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我得法前,身患胰腺癌,在哈尔滨医大二院动手术十三个半小时,把胰头切除,十二指肠摘除,胃切除三分之二,胆囊切片,胆总管改道,门脉搭桥。手术后,身体一直不好,二年零七天,又做第二次手术。医生告诉我老伴,回家好好伺候他几天吧,得这种病的人能活五年的,不超过万分之一。我回家后,用尽各种方法和偏方,后来又到庙里烧香拜佛,又练假气功,都没有明显的效果。

在我走投无路求医无门之时,于一九九五年十月末,我来到书店,我一看到《转法轮》这本书,就觉得很亲切,翻开书,看到书里讲的是修佛修道的法,我就把这本书请回家,一宿看完,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一、背法

“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精進要旨》〈何为修炼〉)学了师父这段法之后我想,要记住就得背。我就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开始背《转法轮》。

刚开始背法的时候,觉的很难,背了后面,忘了前面,记不住,背的很慢。第一天背完法,刚躺下睡觉,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对我说,这么难我还不背了呢。咦?这是谁在说话呀?我仔细一想明白了,是邪恶的干扰和思想业力在说话。我就在心里说,谁干扰我背法,就解体谁。再难,我也要背下去,再慢,总有背完的那一天。从那天开始,自己学法时不通读,背法。我用四十九天背完第一遍《转法轮》。在背法的过程中,师父不断的在法理上点悟我,是真正的往头脑里装法,只要有时间就背,有时睡梦中都在背法。

我体悟到,头脑中装的法越多,心性提高的越快,正念就越足,思想业力和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消去的就越多,身体净化的越明显。我就一段一段的往下背,在背法时,如果哪一段法背不下来,我就对照这段法向内找,看看我有什么心没去掉,障碍了自己背法,找到那颗心并去掉之后,很顺利的就背过去了。

有一天,背到“因为是佛家功嘛,有的身体满身都是菩萨、佛的形像。”(《转法轮》)这段法时,背了四十多分钟也背不过去,我就向内找,一下子找到自己有执着修成佛的这颗心,把这颗心去掉之后,很顺利的就背过去了。我一边背法,一边向内找,现在我已经背完六十一遍《转法轮》。现在遇到矛盾时,我提醒自己要守住心性、增加容量、向内找,同时师父讲的法也在头脑中展现出来。

二、在协调中修自己

以前我市各片同修之间配合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个别同修受到迫害,在营救同修反迫害的过程中,我们几个协调人在法上交流,归正自己,向内找,去掉人心,消除间隔。根据正法需要,协调我市大法弟子到公安局和看守所发正念,同修们编成七个组,从周一到周日每天有一个组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大量清除了邪恶,减少了迫害。

我市有两名大法弟子被邪恶绑架,我们整体发正念,到公安局讲真相要人,后来邪恶把这两名大法弟子绑架到邻市,非法开庭,对两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奥运前夕我市有四名大法弟子在家中被邪恶非法闯入绑架。我市全体同修整体发正念。到公安局和看守所讲真相要人,后来这四位大法弟子同一天回到家中。

协调同修成立学法小组,走师父安排的路,帮助掉队的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找回离队的昔日同修,同修们自发的组成多个讲真相小组,到街上面对面的讲真相,在救人的过程中,及时向内找去掉怕心,修出了慈悲心,增加了心的容量,心性得到了升华提高。

同时,我们悟到市里的同修和周边各乡镇的同修统一协调,在我市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是正法進程的需要,我们就利用农闲时间,到各乡镇同修那里,和他们在法上交流,成立学法小组,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我们把我市地图按各乡镇区域進行分解后,交给各乡同修。同修们在发放真相资料时,在地图上作个标记,这样做避免在发放真相资料时有空白区和重复区,如果哪个乡镇同修少,自然村屯多发不过来,就由市里的同修补充发放。

在协调过程中暴露出我很多人心如争斗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怨恨心、怕心、执着自我的心,当老好人、怕得罪人的心,有为名、为利、为情的心、求结果的心,这些人心时时跑出来干扰我做好三件事。在去执着的过程中,觉得很苦、很难,但是这个心去掉之后感到身体非常轻松、非常美好。

