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归正自己 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日得法,当我一口气把《转法轮》看完时,认识到这就是自己苦苦追求的人生真理。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修掉自身存在的一切不好的心和观念,净化心灵,同化大法。

那时,我清高自傲,家庭环境很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虽然抱着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满足感走進大法,师父就在管我了。我周围的修炼环境很好,和同修们经常在一起谈论心得、炼功、洪法。师父安排有缘人让我参加各种集体学法活动,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而充实的人。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魔头江鬼利用邪灵中共迫害法轮功,我当时冷静地看了一遍《转法轮》,心想:这是一部高德大法,历史会证明一切的,不管发生任何事,我一定要坚修到底。就这坚定的一念,我闯过了那段黑白颠倒的日子,坚持学法修心,开始发放一些单张的反迫害真相材料。

到二零零零年以后,我都是到人多的地方:集市,公园,大街上面对面发放真相小册子,告诉周围所有亲人,朋友法轮功遭到迫害的真相。当时做这件事的心态纯净,没想别的,就是觉的这么好的大法被打压,一定要让人人都知道。兴许就是这么坦然的心态吧,师父一直在保护我平安度过那两年多的日子。

直到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师父的《正念》经文发表以后,我才明白要智慧、理性去做真相,转为随机而发放真相材料。

师父呵护,闯出魔窟

三年前,我和亲人同修到一偏僻农村发放真相材料,被不明真相者举报到当地派出所,恶警强行给我们戴上手铐,很多路人疑惑地驻足观望,我大声高呼:“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紧跟在我身后的恶警一脚踢在我腰上,不准我喊。我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转头正告他:“你身为一名人民警察,竟敢对一个善良的弱女子动粗,你会遭报应的。”

在途中,我和亲人同修磋商,走到哪儿把真相讲到哪儿,心里默默的反复背着师父的《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于是,一股神圣的庄严的历史使命感油然而生。恶警问我为什么要在街上喊口号时,我正念十足的回答他:“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在社会上我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在家是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手铐是铐坏人的,你们凭什么铐我,难道修炼真、善、忍有错吗?铐我当街行走,是对善良人的亵渎,所以我要告诉围观群众你们在迫害法轮功,迫害好人。”

就这样,每来一个警察我就对他们讲真相,对他们提的问题一律回答“不知道”,身陷魔窟近二十小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脱离了邪恶黑窝。我深刻反思:为什么被邪恶钻了空子?首先,游玩心,这颗心在我未修炼前就很重;爱美心,好奇心、探险心、追求浪漫、享受生活、虚荣心,修了九年,其实我没好好修去这颗隐藏很深的心,酿出了我今天的大错。本来此行的目地就是出来游玩的,只不过顺道经过这个小村庄,发真相材料前,都忘了发正念,被做事心,恋玩心占据心灵,又想玩,又想做点事,因此邪恶就对我们下了毒手。

师父说:“苦嘛,再苦哪,过后也明白过来了,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任何一种修炼都会经过这样的考验,都会在这样的路中走。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流着泪反复看着这段法,他象一盏神灯,把我近几个月的负面情绪,不好的执着心照的如此清晰。是啊!为什么我要在彻底放弃自身所有执着、不好的物质时,会如此痛苦?一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在这救度众生的紧要历史关头前,还有什么闲情去游玩呢?面对亲人同修遭受的迫害,难道我还能无奈的,消极的坐等而不去揭露迫害,讲清真相,广传真相于世间?

现在的我,在法中炼就了自己,每天都很忙,忙而不乱,有序安排好讲真相的事,三件事尽量做好,生活中随其自然,深深感到同化大法中生命的喜悦与责任。

正念正信,闯病魔关

我得法时二十几岁,身体上的小毛病,如:卵巢巧克力病变,咽喉炎,鼻窦炎不长时间就好了。

大约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突然心绞痛,很痛,向内我发现,那段时间看完法就忘了,没有把法装在心里,沉迷于常人的俗事,经常抱怨生活,找到这些心,并发正念去掉它们,睡了一觉就好了。

二零零五年底,我连续高烧了一个星期不退,头昏的失去了正念,当时争斗心很强,好胜心,陷于常人的事务纠纷之中私心重,这些心没有及时找出并彻底的根除,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关没过好,被丈夫送去打了吊针。我非常痛悔这件事,之后我严格要求自己按师父说的,向内找是法宝,发生什么问题了,找一找自己,究竟是为什么?

