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带着求治病的心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候根本不懂得什么是修炼,只是听老学员讲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自己就跟着炼起来。经过不断学法才明白师父讲的是“真、善、忍”,让我们时时事事用善和宽容、忍让来对待别人,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师父不但给我清理了身体,而且让我们不断去掉人的执着心,放下人所执着的一切,提高心性,从而修炼到更高境界。法轮大法是指导人修炼的真经,是正法。从此我确定放下常人心,跟随师父修炼。

我的坚定之心改变了家人

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气管炎,一年四季离不开感冒药。即使三伏天,若停一个星期的药,马上就会发烧、咳嗽,哮喘,同事们笑我是“药篓子”。修炼后,师父给我消业,清理身体,气管炎的症状不见了,直到九九年底,从来没用过一片药,而且身体状态很好,走路轻飘飘的,骑自行车好象有人在推,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同时心情也好了,一天到晚乐呵呵的,真有“大自在”的感觉。

“七二零”以后,法轮功被非法迫害,我和其他同修一样,被列入了邪党的“黑名单”。当时在江魔头为首的邪恶集团高压控制下,整个中国大地象黑夜中刮起了十二级台风,人心惶惶。在这邪恶恐怖压力下,家人害怕了,开始劝我放弃修炼。丈夫说:我也知道这个功法好,可是现在被定为××,再炼下去没有好,还是放下吧,咱老百姓拧不过它(指邪党)。我说:“江××只能恶一时,恶不了一世,作恶至极必自灭!再说,你看我炼功后身体变的这么健康,心胸也宽了,大法的好处你都看到了,为什么它说不好我们就不炼了?”后来家人知道劝不动我也就放弃了。

过了一段时间,因外出在车上发资料被外地恶警抓住后通知当地“六一零”劫回;又有一次因被同修供出被“六一零”人员找上门,接连发生这两回事,家人认为我在外面“惹事”,怕受到牵连,开始了对我的“攻坚战”。儿子恳求说:“妈!儿子给你跪下,求求你为我们想一想,别再炼了行不行,儿子、媳妇求求你!”丈夫说:“劝你别炼了你不听,要学,要炼就老实自己在家炼也就算了,非得到外面去张扬,弄的满城人都知道你炼法轮功,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这个家想一想,为孩子们想想吧!你若一意孤行,再坚持炼,那对不起了,把你腿砸断,看你还怎么炼!”我郑重地说:“我修炼只能给这个家带来福报,不会有什么坏处。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身体还象以前那样走路都发喘,怎么照顾瘫痪的老人(婆婆),怎么看孙子,家里的活谁干?现在我身体好了,家中的活我都能承担下来,让你们在外面轻松的上班这多好啊,你们倒不让我炼了。江××领着一帮人造假干坏事,你们也跟着学吗?你能砸断我的腿,可你能断了我的心吗?!修炼是我的信仰与自由,谁也没有权利干涉,家人也一样,我修炼的心谁也动不了!”当时我发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并请师父加持。“我要跟随师父修炼,请师尊帮助弟子清除干扰。”

看似怒气填胸的丈夫,一改常态说:“我们改变不了你,那你以后就自己在家里学《转法轮》,炼炼功,不要到外面去参与政治!”我告诉他:“师父是下世救人的,作为弟子,助师救人是我们应该做的。中共制造谎言蒙蔽世人,不让人们得救。我们把真相讲清楚,解除他们的怕心和顾虑,从而让他们得救。救人是目地,我们不会参与政治,师父曾多次讲过不让参与政治,常人的名、利、权我们不稀罕。再说,作为弟子,现在大法蒙难,师父蒙冤,我们难道不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吗?这不是咱做人的根本吗?!”就这样,我照常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从那以后,我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念处事待人,现在家庭环境改变了很多。只要丈夫在家,每当到了发正念的时间,他便提前把我手中的活接过去说:“去干你的事吧!”(指发正念)有时快到晨炼时间了看到我还在熟睡,他就会说:“到点了!”把我叫醒。现在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他从不干扰,常风趣地说:“我不当干扰你修炼的魔!”不但如此,他尊敬师父,认可大法,并且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我们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到家来,他不但热情招待,而且师父还经常用他的嘴点化我们:“学法得静下心来学。”“不能光念书,得照着书上写的去做”“不提高心性天天抱着书学,功也上不去”等等。环境的改变使我深深领悟到师父讲的法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再精進》)

