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退党何其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说起法轮功学员发起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现在的很多中国人都知道了。从比例上说,中共高官的退党数字丝毫不比普通党员低。这是为什么呢?

大家知道,中共高官的子女出国或加入外国籍的相当普遍。一方面是因为他有机会,加上国外的生活质量、生存环境、幸福指数等等都比国内高的多。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中共高官对中共的不信任。他们当然比一般老百姓要知道中共的腐败、罪恶与无耻,也早已看出中共灭亡的必然下场。就今天中国的政治生态来说,说不定自己哪天就出事了。自己的政治生命一终结,家属子女都得受牵扯,所以让子女出国,是相当一部份中共高官的首选。

当然,高官们的信息渠道很多,对自由社会的认识比普通老百姓要深刻多了。共产党是什么?外国人对共产党是什么态度?他们心里都透亮透亮的。例如在美国、韩国等国家,你说你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你不声明退出,或者不把这个身份藏匿起来,你就没有加入这些国家国籍的机会,因为人家有这方面的规定。

三退开始之初,有些高官还可能有些犹豫。可是当三退大潮席卷中国以及三退在海外展示的声势越来越洪大之时,就极容易看出这是解体中共的最好方式。特别是明白了退出中共从个人的方面能保平安,从大的方面能救民族的道理后,谁不退出?

当然,很多高官都是很有城府的,他退出中共哪里会张扬?特别是“三退”的这种形式,极其的方便,用化名、小名都可以,甚至人家都把化名给你起好了,只要表态退出即可。连你的住址、官衔等等所有个人信息都不登记,这还不够让三退者放心的吗?也就是说,那些想借此找事的中共特务,什么把柄都抓不到,这还不够保密的?三退看的就是人心,走这个形式是自己得到神佛护佑的凭证,当然,中共解体也就成了其必然结果了。

海外《大纪元时报》有一个退党专栏,早在二零零五年五月曾发表过“中共中央党校部份官员集体声明退党”的声明,内中写道:

我们是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各个不同部门的官员,我们中间有“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还有中青年在职官员,有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有一般科员和普通官员,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我们大家都同意借你们的《大纪元时报》退党专栏,刊登我们众多官员的退出共产邪灵的声明。我们因为工作、生活、家庭、父母、子女等种种原因,不能写出每个官员的真实姓名,所以以下众多的退党人员的姓名,全是笔名、化名共二十五位。其实据我们知道,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中,90%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在欧洲的一个旅游景点上,有这么一个故事:

退党义工见一位游客,身着便装,派头十足,周围一帮人,有开道的,有提包的。义工径直走过去,对他说:看你象个大干部,官衔还不小?那人听后笑了。义工说:司局级打不住吧?一旁提包的人紧张地拦话:“别问那么太具体啊!”义工接着对“大干部”说:我看人八九不离十,你举止不凡,这辈子当官得福报,那是前世积的德大。“大干部”笑得更开心了。义工说:现在不管你是不是干部,大干部还是小干部,只要入过党、团、队的人,都面临“天要灭中共,三退平安”。已经有七千多万人退出了中共,都在寻求自救,希望你也顺天意躲劫难。他收敛了笑容,严肃地听着。义工说:今天我们见上这一面不容易,是好大的缘份,你要真想退,我给你也起个化名,帮你登记声明,就叫“鹏程”,用这个化名三退?他开口说:“好,那就鹏程吧,听你的。”

当然还有一些高官,因为级别高,和海外三退的义工接触比较难。然而法轮功学员的越洋电话以及大陆法轮功学员传播的海外退党电话也帮他们退出了中共。我们举几个大纪元上中共高官退出中共的例子:

一名自称是总参谋部高官的来电说,他有6名警卫人员,他读过《九评共产党》及其它的真相资料,他说,共产党太不象样子,他当官已经感到心虚。所以决定登记退党。

中国南方的一名来电者称,他十八岁入党,是教育系统的官员。他说,他读过《九评共产党》,认为共产党不行了,所以要退出。

中国东北部的一名来电者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是省委书记。我实在看不惯,共产党的官,尤其是高官,有一个算一个,贪污腐败太不象样。

以上是亲自打电话要求退出的,还有经过法轮功学员打电话讲真相退出的:

有一个中央军委的,他听了劝他退出中共的电话后说:“我告诉你呀,我能退吗?我是中央军委的,你知道我一个月赚多少钱吗?我现在警卫员都五个。”可是经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他也爽快地退出了中共。

还有一位省委书记,法轮功学员每个月给他打两次退党电话,连续给他打了半年。最后一次这位省委书记问:“你真行呀,怎么又是你,你怎么总是给我打电话呢?你要干什么?”这位法轮功说:“我什么都不干,我就要救你。”对方说:“你怎么救我?”法轮功学员就给他讲了天灭中共,退出中共才能不受连累,才能保平安的道理。并且起了个“高官正”的化名,告诉他无论做多大的高官都要做正官。他笑了,说:“我真是服了你了,我退、我退。”

在三退人数突破一亿,其中退党者突破三千万的情况下,中共的根基也已经彻底垮掉。中共的灭亡很快就要到来,尚未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的,真的需要抓紧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