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我年近古稀,九五年正月初九我有幸得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在这之前我由于身患多种疾病,心动过缓、高血压、动脉硬化、骨质增生等十几种疾病,久治无效。医院让我安“起搏器”,由于经济上难以负担,我放弃了这个打算。我想中国的中医和气功都是博大精深的,我相信一定能从这其中得到解救自己的办法。当时气功出现高潮,我也练了许多气功,虽然收效甚微,但还是给了我一线希望,让我在这其中继续探寻。

九四年我曾看过《中国法轮功》这本书,也觉得很好,也介绍了多人去炼法轮功,而我自己由于执着于气功治病,所以错失良机。九五年正月初八,邻居叫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在〈治病问题〉中,师父讲到用气功治病的后果:“而且你在给他治病时,你和病人形成一个场,病人身上的病气全都跑到你身上来了,一样的多,根虽然在他身上,病气要是多了也会导致你得病的。”(《转法轮》)我立刻放下了用气功治病这个心,第二天就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努力的学法、炼功、向老学员请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精神愉快,什么病都没有了。我逢人便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我真正的成为了大法中的一员。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努力按师父说的去做,渐渐地去掉了许多常人心。使自己从一个争强好胜的常人变成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最后成了一个修炼者。

可是九九年江氏集团出于妒嫉,对法轮功進行了打压,在电视、广播、报纸上造谣。我第一次听到时心里很困惑,怎么公开造谣呢?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在这之前我也认为媒体是实事求是的,是不是他们不了解我们?对大法产生了误解?于是我在二零零一年以真名真地址给相关部门写了两封信,讲明了“师父和法轮大法如何的正,大法弟子如何的好,不要迫害法轮功,会招来报应的。”从此当局对我没完没了的迫害。这时我知道了中共不是不了解,是故意陷害,恶毒攻击。我单位头头紧跟江氏集团,多次关押我,七天七夜不让睡觉,扣发工资,监视、骚扰、恐吓、诬陷、收书、没收资料等等。

下面把我在学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方面的心得总结一下,与同修交流,以便今后做的更好,共同提高。

(一)学法的重要性

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教我们“要多看书,多看书,多看书,一定要多看书”(《瑞士法会讲法》)。师父还说:“我把佛法中的威力,把我自己诸多的能力,都容到那本书里面去了,容到这个法里去了。无论是录像带、录音带和这本书,你只要看,你就会发生变化;你只要看,你就会去病;你只要去修,你身体就会发生本质的变化;你只要坚持修下去,你就会有能力,你就会看到,你就会听到,你就会感受到大法的洪恩。真修者一切佛法的威力我都会给你,你只要去修,你就能得。”(《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我悟到看听都是往里装,法装多了脑子里都是法。法学的多,一张嘴、一动念就是同化法的。在法的指导下,说话、办事能没正念吗?只要多学法,心性就会提高,功就在长;我们吃了苦,承受了打击,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功也在长。所以我从未放松过学法,尤其近一、二年在学法上又有突破。所以读法、抄法、背法,通读师父的各地讲法,同时每周认真阅读明慧网上的文章。自始至终信师信法,跟上了正法進程。

(二)向内找,转变观念,提高心性,改变家庭环境

我家的环境很复杂,我丈夫由于多年受邪党毒害,对大法不理解。在迫害前,他看到我炼功以后,身体、精神都比以前好多了,还算支持。迫害开始后,他在各种压力下也做了不少损害大法的事。我以前怨恨心很大,对他不够慈悲,甚至有时把他划到邪恶一边去。平时我只要向他讲一点真相,他就破口大骂,我心里想你就等着销毁吧!他对真相资料看也不看一眼,听也不听一句,就是闭着眼睛反对。后来我在学法中悟到,骂大法的不是他,是邪恶利用了他的嘴,如果把骂大法的当作他,那就把他推到邪恶一伙去了。于是我就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在家里近距离发,我一发正念他就慌忙出走,我知道是邪恶受不了了,让他走。我就在吃饭时对他发,平时他很少和我说话,可我一发正念他就想方设法和我说话,我清楚是邪恶在干扰。我发正念,有的同修也帮我发,渐渐他的邪劲表现弱了。