明白什么是“助师正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的造假诬陷宣传铺天盖地而来,运用整部国家机器,开足了马力,大肆诋毁法轮功和迫害法轮功学员。师父要求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当时自己并不懂讲真相是为了救人,也不知道怎么去讲,反正知道师父教人与人为善,善念处事待人,不杀生,不做坏事,不参与政治,法正,师正,可是邪党却造谣法轮功学员“杀人、自杀、自焚”,诬蔑师父敛财,等等的弥天大谎撒的也太离谱了!所以我见人就讲法轮功好,师父正派,中共的宣传是伪造的,是江××看信法轮功的人数太多,出于妒嫉心而上演的一个骗局。

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师父不断发表新经文为我们导航。经过学法,是我真正明白了讲真相是为了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众生,是证实大法。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是我们来时的史前大愿,是我们的责任,必须做好。

发真相资料,粘贴真相标语,是我们使用的最普遍的讲真相方式。我发资料基本都是白天做,在大超市门口把资料放到顾客的车筐里;到居民楼发到各家各户;带到农村发给农家等,贴不干胶就利用中午或晚上,相对来讲比较安全。一边走一边把不干胶粘贴到电线杆上、路灯柱子上或比较醒目的地方,让过路人都能看得到的地方。做的过程中从没害怕过,每次都顺利做完。师父教我们:“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心里想:自己做的事是最正的,是师父要的,有师在,有正法神在,我什么都不怕。

一天上午我到一居民楼发真相资料,刚发完一楼,从楼上下来一个男青年,打量我一番,我没理他,继续上楼发真相资料,当发完顶楼下来时,楼门被双簧锁锁得紧紧的,我使劲晃,累出了一身汗,怎么也打不开。我想:自己做的哪里有漏了?旧势力要钻空子干扰?!静下心来想到在三楼有一户材料没处放,被我放在地上了。救度众生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这么不严肃、不认真呢?!自己都不重视,怎么能救得了众生呢!我马上回去把材料拾起来,插到门上边的孔缝里。回来再开门,稍一拉门把手,门就开了。又有一次,我和同修外出,因在车上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遭外地恶警迫害。当时我们背《洪吟二》中的〈怕啥〉,并立即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参与迫害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对恶警的盘问一概不配合,结果他们说“没证据”,通知当地“六一零”把我们拉回来。回本地后我们仍然不配合邪恶,不停的发正念。结果恶警以“没证据”放我们回家。家人赶到后,认为办案警察好,没有揪住我们不放,随手掏出两千元现金扔在他们办公桌上表示感谢。回家后我越想越不对劲:自己没做犯法的事,放人是应该的,为什么要送钱感谢呢?这不是给邪恶增加能量吗?自己当时咋没制止呢!越想越后悔,之后就找到当事警察去讲清真相。明白真相后,这位警察表明以后一定会善待大法弟子,不再找大法弟子的麻烦。

我也利用真相币讲真相。平时买东西(除高额外)一般都花真相币,因为这样做便于讲真相、劝三退。如:菜农或果农收下真相币时,当时就告诉他:收到真相币是福份,花真相币会得福报,并接着讲真相、劝“三退”,做起来会很顺手。

我出门总要带上一些真相护身符。每当接触到有缘人讲完真相后,如果对方明白了,选择“三退”后就送上一枚护身符或一张护身卡表示祝福。如:去年夏天走亲戚时,听说邻居家的大叔病情严重,已十几天没進食,每天只靠喝几口奶水维持生命。家人已准备了后事,只等咽气那一刻了。亲戚、邻居去了很多人在那里守着。我想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便去了他家。见到我,他的老伴、儿子、女儿都泣不成声,在场的人也都说人没的救了。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相信邪党的造假宣传。现在的人灾难很大,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遇难呈祥,逢凶化吉,退出邪党组织,选择美好未来。当时在场的人,只要是入过邪党组织的全部都退了。随即我送上一张护身符。我回家不到两个小时,病人的女儿急匆匆的来到我家,大声喊:“神了!姐姐,你给的护身符真灵,你叔会说话了,还让我扶他坐起来要吃东西呢!”说着,拽住我的手就往他家跑。在场的人见到我都争着要护身符,还有人说:“这么好的功不让炼,造孽啊!”

