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精神病”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被”字已经成为一个习惯性用语了,突出反映出当下中国人生存的状况。当然是凡加上“被”字的,就是说那件事本身就是假的,可是由于中共政府的需要,就把那件事当成真的来说。例如中共说我们中国人充份享有人权,老百姓就会说自己“被人权”了;说我们活的都很幸福,老百姓就会说自己“被幸福”了。

这个“被”字要是用在被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那对法轮功学员所造成的实质性的伤害,可就是相当深远的了。例如,中共一旦说哪个法轮功学员是精神病,那么他遭到的惨重迫害就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今年八月六日,明慧网上几篇报道中就涉及到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的案例。

曾救六条人命的潘本余被中共迫害致死(图)》一文,说的是黑龙江齐齐哈尔法轮功修炼者潘本余,曾经救起过六条人命。他在北安监狱仍然坚持控告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恶徒,以及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北安监狱一心将潘本余弄死,杀人灭口,将他关小号迫害七十多天,被犯人打的头破血流、在小号内被戴上背铐穿在地环上、不给被褥使其尿血、吐血、手腕和双臂锁烂、骨缝长肉芽。

一日,省司法局人员来监狱检查工作,潘本余高喊:“我最冤哪,政府官员打死两名大法徒,为封锁消息把我关在监狱,我申诉他们就关我小号,酷刑折磨,想整死我。”姓安的狱警对检查人员谎说:“他是精神病。”

那么他真是精神病吗?中国法律有规定,精神病人在犯病期间作案是不受法律制裁的。如果是在监狱得了精神病,那应该送到医院医治,怎么将人关进专门迫害人的小号呢?狱警的随口诬陷不过就是给自己也给检查者一个台阶而已,可是这个台阶却是以残害好人为代价的。

张丽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毒打、关铁笼子》中说,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张丽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十监区,被关在监狱医院住院处的铁笼子里,从今年六月九日开始,已有一个多月。一位法轮功学员问监区长赵惠华:“张丽为什么被关在笼子里?”赵惠华说:“她是‘精神病’。”这位法轮功学员说:“张丽没有精神病,我们在牡丹江认识的。就是因为她不‘转化’,你们才这么做吗?”赵惠华一听,马上改口:“我也不清楚,这是白狱长亲自给张丽钉的笼子,我也无权放人。”

显然,张丽是“被精神病”了。监狱医院这是在给精神病人治病吗?在监狱医院还要把人关在铁笼子里,真比地狱还要黑暗。狱警的辩解正暴露了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险恶用心:显然这个铁笼子是专门为张丽钉的。

江苏无锡法轮功学员胡凤玉被迫害情况》中讲到,江苏无锡法轮功学员胡凤玉,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她和妹妹胡凤珠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恶警绑架到无锡精神病院打针、吃药。都是控制中枢神经的药物。整整折磨了半年多,身体受到严重伤害。

二零零二年她又被劫持到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由于胡凤玉坚持信仰,恶警气急败坏地叫犯人和一个新上岗的女警察对她强行灌水。恶人将胡凤玉肚子灌得又胀又痛,却不让她小便,目的是看胡凤玉憋不住的话,就说她小便失禁,然后趁机栽赃说她是精神病加以迫害。恶人给胡凤玉喝的开水里也加了不明药物。就在那天晚上,她被迫害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中共恶徒以精神病的名义迫害胡凤玉及她妹妹已经够恶毒的了。可是对比一下句东劳教所的迫害,则更令人不敢相信。为了栽赃人家是精神病,竟然先灌她满肚子水,再逼人家小便失禁。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的类型真是繁多。

还有一篇文章也涉及到这方面的迫害,《河北东光县“六一零”孔维锋胁迫百姓迫害法轮功》中说,找王中学计算机教师、法轮功学员杨国强因制止校长梁洪信诋毁法轮功,遭劳教,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杨国强是怎么被折磨成精神失常的?报道中没有详细交代,但是仅仅从他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这一句话,就能看出他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

上述几个案例是明慧网一天的报道中所涉及的。我们不难想象,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地迫害中,究竟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从而被中共以精神病的名义进行了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