孩子最喜欢的钥匙被警察恶意从手中抢走;妈妈被吓坐地上还被警察破口大骂;又亲眼看见这些警察野蛮的把正常的房间、柜子、床翻腾的乱七八糟;还撕扯绑架心爱的爷爷。孩子惊恐得眼睛一直盯着警察,一直大哭个不停。有个便衣于心不忍,对孩子说:“你长大也当警察,你当了警察你家人就理解我们了。”另一个便衣狠狠地说:“说那些有什么用,你就干你该的活得了!”孩子直到今天(八月六日),再不要钥匙玩乐了,一看到人多就害怕到处躲,到晚上半夜就惊醒大哭。

家人要人,被警察阻挠推诿

七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半,王培臣的妻子和嫂子到通化县公安局要求见一下王培成和父亲。保安不让见,并且给上级打电话后,欺骗家属说人不在公安局,(王培臣)家里的房门钥匙和手机也没有。王培臣的妻子发现公安局一楼有两个窗户用布挡着,就在窗户外面大声喊丈夫,王培臣在屋里答应:“我在这”。王培臣妻子一看人明明在这里还撒谎不让见。对保安说:你们不还我钥匙、手机就不走了。保安没办法又打电话给上级,后来把钥匙还给她了。

七月十九日下午三点,王培臣的家属又去公安局要求见一下王培臣,国保大队不让见,欺骗家属说:“你请律师就能见人。”后来看见一个十七日去家里绑人的头目,向他要手机。他说行,让上二楼,他拿出“拘留通知书”让家属签字。上面写着“7月17日晚6点30分拘留,19日下午送往看守所”。王培臣的妻子没签,只写了一个拿回手机的收条。

七月二十日中午,看守所管教给王培臣店里打电话说:王培臣兜里有二百二十元钱不够了,父亲一分钱都没有,让家属到看守所存钱,找管教申忠玉就行。王培臣的妻子二十日下午一点多钟到了看守所,给王培臣存二百元钱,给父亲存四百元钱。并问管教是什么时间把人送进来的?申忠玉管教说:“王暖荣是十七日晚上送来的,王培臣是十九日下午送进看守所的。”

非法提外审刘仁阁时,不到十二小时就被通化县刑警大队刑讯逼供当场活活害死。王培臣被绑架后,遭国保大队、刑警大队非法审讯超过四十二小时。可想而知王培臣遭受什么样的精神与肉体的酷刑折磨。

家属一直见不到亲人,不知道绑架后在亲人身上都发生了什么,十分担心。又相信警察说的是真话了,就请了两位律师。

七月二十五日,两位律师到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王暖荣、王培臣父子的情况。国保大队说:“王暖荣父子的事归刑警大队管了。”到刑警大队问,刑警大队就说不归他们管。到哪哪往外推。

七月二十七、八日下午,王暖荣的大儿媳去公安局问什么时候放人。刑警大队长说:“你帮不了,让王培臣的妻子来。”因为王培臣的妻子得看着小店没有时间,就没去。过了一小时左右,刑警大队闫队长领两个人一起来到王培臣的店里。盘问家属:王培臣的东西都是哪来的,都跟什么人来往?妻子说什么都不知道。

八月一日,律师第二次到通化县公安局,还是不接待。八月一日上午,王暖荣的两个儿媳又去公安局问刑警大队长:“人已被关押半个月了,为什么还不放人?”闫队长说:“王培臣得判刑,王暖荣得教养。”然后闫队长盘问王培臣的妻子。王培臣的妻子说什么都不知道。下午家属去看守所给父子俩送衣物,也不给存,也不让见人。

王培臣被非法提审 正义家人反复讲真相

八月八日开始,王暖荣的亲属轮班天天到通化县公安局、县委、县政府、信访办、人大、政协、纪检委、妇联、总工会、检察院、法院等各部门讲真相,送劝善信。

八月八日,通化县检察院非法提审王培臣。

八月九日,王培臣的妻子抱着三岁的儿子和亲属一起从公安局要人回来,路过检察院,就到检察院讲真相,检察院接待人员不太耐烦,左推右闪。临离开检察院时,王培臣的妻子,把婆婆、女儿和她自己给各级领导写的劝善信要留给他们看,检察院接待的人拒收。王培臣三岁的儿子,正抱在妈妈怀里,听检察官说不收劝善信,一下从妈妈手里抢去,将四份劝善信给扔到桌子上。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一愣,然后变得客客气气地说:好好,放着吧,我们看。

家人终于在监控室屏幕上见到王暖荣父子

八月十日,王培臣家属十多人一起到通化县委信访办讲真相。讲了王暖荣修炼前后的变化,讲了多年来全家老少遭受中共的迫害,讲了刘仁阁被刑警大队当场打死,讲了家人担心父子的原因。信访办的接待人员听后说,别的忙我帮不上你们,我可以帮你们见他们父子两人。然后就给公安局打电话说,王暖荣家属很担心父子,要求见一面。公安局的人说:“他们是不是闹事了?”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忙回答说:“没有。”家属听公安局不准见面就谢过信访办接待人员走出门去。刚走出门不远,信访办工作人员就出来叫住我们说:“你们快打车到看守所去吧。”王暖荣家属十多口人打车就赶到看守所。结果公安局的车也刚到,还没熄火。看守所只准两位家属见面。王培臣妻子和另一家属进去后又争取三位家属可以见面,这样就进去了五位家属。

