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大港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案例(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大港区位于天津市区东南,津港公路大港端,濒临渤海湾,那里有大港油田、天津石化公司、第四化学建筑公司等国营大企业,为大港区的经济支柱。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以来,这些国营大企业却成为大港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单位,仅大港油田至少有四十七人被非法劳教(至少有十五人两次以上被迫害),十一人被非法判刑,二十六人被非法拘留,三人被迫害致死。一人现仍在监狱、一人在板桥女子劳教所被迫害。

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简述。

1、徐连红,女,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曾三次遭到当地警察多次绑架、抄家、关押。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去北京为大法讨上访遭警察非法绑架,十月一日送至大港区看守所。去北京接她的警察叫张勇。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徐连红被不明真相者李凤茹构陷,十几个警察闯到她家,有楼长李风茹、居委会、派出所、六一零、国保。下午两点非法将她绑至港东派出所,晚上送到大港区看守所,片警孙超也参与了对她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中午,她在油田二号院花园给世人讲真相时,被便衣构陷遭警察绑架至派出所。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片警孙超安排多人对她进行监视、跟踪。

2、梁明喜,男,五十八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他在祥和小区一家复印店印资料,被复印店工作人员构陷,片警贾德升、派出所书记、祥和小区物业人员及居委会共十人闯入他家,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搜查乱翻一个小时左右,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及大法物品,并把他绑架到港东派出所进行轮番审讯,一夜不让睡觉。二十四日下午,将他送到大港区看守所进行审讯迫害,搜走身上带的当月工资一千四百元。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送他去青泊洼劳教所体检,结果检查不合格,青泊洼不收,送他的那个高个子姓张的恶警到处找人说情,最后那里还是不敢收。那个恶警气坏了,就动手打梁明喜的头部,并扬言:再不配合回去好好收拾你。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他被从青泊洼劳教所转到板桥劳教所三大队三中队。二零零三年一月左右在搞卫生时他的头部被床碰破,狱医强行把磺胺新诺明片碾碎撒在伤口上造成过敏中毒。头部伤口处流脓,小便处红肿。劳教所狱医不闻不问,头部因越烂越大,队医用不经消毒的剪刀将头发剪掉,伤口十字剪开,也不作清洗,撒上点消炎粉就给包上了,造成恶性化脓。后来狱医说得输液,打电话叫他家人送钱,输了7天液,每天250毫升的葡萄糖及盐水,加的其它药物不详。每天收输液费一百元。狱医每天将要输的药液拿到床头就走,让犯人随便给他扎针输液。二零零三年年正月初四晚上,因输液中毒,将他送到大港区医院,经检查是酮中毒。在医院住院治疗一个多月伤口无好转。医院要求向天津总医院转院,劳教所一看病情十分严重,就给他办了保外就医。在天津治疗期间,一次冲洗出好多头发和干血块,就这样他在黑窝板桥劳教所遭受了十个多月的迫害。

3、董莹,女,四十六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曾两次遭到警察的绑架、抄家、两次非法劳教,在邪恶的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了三年的迫害。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九月她去北京为法轮功鸣不平,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绑架,送至昌平收容所。因不报姓名地址,到了晚上,警察手持警棍,脚穿警靴对她连踢带打至深夜。

在大港区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因早晨炼功被警察吊铐在铁栏杆上直到出现胸闷、憋气、呼吸困难要晕倒时,在号里法轮功学员的要求下才将她放下。

刚入板桥女子劳教所期间,董莹因炼功被值班队长夏春丽(现升为大队长)连续几个晚上双手铐在床头,身体呈俯卧状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月底的一天,她因抵制劳教所召开的污蔑诽谤法轮功的大会,被值班队长郭玲(现升为大队长)关进四面都是铁板的禁闭室,连续几天几夜不让闭眼、不让睡觉、不让穿外衣进行体罚。

二零零零年八月一日,董莹从劳教所释放后,回原单位工作,单位每月给最低生活保障费,一年后才恢复原工资。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董莹被大港油田海滨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在派出所因不配合非法审讯,被一个叫海哥的警察拳打脚踢致身体多处青紫。

在大港区拘留所关押一个月后,董莹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劫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关押。刚入所时,她因不配合队医查体,被大队长李晓玲指使的几个包夹强行拖、拽、掐、按,致使双臂青紫。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她因拒绝参加劳教所奴役性劳作,被大队长李晓玲下令关进禁闭室,并从此限制上厕所、限制洗漱、限制洗衣服、限制睡眠。

二零零九年大年初六,她因在带有雾气的禁闭室玻璃窗上用手写了“真善忍好!”四个大字,被值班队长李淑慧、晏寰两人指使的包夹开窗开门、不让穿外衣、冻了五个多小时。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是她被非法羁押满两年的日子。可是,劳教所以董莹拒绝放弃信仰,不配合干警、不遵守劳教所“所规队纪”对她非法加期关押。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董莹回原单位上班,单位以她因炼法轮功被两次劳教为由,未给她安排回原岗位工作,还说为了便于管理安排她去综合服务公司绿化队工作直至现在。

4、白丽,女,五十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八时,她在油田繁华一条街面对面讲大法真相,并发放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五名中学生举报构陷而遭绑架。其中参与迫害的有油田港东派出所姓赵、齐、刘等警察和“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程××,白丽的家遭非法抄家,搜走家中的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在大港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被迫交港东派出所取保候审押金一万元。