近一年以来,我牙齿松动,疼痛,牙床上有溃疡,时好时坏,我可得好好向内找找自己了。常人朋友一来邀请,我就去参加他们的聚会,应酬。还以多认识朋友讲真相为借口,浪费了很多珍贵的时间,生出安逸心,懒惰心,好事心,搬弄是非的心,不修口。一天下午,我突然发起高烧,牙龈溃烂,张不开嘴了,咽喉肿痛得呼吸都困难。我赶紧发一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知道,上一次没过关,最后积攒成一大关,我暗下决心:这是件好事,考验我的机会,这次我一定要正念闯关。我想到了师父的法:“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鼓掌)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在这过程中,我对你们费尽了苦心”(《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弟子承受的这么点小小的痛苦算什么,无执无留,把自己交给大法,一切师父说了算,默念正法口诀,四天后的早上全好了。

放下自我,过亲情关

我家里有一个不修炼的丈夫和一个四岁就得法的儿子同修。我修炼后前五、六年是丈夫魔我,那时我的人心多:追求完美,挑剔,倔强,用常人中形成的感情观去衡量对与错,觉的丈夫配不上自己,眼睛盯着对方的缺点,却自认为自己很优秀,后来在修心的过程中去掉一些心,但不彻底。

儿子同修从得法时就开了天目,炼静功一个小时,以后在他的成长岁月中,我俩成长一起学法,炼功,交流,他很乖。可从他進入中学以后,他根本不炼功了,法也不学了,以作业多为借口。他的成绩并不好,脾气大,任性,喜欢电脑游戏,动漫,逆反。有时我甚至不敢相信他曾经得过法,为此,我大伤脑筋,每次发正念我都帮他发:清除一切操纵他这些不好的物质在另外空间的败物,烂鬼。好象作用也不大。我很着急的指出他的毛病种种,他好象表现无所谓,或者与我辩解,吵闹。

这种状态延续了几乎两年,改变不大。有一次他大叫:“你也不配当大法弟子!“我一下子愣住了,是师父借用他的嘴点化我啊。我流着眼泪,痛心的,立刻的看到自己对儿子同修过重的亲情,想要他好,爱听好的话的心,面子心,急躁心,责备心,怨恨心,……,深挖下去,包括对丈夫也是:妄自尊大,说穿了就是维护自我的私心。大法修炼,要修出无私无我,正法正觉的伟大觉者,自己抱着这些心,又哪来忍呢?

“从新再造大穹,由法从新造就各个层次与众生,我没有采用这个办法,我叫天体众生都认识法,正念中去同化法,这是最好的善解,采用的办法体现了对众生的慈悲。”(《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再读师父这段法,我发现自己身体场周围也变的清朗起来,人也学会宽容了,不再去计较个人的得失,我要修出大善大忍的胸怀。相由心生,我对儿子的不好的心是在强加给他黑色物质。就在我写这篇稿子的第一天晚上,入睡后梦到儿子出去贪玩,我好容易找到他,他居然抓起烂泥巴扔到我脸上,找到他三次都是这样,三次我都没有动气,守住了心性。梦中的考验我走过来了。我知道自己提高了,师父帮我把那些坏东西拿掉了。小同修又开始学法,发正念。我要带好身边这位小同修,一起在大法中归正。让丈夫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不受谣言蒙蔽。接受真相,拥有美好的未来。

一天早上打坐时,入定以后,我看到自己穿着一身类似蒙古族的红袍在奔跑,穿过森林,山川,河流,废墟,简直是在飞,跑到一个城市里,站在一高处,从我的腰带间撒落出很多真相小册子,下面满是众生渴望的眼神和伸出的双手,这时,我看到真相材料有些变成一个个法轮在空中转动,有些变成一朵朵美丽的莲花。

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抓紧时间救度众生,珍惜这万古机缘,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助师正法,洗净自己,无条件同化大法,兑现自己的神圣誓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