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

从常人高喊大法好得福报反思一些老年同修受困于病魔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同修的老伴,未修炼,今年八十岁,姓江,下简称江老伯。曾因同修长期遭受邪党人员迫害,而对大法存有不好的念头。但多年来见同修因修炼大法身心受益,有时又对大法保持很好的善念,总之情绪非常不稳。江老伯二零一零年年初因脑血栓住院,诊断为颈椎以下高位瘫痪。一年多以后,江老伯可以从自家五楼走到离家较近的公园,生活基本能够自理。

笔者的母亲,今年七十五岁,修炼大法多年,邪恶镇压后曾被非法抄家、关押,大前年因呈现脑血栓症状,半身不遂,到现在全身瘫痪,情况很不好。

按理说,母亲年龄要比江老伯小好几岁,又是大法弟子,为什么同样表现为脑血栓的症状,反而还没有不修炼的常人恢复的快呢?我虽然从不曾对大法有过不敬的念头,但三年来母亲的状况没得到一点改善,不免有时会对母亲丧失信心,多次梦到母亲已好多了,可以自己坐起来了等等;有时又会非常的自责:怨自己当初在母亲大难时没有给予母亲更多的关心和帮助;有时又会产生埋怨同修的念头,觉的周围的同修没有尽心尽力帮助同修……。总之这些不正的念头会时常干扰到我自己,现在想起来都非常的汗颜:明明是自己修的不好,怎会有脸去责怪同修。

今天同修有事来找,无意间提起江老伯目前的情况,继而提起当时在医院的情形,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江老伯好的这么快是有原因的:当时江老伯病症来势凶猛,医生说从劲椎以下都可能瘫痪,同修年纪也大了,儿女都在外地,仅江老伯老家的一位弟弟暂时可以来帮忙些时日,一想到江老伯以后都可能生活不能自理,一百五、六十斤的大个子,同修怎么能照顾得过来,同修的所有亲戚都觉的很难过,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同修不停的在江老伯耳边说:你现在只有师父能救你了,你要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呀!江老伯也点着头答应着,在上手术台前,江老伯真的一直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师救我!”一直喊到手术台前,好多医生都听到了,江老伯是北方人,大个子,嗓门大,只是大家都只听到,没有人表示不妥。待手术完毕稍稍清醒点时,江老伯又从手术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喊到病床前。同修说:好多医生、病人都听到了。同修的小孙女还笑着对同修说:“奶奶,你听爷爷喊的什么。”同修连说:喊的好,喊的好。江老伯出院回家后,用针刺手和脚还没有知觉,他每天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多久就慢慢的开始恢复,到现在一年多点就能走路了。

从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来看,敢在公开场合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能有多少呢?!我对同修说:我明白了江伯伯为什么得那么重的病,却好的这么快了,他对大法的正念注定他会得这么大的福报呀!

反观母亲的情况,从一开始摔倒后就产生强烈的怕心,在整个身体恢复期间,也不能正念对待和看待自己的魔难,甚至对大法产生动摇的念头,不能用修炼人的要求来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虽然坚持着不吃药、不進医院,其实已经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了,那坚持不吃药、不打针,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吗?

到目前为止,仍有时听到周围有老年同修病魔来了而住院的事,同修啊,那种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真正魔难来时,邪恶和旧势力能再给你机会吗?大法对每位大法弟子不同层次衡量的标准是永恒不变的,你真能放弃这千百年来等待的唯一机缘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