回单位后,单位对她作出非法处罚:取保候审期间留厂察看,扣发取保候审期间所有奖励,月工资按天津市最低工资标准发放。

5、周玉新,女,四十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她在与同修面对面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几名中学生构陷,被绑架到港东派出所,并被大港区公安分局非法刑事拘留,被非法关押在大港区看守所,共十八天。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被所谓取保候审一年。

单位非法处理,取保候审期间,留厂察看,扣发取保候审期间所有奖励,取保候审期间工资按天津市最低工资标准发放。截至目前已被非法扣发工资奖金七个月。

丈夫在压力下,向她提出离婚,她多次劝阻无效,现已被迫离婚。

6、刘小云,女,四十四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曾遭受到三次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刘小云去北京为法轮功鸣不平被绑架、抄家、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到打骂、罚站、冷冻、让蚊虫叮咬等体罚。

二零零一年,她因在墙上书写“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因不明真相者构陷,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7、邢培英,女,六十五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因给居委会主任张承敏送大法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而后,张承敏就给港东派出所打电话,来了两个警察和张承敏一起到她家非法搜走了法轮功资料、电脑,并把她绑架到大港区拘留所。七天后释放。

8、郭其英,女,七十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五日晚间去贴真相资料被坏人恶告。十一月七日上午油田红旗路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还有一个大港分局姓姚的警察。姓姚的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另两个警察在她家非法搜走大量资料和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晚上把她送到大港区拘留所。在里面强迫写经过、保证书,强迫劳动。从早上七点一直干到夜间2点,干不完不让睡觉,被关押十天后回家。

9、赵云芝,女,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十月,她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原港东派出所绑架,并抄家,抄走大法书及真相资料等。后来被迫交了一万元押金被放回家,一年后押金退回。

10、毕胜芝,女,四十八岁,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在对世人讲真相时遭诬告被港东派出所绑架,遭六、七名恶警打骂,被铐在椅子上一夜不让睡觉。一大早四点多天还没亮就被劫持到大港分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分别遭到港东派出所、分局看守所、大港区“六一零”非法审问。由于她不配合,被一名恶警从后脑猛击一掌,又用皮鞋猛踢,见她不为所动,就把她铐在窗户的护栏上。恶警们恐吓她不许修炼法轮大法,她身体出现病状,有几天生活不能自理。毕胜芝被迫害三十八天后非法劳教一年,但她本人没有签字。

她到板桥女子劳教所后,被关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库房内,由一名吸毒者监管。三大队臭名远扬,大队长李静尤为恶毒,逼毕胜芝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盘被她严词拒绝后,恼羞成怒,就指使吸毒者张娟、贾林打骂她,张娟叫她坐在小硬凳子上,不让活动。另一恶警小刘队长(不知名字)非法审问她时手拍桌子恐吓她,让她放弃修炼,都没得逞。转过年来,恶警大调换,女恶警张春艳(接任三大队大队长,二零一一年二月遭报死亡)、李平、孙燕秋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指使犹大杨云莲、李桂珍、梁颖、李红和盗窃犯王大顺辱骂、折磨毕胜芝,不让她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动,一直坐了半年臀部都坐烂了,身体被折磨得皮包骨、耳聋眼花、头晕、两腿发软。恶警李平占着她家里拿来的钱不叫她吃可口的饭菜,到后来她生活都不能自理了,走路都要别人扶。劳教所见状,为了推卸责任,把她转到一大队。一大队恶警夏大队长(不知名字)、樊亚哲、郝为继续迫害她,指使犹大张慧玲、孙淑媛监视她,不让法轮功学员接触她,致使她身体每况愈下,连走路、大小便都得别人扶着。

11、章富华,女,七十岁。天津市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退休教师。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章富华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而遭中共邪党大港油田二道沟派出所上门骚扰,约七、八个膀大腰圆的警察闯入家中,亮出所谓“搜查证”,在每个房间里翻箱倒柜,所有衣物被翻乱,连床垫被褥也不放过,抄走好几袋大法书籍和资料,并欲绑架章富华老师。当时章的老伴糖尿病已至晚期,屎尿经常在身上;家中还有一个39岁的从1岁就高位截瘫、肌肉萎缩的女儿需要照顾。女儿对警察说妈妈身体瘦弱,也没干坏事。警察说她劝人退党是反对共产党。女儿说共产党上头还有老天呢。警察就逼迫章老师签字,否则就抓走关起来……

二零一零年十月的一天,章老师在通信公司门前给一男子讲真相,遭这名男子的纠缠和诬告,被大港油田二号院派出所出动警车绑架。在派出所,几名男警在这个七十岁的老太太身上细细搜摸,想搜出真相资料,被老人指出他们的不检点之后,他们又叫来两名女警继续搜身。搜出几本小册子后,便盘问资料来源,并威胁逼迫章老师签字,称“不签你就别想回家了!”

之后没过几天,祥和居委会的一男一女又找上门来,说采油(二道沟)派出所打电话叫他们来,让签什么字,章老师拒绝了。他们便叫老太太“好好在家里呆着,别上人家里去讲(法轮功真相)”。

12、李全高,男,五十三岁,天津市大港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清晨,被港西派出所伙同居委会“六一零”等人员、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到港西派出所,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炼功磁带等私人物品,下午被戴上手铐关押到大港分局、在大港分局非法拘留七十天左右。后被非法关押在双口劳教所劳教一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