家属是从监控室里的荧屏上看见王暖荣父子的。父子两人的头发被剃光,王暖荣很消瘦,精神头还好。王培臣脸对着屏幕不抬头,身体半靠在床边。王培臣的母亲说,他怎么半坐在床边,监控室的警察不耐烦了:“他不是站着呢吗?”母亲说:“不行,你们得让我儿子走几步给我看看。”监控警察说:“让你们看,已经天大面子了,还这么多事。”王培臣母亲说:“我是他的母亲,我看不明白怎么放心?”监控没有办法给里面打电话。过一会,荧屏上看见王培臣把头扭向后面,好象后面有人跟他说话。然后王培臣站起来,步伐很慢,向后走几步,转过身向镜头走几步。荧屏太小,身体表面看不出来什么。是不是低着头的原因,王培臣的脸有点认不出来,头皮发白。母亲问:“我儿子的头发怎么白了?”监控说:“他在家不白吗?”母亲说:“我儿子才四十岁,在家一根白发都没有,怎么这么几天就白了?”监控仔细看看荧屏说:“那不是头皮吗?”让后就不让看了。家属往回来时给信访办打电话谢过后问要人回家得找谁?信访办说找办案单位。家属就直奔通化县公安局,一楼门卫就给拦住登记,找谁,门卫就给谁打电话,电话里面不是开会、就是有事不在。总而言之,公安局的领导就是不见,临走时把劝善信送给他们交给相关领导。门卫不收,家属说不收我们就不走了。门卫赶紧收下。

王暖荣以前遭到的毒打折磨

王暖荣此前就遭到恶警迫害。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个上午,王暖荣被人构陷,通化县马当镇派出所于文福、姓冷的等三四个警察,没穿警服,没拿证件,进屋就问:“家家都被发了传单,你家有没有?”王暖荣说:“有啊。”王暖荣顺手拿给他们看。警察一把夺过去,大发雷霆的说“都有人举报了,传单就是你发的!”一边说一边开始往外拽人。当时三岁的孙女正抱在爷爷怀里,警察撕扯绑架爷爷,吓的小孙女大哭,晚上睡觉都喊着爷爷。

王暖荣被绑到马当镇派出所后,关在一个屋子里。等到下午三、四点钟,所长藤志国从外面办事回来了,一见王暖荣就发疯似的跺脚骂,面目恶狠狠的都不是平时的藤志国了。一边骂一边拿起一个拖布把拼命的往王暖荣头上打。打了一起儿又一起儿,打得王暖荣鼻子、嘴往外喷血,耳朵也流血了,喷的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藤志国还不手软,照头上死命的一棒子,把拖布把一下打断崩到棚上弹到地上。藤志国捡起来,用断掉的拖布把的尖一下扎进王暖荣的喉咙往前顶,王暖荣痛的一直往后退,一直把人顶在墙上,脖子流出了很多血(现在脖子上还有疤痕),嘴也出血,当时有窒息的感觉,嗓子说不出话了,棉衣后背和头发上、脸上都是血。藤志国还说:“你死了就算臭块地。你的血弄脏了我的墙和地面,你给我舔了!” 王暖荣不舔,藤志国就用脚踢。一边踢打一边说:“我找畜牧局开除你,你还住公房我一把火给你点了,我让你住!”藤志国打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打累了才停手。把王暖荣双手用手铐反铐在暖气片上,人坐在水泥地上一夜。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把王暖荣送到通化县看守所。一进看守所,王暖荣的棉衣衬衣就被扒个净光,看守所人员把窗户打开,用自来水管子往身上浇凉水,直到人冻僵了为止。回号房后,大便不给卫生纸用,恶人逼迫用手擦。派出所提审王暖荣时,老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个好人,却遭到腾所长和看守所十五天的折磨虐待。并且勒索了三千元钱,要儿子给写了保证书才让回家。回家时说话嗓子还是沙哑的;吐痰还带血丝;棉袄后面的棉花浸透了血干成当当硬的大血饼。

王暖荣回家后,亲朋好友来看他,他说起了遭受虐待的过程,亲友都说:“那钱就不应该给他们,把人打成这样了,没赖他们就不错了。”有的说:“找几个人把那个姓腾的手剁掉,给他点颜色看看,再让他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你们知道王暖荣是咋说的:“你们别怪他(藤志国),他是不明白真相,他要知道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知道大法的美好,让他打,他都不会打了。是我自己不好,没有把他(藤志国)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在场的亲友听完这话眼圈都红了。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自己遭受那么大的委屈还宽容别人找自己的毛病。多么好的一个人,多么善良的一个人。

二零零九年春天,王暖荣正替儿子看店,又被一帮警察绑架,并且抢走几本大法书。王暖荣的老伴在家听说此事,担心老伴又被警察毒打,急忙往店里走,结果路滑摔倒,把右胳膊摔断。下午四、五点钟才把人放回来。不知道警察又对王暖荣怎么了,逼得王暖荣不敢在家里呆,只好抛家舍业流离失所四十天。家里那,儿子得看店,儿媳妇生孩子,王暖荣的老伴拎着一只胳膊还得侍候月子,一只手洗衣服做饭。警察呀,给一个好好的家庭带来多大的痛苦和魔难?

二零一零年警察再次到王暖荣家店里准备绑架王暖荣,正巧他不在,算躲过去了一劫。可是近日还是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

通化县公安局主抓此次迫害的责任人(区号0435)
通化县公安局局长蔡春阳 5221369  13904454346
局长:候奉义 5223427  5238999  13844517666
通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闫 闱
0435--5224430--4409 0435--5235595  15143511888
刑警大队副队长:高 峰 0435-5238112 0435-5776555 15943525789

吉林省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李 斌大队长:办公:5224403-4435 5228581  13844547155
于济升副队长:宅电:0435-2588830 13089274893
沈宝全:宅电:0435-522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