几年来,在讲清真相、劝三退的同时,我坚持每天学法,不断向内找修正自己,把基点放在救度众生上,正念清除邪恶。过程中不但救了人,自己的心性也不断得到提高和升华。在这里首先要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与呵护!感谢大法!是师父让我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给了我救度众生的机会,是法理指导我一步步走向成熟。

正念否定病业假相

旧势力为了达到它自己的所谓“助师正法”并以考验为名毁掉大法弟子的目地,总是虎视眈眈地监视着大法弟子,企图伺机破坏。当我们思想稍一放松或正念不足时,它就会钻空子迫害。

二零零九年年底,丈夫因心肌梗塞住院。出院后虽然病情有所缓解,可还是不定时的出现心慌、焦虑不安的现象,不能离药。还有瘫痪在床的婆婆需要照顾。我晚上要照顾老人大小便;同时还要照顾丈夫吃药、喝水,一夜要起来四、五次,多时六、七次,再加上发正念,集体晨炼,基本上没有睡眠时间。白天除料理家务,照顾老人外,抽时间到附近发资料,劝“三退”,忙的简直是连轴转。学法只能走着学,不然就犯困。

看到这种状态,开始丈夫劝我停一下,后来就着急了:“我病成这样,老太太还不能动,你停两天能怎么样,光要你的事(指修炼),这个家还过不过?你若再倒下怎么办?!说你多少遍了你就是不听,真自私!”面对病人的指责,我不知道用慈悲去善解,而是一听到说我“自私”就不耐烦了,赌气随口回道:“别嘟嘟了,我不炼了!”就“不炼了”看似随口而出的三个字,却给魔留了一个大空子钻。

第二天我开始发烧、咳嗽,持续几天不好,越来越严重,发正念清除也不管用。我想:现在天这么冷,一夜起来好几次,可能是冻得太狠,才使好了十多年的气管炎又翻出来了。“相由心生”,就这一念被旧势力抓住加剧了迫害,后来我发烧至四十度,被家人强行送到医院。经检查确诊为“肺脓肿”,住進了医院。专家说这种病很少见,往往需要输三个月的液体才能基本康复。为此,家人二十四小时陪护。那几天我急的直哭,后悔自己没把握好,出了这么大的漏子。同修知道后,也帮助我发正念,并启发我向内找。

当我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对照法理回忆出事的全过程,我找出了许多执著心,如:急躁心,爱面子心,别人一说就炸的心,有求之心等。这一找才发现自己的常人心竟埋的这么深,自己却没有觉察到。师父讲:“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因为你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那个基础上去了,那么常人当然是要得病的了。”(《转法轮》)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还告诉我们:“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作为大法弟子,修炼就是修去常人之心,可是我却遇到问题不能正念对待,仍停留在常人的观点上。虽然也发正念,可不是从心灵深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是在旧势力的圈套中否定。如:怕常人看到修大法的人还有病会丢面子,怕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等。这想法本身就不是正念,而是有求之心,是修炼要去的心。

向内找使我悟到:修炼人必须时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慈悲与正念面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切事。遇事向内找,挖出自己的执著心,修掉它,才能不出或少出偏差,让旧势力找不到迫害的借口。在这里再次谢谢师父!是师父又一次点醒了我。同时谢谢同修对我的真诚帮助。

唯有精進报师恩

回顾跌跌撞撞的修炼过程,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师父不但给我清理身体,而且在平时的修炼中每当我做的好时,师父会鼓励我,做得差的时候师父会及时点化我,让弟子醒悟。师父为我们的修炼看护着我们,为我们操心,我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师父让我们精進再精進!师父要求我们:“也就是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再精進》)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来回报师尊的浩荡佛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