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向内找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这几天住在一同修家里,同修一家三口,夫妻、女儿都修炼。接触中我感觉到同修夫妇与女儿同修之间很少在法上交流,更多表现的是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女儿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做自己的。

我对同修谈了我的感受与认识,但在我说的过程中及说完后,同修一个字都没说,这个话题就没有继续下去。因为我说完后同修没有任何回应,我当时都不知道我说的话同修听没听。我当时想:为什么是这个反应,是在回避吗?还是有什么执著自己不想去触动呢?

今天,我与同修因说起“某个场合是去好还是不去好”认识有异,同修说“不争论,不说了”,我说“出现问题不是回避”。我又提起前事说,上次我谈到女儿的事,你们也是一字不说,为什么?是有什么东西不让碰,在遮掩吗?同修说:“你总用你的认识压别人,总让别人接受你的,总是居高临下,说什么都是你对,我就不说了。”我当时说:“我也只是谈出我的认识,怎么是非让别人接受呢?那你为什么认为同修的话‘居高临下’呢,触动的是什么?”

稍后,我马上意识到整个过程就是借同修的嘴在点我。一定是我的场中有“常有理”这种居高临下的物质,同修才会感受到,所以她才会感到不舒服、不愿意与我谈下去。今天借同修的嘴以这么直白的话点出来,是我该认真修一修的时候了。

那么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

在人中我的思维表现的非常严谨,说话办事常是“滴水不漏”,无论干什么都能“自圆其说”,总有说辞,就是人说的“常有理”。

我从小就很有思想,用别人的话说就是“你与我们不一样”。幼稚园时就是一个“小大人”,我的言行常常是小朋友学习的榜样,有时是阿姨做的事让我去做。

那时,朋友们多在遇到魔难、病痛……有什么想不开时找我聊聊;或在一件事需要做决定时听听我的想法。

在早年的个人修炼时期,一些同修隔一段时间,特别是在过关的时候就会过来,大家在一起切磋切磋,常常一谈就是几个小时。

那时每次交流完,我都会反思整个过程问自己:交流时你为什么会讲这么多,是不是认为自己修的好、悟的高,有没有显示心?常常警醒自己。但是走入正法时期修炼的这几年,我很少再这样问自己了,因为自感这是在修炼早期就已解决的问题了。但是今天这件事情的发生,就是借同修的嘴在敲醒我,我在这方面该好好向内修修了。

我想就从这一刻起,先做到:一是不否定,在认识不同甚至相反时,不能以“认识不同”为借口,否定对方,坚持己见,而代之以“我会好好想想你说的”;二是不辩解,当对方没有理解自己的用意而产生误解时,也不辩解。被误解了又如何,就借这个机会修去怕被人误解的心吧;三是不补充、不表白,一件我本会做的事却被告知怎么做时,以前我会说“我知道”,没说出的潜台词是“不用你告诉我”,修炼后认识到“我知道”后面隐藏的心后一直在修。但此时在写这篇交流稿时意识到自己现在虽然不说“我知道”了,但即使认同对方的说法,我也要补充一句说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好象一定要表现出来我的认识更全面。我想就从能说简单的“好”、“行” 做起吧(以前的我一张口不是否定对方就是补充对方),真正的改变自己。

向内找的过程中写出了这篇交流稿,这是我的决心,也许过程中还会有反复,但我坚信只要多学法,时刻向内找,就会越做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