由于学法的深入,明白了环境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努力向内找,是自己没有修好,空间场不纯,于是我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注意修口。不想过去的事,少想常人的事,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不产生不好的物质,纯净自己的空间场。不想、不说不好的话,不给别人的空间场加不好的物质,只修自己。他有不对的地方肯定是我有问题,向内找,不产生怨恨,不指责别人,慢慢的他不骂人了,有时还露出点笑容。

我在流离失所的后期,我给他写了一封长信,把能讲的真相都讲了,还给他寄了一本《九评共产党》。我又认真的从头到尾向内找,把与他几十年生活中的错误和不足都找出来了,并向他表示都是我没做好,对不起,我今后一定改正。于是我把与所有同事、同学、亲朋好友相处时的错误也找出来了,欠谁的想办法还了,对不住的说声对不起。这样心里干净多了,觉得一身轻。

去年上半年,他又骂师骂法,我对师父说:“师父,教训教训他吧!”于是他遭了几次惩罚。第一次他头疼好几天;第二次腰疼好几天;第三次他摔了一个大跟头。从那以后他再没骂过师父和大法,也没骂过我。我悟到,现世现报是对众生的慈悲,使众生早日醒悟,减少恶行。现在我发正念又加了一念,让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得救。现在他祥和多了。我给师父上香他也不那么反对了。我的小孙女也对他说:“爷爷,人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就你不相信。”他也不说什么了。

(三)多发正念,救度众生

自从师父教我们运用神通除恶以来,我悟到这是法宝。是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法宝,也是保护大法弟子减少迫害的法宝。所以四个整点发正念我很少错过,偶尔忘了也要补上。尤其在我没条件出去讲真相的一段时间里很是着急,别人都在抓紧救人,我却出不去。师父说:“其实,如果你们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里,周围一切的环境都会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悟到大法弟子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就是助师正法。于是我就多发正念,四个整点外我也坚持发,有一段时间我每天发十三次以上,每次二十分钟,清理自己,闯出病业关,清理了周围环境,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使自己及家庭环境逐渐改善,所以发正念也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减少了邪恶对众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学好法,去掉执著,去掉人心的情况下,才能没有干扰的救人。开始我的怕心很重,只发资料,贴不干胶,不会面对面讲真相,零七年我在外边流离时,听到一个同修介绍她是如何面对面劝三退的,从那以后,我才开始讲。起初挑面善的、老年人、女人讲,怕碰到便衣,怕碰到邪恶的人。随着学法的深入,执著心减少,渐渐的拓展开了。那时我们是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一般每周退二十至三十人。有时买菜、办事走到哪讲到哪。有一次我投奔的亲戚(同修)怕心起来了,把我撵出来,怕受牵连。硬把我送上火车,我真是象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飘荡,不知飘向哪里?后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飘哪就在哪救人吧,今天飘到了火车上,就在这救吧!开始劝退了一对夫妇,男的是交警,女的是职员,后来又劝退了两个女大学生。在外出坐公交车、出租车、地铁或三轮车也讲,逛商店也讲,走到哪讲到哪,发资料也是走哪做哪,没资料时就用嘴说。有一次单位怕我去天安门,把我全家弄到郊区,我没带资料,就利用饭店的纸写了十几份真相发出去了。

助师正法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我们必须去做。我所处的环境比较特殊,但总是有民工、物业等外来人员,每天主要给他们三退,其他人员则采取送资料到家的方法(贴或挂门上)。民工来自全国各地,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我悟到救人真的是师父在做,只要我们有那颗心,恩师就帮我们。我在被关期间,也在不停的给他们讲,所有参加转化我的人都看到过我写的信,那就是真相。一个很高职位的人看了说:“写的很好,水平很高!”在派出所我给警察及看我的保安讲真相,他明白了,所以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某某人的配合下,顺利走脱,到外地做三件事。

在散发《九评》时,我是面对面给的,尤其是光盘,我说:“这是一本有名的书,有保存价值。朋友送我两个光盘,看你人挺好的,送你一盘,一定要珍惜呀!”都很感激的收下了。十年来讲真相,真象同修们说的,什么样的人都碰到过,有接受的,不接受的,支持的,反对的,谩骂的,构陷的;各行业的人都有,高干、军人、警察、知识份子等等,我就不列举了,同修们的感受我都经过,而且感触很深,究竟救了多少人也无法统计。

我想说的事情还很多,十几年了,真象师父说的“每一个人修炼的过程都可以写一本书”(《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但和其他同修比,差距还很大。我们仍需再精進,互相协调好,共同配合,做好师父要求的每件事。

由于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