三、以法为师闯过生死关

亲属同修的孩子结婚,我准备骑摩托车带着老伴去参加婚礼,顺便看看当地的同修。早晨吃饭时,一盛饭,饭勺把折了,骑摩托车加油,在加油站休息,我也没悟,我骑摩托车带着老伴在去的途中,我老伴戴的帽子被风刮掉了。我虽然心里犯嘀咕,但还是往前骑。前方的水泥路是九十度急转弯,此时,我才突然发现摩托车把子被锁死了拐不了弯,可摩托车的前轮已经到路边了,来不及多想,一踩后刹车,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我名字,让我坐起来,可我的胳膊和腿都不能动起不来了,我老伴爬过来对我说,我昏过去有二十多分钟才缓过来。亲属同修接到我老伴的电话开车过来几个人,要送我去医院。这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我得站起来,他们把我扶起来,送上车。我让司机送我回家。在车上,我给司机讲真相时,告诉他,是我师父保护了我,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今天就没命了。

到家后,孩子看我满脸是血,胳膊、手、脖子都不能动,嘴也张不开,还掉了一颗牙,就让我上医院去治,我不同意,他们就绕着弯劝说,邻居也劝我上医院,我对他们说:谁也治不好我,只有我师父能帮我,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什么事也没有。从法中我明白不能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同时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

出事的当天下午,我坐靠在沙发上,家人把书拿过来,翻开,我就开始背法,一下午背七页《转法轮》,睡觉都在背。家人说我睡的很香,其实我一直在背法。第二天早晨,孩子替我给师父上香,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说:我向师父和全宇宙所有的众神声明,不管我以前和旧势力签过什么约定,我一律不承认,全部……没等我说“作废”二字,就觉得后背有一种力量,一下子把我推倒了,整个脸“叭”一下,重重摔在水泥地上,身体不能动了,孩子把我抱起来时,我看见眼前有个象盘子那么大的很亮的圆东西,慢慢消失了。这就是旧势力第二次来取命,师父和法轮又一次保护了我。这时,我想起了三天前做的梦,一家父母领着女儿过来对我说:我有钱了,是庄园主,招你做养老女婿,你过来跟我们团圆吧。我不同意,他们就发出一种能量场,吸我过去,我也发正念和他们对抗。他们看吸不动我,就把场变的看似很“善”,后来我想他们这样“善”,我就过去吧,就同意了。

我让孩子抱着我的后腰,从新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说:不管我以前和旧势力签过什么约,我现在声明,我以前和旧势力签过的所有约定,我一律不承认,全部作废,解体旧势力用色魔对我的迫害和来取我的命(我刚说完这句话,明显的感觉到有个东西从两腿下去了),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我背靠床坐在地上,整个脸都摔破了,满脸是血,孩子用好多手纸给我擦血,血还在淌。我就对我脸上的血说:行了,出点就行了,别出了。血当时就止住了。我孩子帮我把腿盘上,炼静功一小时,然后我靠床站着炼一、三、四套动功,休息一会再炼第二套动功。就这样,一天也没有影响我学法炼功。

当时我想不能让同修知道我骑摩托出事了。同修们都在有序的做三件事,如果同修知道我被迫害成这样,有的同修就要来看我帮我发正念,这就占用了同修讲真相救人的时间,对整体产生干扰,等于上了旧势力的当了,他们不知道我出事,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多救人,这才是师父要的。有法指导我,我自己能过好这关。

第三天,我老伴在我身后跟着,我自己走到邻居家去串门,让他们看看我没去医院炼法轮功就好了,来证实大法的神奇。他们惊奇的说:炼法轮功真炼好了,以后我也炼法轮功。第七天老伴送我到学法小组,学法时,同修帮我翻书,学完法,同修再把我送回家。第十一天,老伴陪着我到同修家办事。第十九天,我就自己骑自行车出去做三件事了。

我体悟到在过关时,就看你怎样摆放这颗心,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我就信师信法,一切都是假相,都不承认,就能过好这一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